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1章 捅了大篓子(加更)

 ,
   真是万万没想到啊。
   一人一猫同时抬眸,盯住了黄大,目光灼灼。
   小主人也就罢了,女主人看自己的眼神,好像盯着新上桌的小鱼干,黄大毛骨悚然。
   十五息后,庭院里。
   燕三郎站在假山边,白猫蹲立在石桌上,毛茸茸的尾巴有规律地扫过桌面。
   男孩知道,这是她情绪高昂的表现。
   “这两天来,你都做什么了?”三天,他们只离开三天,黄大就做出什么大事,连木铃铛也惊动了?
   “没,没什么啊。”黄大低着头,“采购家用,打扫春深堂。”
   “还有呢?”
   “再就没、没什么大事啊。”日子风平浪静,黄大也是一头雾水。
   “不对罢?”白猫眯着眼,踏前两步。她身材虽然娇小,但长久以来累积的威严依旧给黄大带来沉重的压迫感。“你最近总换灯笼,为什么?”
   黄大换掉大门口两盏灯笼也就罢了,现在还热衷于往沿湖长廊上挂灯笼,真当她和小三发现不了猫腻?
   黄大还未张口,从厨房里走出来的黄二已经抢先道:“他要报恩。”
   全场鸦雀无声。
   嘴巴漏风的妹妹真是要不得!黄大狠狠瞪她一眼,知道自己实是瞒不过了,才将这段因缘一五一十都说了。
   这下子可好,全春深堂都知道了他的糗事!
   千岁在大树上滋啦滋啦磨爪子,磨得黄大心惊肉跳:“你要给自己报恩,就可劲儿花我的钱,嗯?”
   “女主人,家里本来也需要灯笼啊!我就是把这活儿交给赵丰承包了。”黄大绞尽脑汁辩解,又连给妹妹使眼色,让她替自己解围。
   黄二翻了个白眼,不理他。她这个哥哥,总有一天会被自己蠢死,在此之前先被女主人打死可好?
   “这不是重点。”燕三郎开声了。黄大怎么触动天机,这才是他和千岁关注的重点,“这三天里,你都做过什么。寻常的,不寻常的,事无巨细一一道来。”
   他们得先找到题,然后才能解题啊。
   小主人的脸色出奇地凝重,那张小脸板起来,居然已经有了一点威严。黄大张了张口,话还未说出来,千岁已经给他上眼药了:“以你的智商,大概也分辨不出寻常与不寻常的区别。你把做过的每件事都说清楚,但凡有一丝遗漏,我活剥了你的皮!”
   黄大顿时一抖。
   好可怕,并且两位主人好有默契!
   黄鹤也板着脸站在一边:“快想,好好想想!”他才离开三天,儿子就捅了什么大篓子吗?虽然他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但看两位主人的脸色,那一定不简单。
   众人往那里一站,仿佛提审官。黄大只觉压力山大,脑子里空白了半天,才开始报流水账。
   这三天来,他从早到晚都做了什么,看见什么,跟谁打过交道,果然是事无巨细全部汇报,甚至包括了他蹲坑的时间……
   白猫先抵不住了,挥了挥爪子:“行了,这个不用汇报。”
   其他人却犯了愁。光从黄大的表述来看,他的确未做过什么出格的事,除了长堤上放出笑气,弄晕那几个地痞。
   千岁森然道:“这件事,回头再跟你算!”家养的黄鼠狼突然变野了啊,不仅吃里扒外,还偷东西!
   不行,必须好好整治了。
   燕三郎却在沉吟:“莫不是这件事扰动了后面的因果,然要如何纠正?”
   中了笑气的人那么多,要一个个找过去么?这绝不可能办到。
   “这几天当真没有发生什么怪事么?哪怕再不起眼,哪怕跟你一点关联都没有!”千岁不死心,“你给我好好想想,否则我就得对你施术,帮你好好儿地洗洗脑!”
   女主人的术法好生诡异,被她洗一次脑会不会变得更笨啊?黄大打了个寒噤,脑筋飞快转动起来。
   不起眼,或者跟他自己一点关联都没有……
   黄大眼神突然闪烁一下,就被千岁逮住了:“想起什么了?”
   黄大想来想去,也只有那么一件事还奇怪些:
   “我在灯笼铺子,撕了一张纸擤鼻涕,但被撕的页根不见了。”他回忆道,“然后书上的图案很怪。赵丰看了一会儿,就说书页上有他的名字。”
   “书名呢?”
   黄大低了低头,满脸赧然:“我、我不识字。”
   千岁:“……”这头不学无术的黄鼠狼!
   黄大小声道:“我又没上过塾。”他是野生的黄鼠狼啊,纯野生的!修行都靠天赋,哪可能去人类的塾堂里学文断字,不识字再正常不过了好吗?
   罢了,有线索就好,白猫的耳朵竖了起来:“书里的图案呢?画出来,让我看看是什么样儿的。”
   她正要吩咐黄二去取纸笔,黄大已经苦笑道:“我、我记不住。那线条太复杂了。”
   千岁盯着他,目光凉凉:“除了吃里扒外,你还有什么本事?”
   她声音幽冷,黄大打了个寒噤,感觉自己快要被冻伤。黄鹤赶紧出来打圆场:“臭小子,还不赶紧把书弄回来!”
   “好,好。”黄大应了一声,就要转身,燕三郎已经抱起白猫迈开腿,“我们随你同去。”
   两位主人都这么重视吗?黄大心里暗叫一声不好,看来事情大条了。
   ……
   到得春深堂众人进城已是午后,找见的却不是灯笼铺子,而是一片灰烬。
   善和楼对面这一排铺子半夜走水,烧成了废墟,幸好在里头值夜的人都跑了出来,无人死亡,只有两个看店的伙计受了轻伤。
   燕三郎抵达时,这条街依旧传出焦臭十里,众多店主坐在外头,如丧考妣。店铺的营生对许多人来说,就是唯一的收入来源。铺子没了,今后怎么办?
   千岁轻轻咝一口气:“这下可麻烦了。”
   这排铺子都被烧了,那么他们想找的书……
   官署已经围起现场,树起闲人莫入的牌子准备勘察。黄大在五丈外的米粥铺子里找到了赵丰。
   少年浑身上下黑一道白一道,衣衫也被烧出几个破洞,看着很是落魄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