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2章 不战而退

 ,
   这天他才打开店门,就有两个后生进来游逛一圈,看中了一对儿灯笼。他们既不比对也不挑剔,付钱付得爽快。
   赵丰正要将灯笼递过去,其中一个却问他:“附近可有姓闵的人家?”
   “闵?”赵丰面露茫然,但心里微惊,“哪个闵?”他不动声色打量,发现这两人身材精壮,双眼有神,腰板挺得笔直,都像会家子。其中一个,虎口上还有杯口大小的疤痕。
   有伤痕的男子道:“门里一个文字,闵。”
   “哦。”赵丰当然认得,丁氏的儿子胖丁姓闵,那她丈夫当然也姓闵,“不认得。”
   一人眉头挑起,伤疤男却摇了摇头:“劳驾你再好好想想?指不定有遗漏。”
   赵丰果然又“好好想想”,接着仍是道:“真不认得,没有印象。”
   这两人的面色顿转不善,伤疤男上下打量着他:“不对罢?前两天好似有一对母子路过,进了你店里,她家好像就姓闵?”
   赵丰心里咯噔一响:“她孩子摔伤了,我给他敷点药罢了……”
   话未说完,伤疤男一把揪起他的衣襟,狞笑道:“你不知道爷爷有火眼金睛,撒谎的人无所遁形!”
   赵丰想拨开他的手,这人却反手刁住他的腕子,头也不回道:“喜子,去关门!”
   关上了门,才能好好拷问。他语气阴森,赵丰脸上变色,一把将他推开,高声道:“抢劫……”
   他正是年富力强,这一下爆发力气很大,伤疤男不意他强行挣脱,自怀里抽出短刀,刷一下架在他脖子上:“闭嘴,不然让你再开不了口!”
   他动作快极,赵丰未来得及闪避,颈中已经冰凉。
   那刀上戾气很重,激得他痱子都要站起来。
   这伤疤男一字一句道:“闵龙子在哪!有一字虚言,我就拗断你一根手指!”
   他眼中凶光毕露,清清楚楚告诉赵丰,这人绝非玩笑!
   赵丰咬牙:“我铺子原本开在丁姐对面,因而认识。至于什么闵龙子,我压根儿不曾见过!”
   伤疤男冷冷道:“答错了!”伸手去掰赵丰手指。
   他是练家子,用劲巧妙。赵丰哪怕力气不比他弱,这会儿也倔不过他,更何况边上那人也上前强按住他。
   指头疼痛加剧。
   赵丰全靠手艺吃饭,哪怕只断一指,也是无可估量的损失。
   就在这时,外头传来一声断喝:“住手!”
   声音不大,但坚凝有力。最重要的是,这个女声,赵丰已经很熟悉了。
   风灵昭。
   三人一齐回头,望见这位风家九小姐立在门边,面沉如水。
   伤疤男喉间一动:“你……”
   “无论你们想要找谁,他都不知情!”九小姐沉声道,“我是风灵昭,我可以担保!”
   最后几字,铿锵有力。
   赵丰急急道:“快去报官!”这两人绝不是善茬,九小姐再有本事,对上他们也很吃力罢?
   最后一字还未说完,伤疤男已道:“当真?”
   “当真。”九小姐向赵丰扫了一眼,“他只是个灯笼店掌柜,才来本地不足一月时间,前几天铺子还着了火。”
   伤疤男一下放开赵丰,对同伴道:“走。”
   赵丰还未及反应,这两人已经快步走出铺子,几息之后就消失在街头。
   赵丰捂着手直起腰板,一脸茫然:“就、就这样?”他好说歹说,两个歹徒都不信,非要拗断他的手指不可;可是风九小姐只用两句话,就把那两个满脸横肉的家伙打发走了?
   这人和人的差距,怎就这么大!
   “还想怎样?”风灵昭这才走上前,抓过他的手看了看,“没听说过么,强龙不压地头蛇,只有你们这种外乡人会吃亏。”
   可是九小姐长年居外,不也才从外头回来吗?这句话赵丰没问出来,少女掌心的温度传了过来,他忽然觉得手背发烫。
   眼前人桃李年华,正是天然去雕饰的年纪。他想起艳夏时节烂漫满山的剑兰,也是这样蓬勃又有英气。
   “没折。”风灵昭检查了他的手指,发现虽然肿胀,但筋骨完好,也松了口气。
   幸好她来得及时。“歇半天就能好。咦,你手真烫。”
   风灵昭还道他是方才被扭留下的后遗症,哪知一抬头却见赵丰脸都红了,却专注地看着自己。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抓着对方的手翻来覆去看个不停,于是立即松开:“没事就好。”
   她轻咳一声,抬手将鬓发勾到耳后去。
   赵丰没有吱声,她起了个话头:“你怎么惹到他们了?”
   “我也不知。”与她四目相对,赵丰害怕自己的心跳声让对方都听见,赶紧低下头去,“他们问我认不认得姓闵的,我说不认得,他们就打算拗断我的手。”他顿了一顿,“他们该是认错人了。”
   “嗯,认错人了。”风灵昭顺着他的话往下说,“你明知那孩子姓闵,为何非说不知?”
   “这两个不似好人。”赵丰想也未想就道,“丁氏母子应付不来。”
   风灵昭似笑非笑:“你就能应付了?”
   赵丰抿了抿唇。
   “下次,别再替人强出头,不自量力。”她哼了一声,“再说,你也不知他们一家到底有没有犯事。”
   赵丰低声应了个“好”字,终于想起关键:“九小姐,你认得他们么?”
   “为什么这样问?”风灵昭笑道,“你觉得我和他们像是一路人?”
   赵丰赶紧摇头:“不像。”
   “那就是了。”风灵昭从他桌上的瓷盘里拿了两块杏仁脆片,放进嘴里,“我得走了。春明城最近不太平,你少凑别人家的热闹。”
   他本来就不爱惹麻烦,都是麻烦找上他。赵丰苦笑,依旧是应了:“好,下次再遇上麻烦,我直接闭门就是。”
   风灵昭一笑,迈出了门槛。
   赵丰这才收回目光,心中不解:
   那两个蛮横不讲理的人,到底要找谁?丁姐带个孩子,真会是他们的目标吗?
   他又想起那两人走得干脆。风九小姐到底有什么本事,让这两人不战而退?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