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5章 你头一天认识我?(加更)

 ,
   疫疾终于在南方出现了吗?
   “昨天晚上,给靳大少验尸的仵作回家之后就病倒了。这种疫病都是人际传染,官署立刻就下令,将靳大少生前接触过的人都隔离起来。”风二爷摇头道,“所以不止是靳家人,连赌坊都有七八人被抓进去了,据说暂时安置在城东郊的农庄,去年洪水过后,那里几乎没人住了。”
   燕三郎想了想,问出了重点:“不是说,染疫三天内就会有症状吗?靳大少都死了十天,他家人要是被传染,现在早该生病才是。”
   “在涂家找到解法之前,疫疾一直是中人必死,但就算面对面也未必一定就中。”风二爷知道的内幕多,“再有一则,涂家认为天寒气燥,疫疾潜伏期也会相应延长,未必严守三日之限。所以将靳家人都隔离起来长久观察,才是有备无患。现在上至靳家老太,下至扫地的仆妇,都被关去城东郊的农庄了。”
   燕三郎点头道:“也即是说,靳家老太不能再去涂家门口骂街了。”
   “对,不能了。”哪怕说起事态严峻,风二爷也忍不住一笑,“并且她现在也不能骂得理直气壮。靳大少很可能是死于疫疾,跟涂家无关。”
   燕三郎奇道:“为何上一次仵作验尸都没验出问题来?”靳大少刚从河里被捞出时,家人就请过仵作了,当时并没有查出这种问题。
   “据千食国人说,这病初期藏在肺里,藏得很深,除非全剖开来一点一点细细察看,否则其他手段也检测不出。”
   燕三郎更奇怪了:“如果只是初期,为何靳大少就死了?”
   “或许他自己也发现染疫,怕了,又或者不想传染给娘亲,干脆投河而亡。”风二爷直接摊手:“人死不能答疑,小少爷,你为难我也无用啊。”
   燕三郎讪讪一笑。和千岁在一起的时间长了,提问很容易就变得尖锐。
   他也被她感染了啊。
   “你跟我说这些,不怕外传出去?”无论任何时候,疫情的出现都会动摇人心,正常情况下官署应该会先封锁消息才对。风二爷这么坦荡荡说出来,不怕走漏了风声被官家追责?
   造谣可是一项重罪。
   风二爷嘿了一声:“你我不传,还有别人传呢。你今天是不是刚进城?”
   “嗯。”
   “那就是了。现在谣言传得满城乱飞,不缺我来添油加醋。”风二爷道,“靳大少起棺时,在边上看热闹的人多了去,他们没长嘴么?再说——”
   他抿了一口热茶:“涂家还恨不得人人都知道呢。”
   燕三郎没有接腔,风二爷也不知道他听懂没有,很快切换了话题。燕三郎发现这人有个长处,那就是当面对人格外亲近,仿佛可以给你掏心窝子说话,这就很容易赢得他人好感。并且他在城里虽然浪荡,但各种八卦绯闻都打听得门儿清,也有自己的一手本事。
   而对风二爷来说,这位石凛石小公子近几月来在春明城热度不减,如果说家财万贯还会被人嫌铜臭,可是他摇身一变成了连容生的门徒,这就给其他羡慕嫉妒恨的人都封了嘴。
   连大师的弟子,可不是有钱就能当得上的。
   现在,已经鲜少有人真正将他当作孩童来看了。风二爷也接到家中要求,与这位石公子好生结交。
   两人一边吃茶一边聊些春明城的八卦,当然是健谈的风二爷主说,燕三郎充当合格的听众。这样又聊了小半个时辰,风二爷邀请男孩有空到风家作客,这才散场。
   走出茶楼,燕三郎的脸色就沉了下去。
   “看来,靳大少生前和瘟神接触过。”他有些不甘,“可惜,已经招不来靳大少的魂魄问个清楚。”
   阿修罗的招魂本事,千岁还未在其他人身上看到过。可是靳大少的头七已过,魂魄不在世间游荡,她也招不来了。否则这种事亲自问一问当事人最好不过。
   当时他并不关心靳大少的死因,没想到呵,错失良机。
   千岁懒洋洋道:“风二那句话有意思,现在看来,的确是涂家得了好处。”
   靳大少染疫,靳家老太被隔离,再也不能堵人家门口骂街。涂家不动声色就解决了一个麻烦,借的还是官署之力,甚至不必自己出手。
   让千岁来说,这一击打得实在漂亮。
   燕三郎关心的却是:“瘟神当真已经潜在城里么?”句遥国严防死守,距离木丝砻百余里的春明城还是出现了染疫的首例。果真如丝芽所说,瘟神已经悄悄藏进了春明城么?
   “看起来是。”白猫推了推他的背部,“赶紧将这东西找出来,不能放任它肆虐!”
   燕三郎就奇怪了:“你从何时这样关心他人死活?”
   “我一直心忧宇内兼济天下,就像你师尊说的,想为生民立命。”千岁眯了眯眼,“怎么,你头一天认识我?”
   满口胡说八道。燕三郎伸手,用力挠了挠猫头:“说实话。”
   打理得一丝不苟的白毛都被他拨乱了,千岁拨开他的手缩回书箱,不耐烦道:“瘟疫要是在这里蔓延开来,咱们入股的钱不得打水漂吗?瘟神要是在这里亲自动手,你以为涂家那个破药方子真地管用?”如果春明城也千食国那样瘟疫横行,人们背井离乡迁走,她投进刑家产业的两万大银可就要血本无归了!
   为了钱,她也希望春明城无恙。
   燕三郎不禁摇了摇头,果然不是因为善良。
   ……
   谣言没长脚,但跑得比什么都快。
   风二爷说得没错,掘棺当天封锁不力带出了恶果。哪怕官署尽量隐瞒,可是不出两天,瘟疫首例现身春明城的消息依旧传遍大街小巷,人人自危。
   各家药行不失时机推出避瘟丸、紫雪丹等防治药剂,众人哪怕将信将疑,也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疯狂抢购,包括刑家的百顺源在内,各家药行都是大赚一笔,这其中又以涂家名号下的药行生意最好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