第214章 入股

 ,
   原本这研究难度就出奇地大,若是说出去了最后却无果无功,那就徒增笑话而已。
   这顿饭,算是吃得宾主尽欢。
   ……
   平静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,一转眼又是小半个月。
   这段时间以来,燕三郎与两位同门都混熟了,倒是只见过连萱一次,显然这位连家千金不常到泯庐来。
   连容生多了个入门弟子,这消息在整个上流圈子传得很快,各家都在互相打听,究竟什么人能入得连容生法眼?一听是春深堂的石凛,不少人都道:“哦,原来是他。”
   自那日小聚以后,涂云山和罗应亭回家应该都被问起。因为罗应亭次日即对燕三郎更加热情,像是有意结交,而涂云山的态度也亲近不少,显然燕三郎的炒房给他们家里人都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   燕三郎对涂云山更加留意。
   罗应亭和他年龄相仿,更谈得来,燕三郎有意无意打探了几句。原来涂家曾经领着好几个晚辈去拜访连容生,只有涂云山被点为弟子。他对这机遇格外珍惜,每日刻苦勤奋,笃学不辍。
   “据说过年都把自己关在书房,只有年三十出来吃了顿年夜饭而已。”
   连容生就点评过两个弟子,言涂云山“拙诚”而罗应亭“巧诈”,说涂云山是春明城勤奋第一的世家子,今后会有所成;而罗应亭正相反,就凭着一点小聪明混日子。
   燕三郎都听在耳里。
   涂家与他有些罅隙,涂云山还是表现得若无其事,按照千岁的说法:“要么这人城府很深,要么涂家压根儿不把‘石凛’这个人放在心上,又或者涂家打算放掉从前的小小过节,毕竟你现在是连容生的弟子了,身价跟着水涨船高,为了一万两得罪你已经不划算了。”
   “总之。”她下了个结论,“都不是坏事。”涂家不找麻烦,燕三郎在城里的日子就能好过得多。
   从前,燕三郎哪怕是赚足了三万两银子,也不被这些世家放在眼里;但他跻身连容生门下,知名度一下就扩了出去。
   这就是名望带来的好处。
   此时燕三郎在春明城住上月余,对这里有更直观的了解。刑天宥来给他道贺时,燕三郎即问他道:“我看刑氏最近在春明城开了几家药行?位置都相对偏僻。”
   “是啊。”刑天宥顺口答道,“在千食国,我家的药材生意做得很大,还有专门的药山药园。到了春明城,也想试试能不能打开局面。”
   燕三郎见识过木婆婆的药园子:“那规模是真不小。”一般药铺子都走分销渠道,能从药农手里收来都算很少。刑家的药行自己开山开园,显然摊子铺得很大。
   但反过来说,刑家在这上面投入的心血财力巨大,撤离时受到的损伤也最大,以至于在春明城开铺试水的动作都不得不温柔起来。
   想必,涂家也没少给它们使绊子。
   刑天宥看燕三郎沉吟不语:“怎么?石公子有些想法?”换作别个男孩是这年纪,刑天宥断不会问出这种话。可是面对燕三郎,他总有一种跟成人谈天的感脚,下意识就忽略了对方的真实年龄。
   何况刑天宥知道,眼前这位大概是整个春明城私房钱最多的孩子了。整个石家的财产都是他的,前不久还大赚一笔。刑天宥身为世家子虽得家主喜爱,可每月的用度也是有数儿的,绝不可能像燕三郎这样想花多少就能花多少,无须任何节制。
   想起这一点,他这个成年人也是羡慕嫉妒恨啊。
   “还真有。”
   刑天宥立刻来了兴趣:“哦?”
   “我手里还有几个铺面,也是一个多月前房屋价格上涨之前买下来的。”当时房屋价格带动铺面价格一起涨,燕三郎犹豫过,但没卖。手里全是现钱跑路容易,但想要定居的话,产业宜多样化。
   这些个铺面该做什么,他始终没想好,黄鹤提议出租,毕竟租金也上涨了。可是燕三郎依旧否决。当个包租公赚那点儿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他看不上。
   现在,他倒是动了个念头。
   “有旺铺也有普通地段,基本分散在春明城各处。”当时他买铺子没有时间细挑,入手就有大有小,朝向方位也各不相同,“刑少爷有兴趣么?”
   “你要出租铺子给我家?”刑天宥笑了,“这事儿我就能拍板,没问题。”
   春明城的铺面租售价格的确都在上涨,但刑家想弄到也并不算难。如果这就是燕三郎的提议,那么他们无可无不可,卖个面子租下他的铺子好了。
   燕三郎不置可否,只问他:“刑家药行的货源渠道可是已经打开?”
   这就问到人家的商业机密了,刑天宥微一犹豫才道:“已经畅通。”百行百业,上游进货、下游分销的渠道都畅通,这才好赚钱。刑家带着字号过来,哪里是随便开几个店铺就算完事了?这段时间都花在梳理人脉、打通上下了,刑家男人忙得不可开交,连家主都连着好些天没睡一晚好觉。
   这句话正是燕三郎想听到的。刑家的药行在千丝砻名气很大,甚至可以定期向拍卖行输送珍贵药材,如今来了春明城还要重建金字招牌,对药材的品质把控必定严格。
   所以燕三郎也不再犹豫:“我想入股。”
   “嗯?”刑天宥微微一惊,仔细看了他两眼,“愿闻其详。”
   其他小男娃敢这么信口开河,刑天宥只会赏他一巴掌:一边玩泥巴去。
   可是燕三郎是真地有钱有铺子啊,甚至还有眼光和胆气,这让他的话也变得含金量十足。
   “我拿铺面出来给刑家开店,三个是主街上的旺铺,余下在东莲塘、西关口等处,基本分散在春明城各个角落,深入街区。租金分文不收,以表诚意。”
   刑天宥等着,知道他还有下文。
   “另外,刑家远道前来春明城安顿,用钱的地方太多,哪怕家底再丰厚,这会儿资金周转应该也有些为难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