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9章 我如何?

 ,
   风灵昭瞥他一眼:“没事就不能找你了?”
   “当然可以。”但经过这几天接触,他已经明白九小姐无事不登三宝殿。
   风灵昭挟了一块烤得喷香的肥肝入口,才问他:“你和春深堂那个下人,唔,认识很久么?”
   “黄兄?”赵丰摇头,“个把月吧。”
   风灵昭漫不经心:“我看他总往你店里跑。”
   “他对我着实不错。”赵丰老实道,“被你抓起的那个地痞最早到我铺子里收孝敬钱,是黄兄帮忙抢回来。他也不说明白,拿那些钱跟我订了许多灯笼,否则开铺初期拮据,我都未必能挺过来。”
   “他为何对你独好?”
   “我也不知。”赵丰是真不清楚,几次问过黄大,对方只呵呵呵笑说投缘。但他心里明白,没有那么简单。
   风灵昭咬着箸尖问他:“那么,他家主人呢?”
   “石小少爷?”赵丰想了想,“只见过一次面,不熟。但得他首肯,黄大才能将春深堂风雨廊的灯笼都交给我做。”
   “只见过一次面?”风灵昭眼珠子一转,“也即是说,铺子着火那天,是你第一次见他?”
   “对的。”赵丰小心翼翼道,“石少爷有什么问题么?”
   “他还是个孩子。”风灵昭笑道,“能惹出什么麻烦?我只是觉得——”
   赵丰静静等着她的下文。
   “你这个人挺有意思。”风灵昭慢慢道,“许多事里,都有你掺和。”
   赵丰大奇,倒转箸尖指向自己:“我?”他就是个灯笼铺小老板,每天靠自己的手艺赚几个小钱,生活一成不变、日子平凡无奇,能搅进什么事里?
   她举例子:“旧铺子被烧,连带整条街都被烧了,与你有关罢?”
   “对,但……”他也是受害者啊,火是地痞放的。
   “黄大前几日在街上,无故泼了风立晚风大将军一身脏水。”风灵昭打断他的话,“此人也与你有关吧?”
   “他、他什么?”赵丰一口果子酒险些喷出来,顾虑到眼前坐着的可是九小姐,他硬生生咽下去,结果咳得惊天动地。
   风灵昭忍不住帮他拍了拍后背。
   赵丰缓过劲儿来,第一句话就是:“泼风将军脏水的人是他?!”
   他两耳不闻窗外事,都不知黄大干出来的好事。次日倒是有隔壁的掌柜谈起此事,他还当趣闻来听,可万万没想到是黄大所为!
   “正是。”风灵昭细细观察他,基本确认他的惊愕不似伪装。
   “为何!”黄大虽说有点儿……轴,但人不坏,为何突然袭击高官?
   “套用你方才的话,我不知道。”风灵昭耸了耸肩,“还想说你们走得近,你能告诉我呢。”
   赵丰茫然摇头。
   “此其二也,我来说第三桩。”风灵昭掰着手指道,“你和风将军也有些交集。”
   “风将军?我与他素昧平生,怎么会有……”“交集”两字还含在嘴里,赵丰突然反应过来,“你是说,来找我买辣椒的少年是风将军本人?”姓风的,他只认得这么几个,很容易就想起来。
   “他跟你两次三番见过面。”风灵昭笑吟吟地,“你居然不识得?”
   赵丰喃喃道:“他也不曾自报家门哪。”
   风灵昭把话题再扯回去:“你看,这些事若有或无、或多或少都跟你有关联。”其实还要多一件事,但她没提起。赵丰就好像是串起一个个事件的那根线索,她总觉得自己能顺藤摸瓜,摸到点什么。
   赵丰啼笑皆非:“你若这样看,倒不如说黄兄才是关键人物。每件事里也都有他。”
   风灵昭秀眉扬起,想了想:“你说得对,改天我会找他。”
   她为什么对这些感兴趣?话到赵丰喉间,他又咽了回去,直觉问出来以后,她或许会不高兴。
   风灵昭看他欲言又止,大方道:“想说什么?说吧。”
   “九小姐这些年都在哪里生活?”赵丰轻声道,“这趟,又为什么返回春明城?”
   “我长年随师父住在明觉山,磨炼道艺。”风灵昭笑道,“至于回春明城……这是我家,回家还需要理由么?”
   “不需要。”赵丰赧然一笑,才道,“就是听说,听说……”
   风灵昭吃了一口凉菜:“听说什么?”
   这话他不该问,但他又实在想知道答案,当下就一咬牙:“听说您、您回家是为了寻一门……婚事?”
   风灵昭伸出去的箸顿住了:“你听谁说的?”
   不待赵丰回答,她就晃了晃竹箸:“是风灵珊母女嚼舌根了,对么?”
   赵丰讪讪。
   风灵昭叹了口气:“好吧,我这趟回家,的确要拜托祖父给我寻一门亲事。”
   “为什么?”赵丰脱口而出。
   “女大当婚啊。”风灵昭好笑道,“都这把年纪了,也该嫁人了。”
   她说得坦荡,聊起这个话题浑没有一般女子的羞涩。赵丰也受她感染,轻声道:“年纪在你这里,不是问题。”
   “希望如此吧。”风灵昭挟起一块豆干,“为什么问这个,你有合适的对象要介绍给我么?”
   “这、这个……”赵丰终于卡壳了。他可不想介绍其他男人给她。
   风灵昭不急不徐:“男人说话,还是痛快一点地好。”
   她的眼神那么明亮,好像一直照到赵丰心底去了,把他的小心思一览无余。赵丰胸口砰砰直跳,终是道:“九小姐要找、找什么样的?”
   “不能太丑,得体贴、善良、听话……”风灵昭点着竹箸数,“还有,要对我惟命是从。”
   赵丰听得一愣一愣:“这……”这好像是选妻标准,她确定她要找的是个男人?
   风灵昭终于哧地一笑:“开个玩笑罢了,合我眼缘就行。”
   那即是没有标准了。赵丰张了张口,没说出话来,却暗暗叹了口气。想来她是瞧不上自己的,她是风家小姐,又是名门高徒。他呢,不过是个手工匠人。
   云泥之别。
   风灵昭就看他原本澄清的目光一下子晦暗,似是有了心事。
   这个人,还真是很容易看懂呢。她笑了笑,也不多说。
   赵丰心里憋堵,好一会儿才调整了情绪:“风老爷子怎么打算?”
   “他?”风灵昭漫不经心,“随我呗。”
   赵丰不由得动容:“风老爷子真是开明。”莫说是世家族长了,就算是许多平民家庭,父母长辈对子女的婚事都会严加管控,风家的掌门人却对风灵昭如此宽容。
   “管不住,自然也就不想管了。”风灵昭想起老头子说起她的婚事,总是长一声叹,短一声吁,也不由得好笑。谁不知道风家老头子控制欲极强,尤其在风灵珊的婚事之后,只是在她这里不顶用而已。
   “那……”赵丰心里像有猫爪抓挠,思来想去,忍了又忍,终是决定问出口,“九小姐觉得……”
   “嗯?”风灵昭浑不在意。
   “我。”赵丰嗓子眼却发干,只能涩声道,“我如何?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