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8章 现在是第二天了

 ,
   “无辜?”司南翔似是没听见后面一句,冷笑道,“既然身在局中,那都不无辜!”他心里明镜似地,风立晚何等果决的人物,战场上一个命令就能填进去千百条人命。赵丰于她必定重要,否则她哪会在乎他的死活?
   他们这种手底下冤魂无数的人物,有什么资格说功德?
   他这是误打误撞拣着宝了,也正因如此,司南翔心底暗暗做了个决定。
   他口中说话,手上却不曾放松对赵丰的钳制,后者伤口仅包扎不到一个时辰就又重新绽开,鲜血淋漓,打湿他半边身子。
   风灵昭见赵丰脸色发白,嘴唇却泛青,心里溢过丝丝疼痛。这感觉于她甚是陌生,风灵昭却无心体会,脑海里倒有一个念头浮起:
   司南翔出现在这里,就证明那件能遁地的宝物先前果然被赵丰所得。那么,现在它又在谁手里?
   两边各怀鬼胎,时间流逝很快。
   过不多时,赵虎回返,除了大队人马,还有一辆马车。在此期间,风家已经去官署报备,取得了特许令,这才能深夜车马往返,速度比来时要快上不少。
   车帘一掀,就有几个壮汉将昏迷不醒的闵龙子抬了下来。丁氏跟在他身后走下马车,一抬头见到门里的人,惊得连退几步,上下牙关磕个不停。
   这个厉诡一样的男人,莫不是、莫不就是被她亲手泼酸毁容的司南翔?
   “进来!”司南翔也看见她了,冷笑不止。他脸上又在流血,却没法擦拭,只得下意识舐了舐门牙。
   不急,一会儿算总账。
   丁氏看见这副恶形恶状险些昏厥,亏得身边有侍卫搀扶,才没有软倒在地。
   “我不进去,我不进去!”她拼命摇头,但侍卫还是将她搀进铺子。
   “闵龙子夫妇已经带到。”风灵昭皱了皱眉,“交换吧。”
   交换人质就有动作,就有空子和机会可钻。
   谁也没发现,有一缕红烟着地面飘了过来,悄悄附进赵丰的袖子里去。
   “好。”司南翔倒也爽快,下巴朝着闵龙子夫妇一点,“近点。”
   侍卫在风灵昭授意下,果然将这两人又朝他挪近一点。
   “放开赵丰。”风灵昭盯着他道,“我们可以后退。”
   赵丰于司南翔不过是一路人,现在闵龙子夫妇已经送到,司南翔实在没有继续扣他为人质的理由。
   她知道,司南翔到现在仍想替得胜王灭口,果然当得“忠心耿耿”四个字。
   可是司南翔忘了,他自己也是得胜王的心腹,就算闵龙子死了,风灵昭一样可以拿下他,审讯得胜王的老巢。
   因此她很笃定,就算把闵龙子交出去,她也不会损失重要情报。
   司南翔笑了——至少大家都看见他张嘴了,而后将自己衣襟一把拉开!
   这动作太反常,就算赵丰疼得头晕目眩,也忍不住垂首瞥了一眼。
   他看见司南翔的腰带上缠着七、八颗黑色圆珠,大小不一,小如鸽蛋,大如鸡子,每一颗都用皮套妥当收置。
   而后,他就听见周围清一色抽气声。
   这东西,很厉害?
   赵丰正茫然,忽觉出自己掌心淌过一阵暖热——他手里,一直下意识紧攥着地行牌。
   牌子在发热。
   就在这时,有个细微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,辨不出男女,但震得赵丰心旌摇动,“第二天了。”
   什么?
   “地行牌一天只能用三次。”明明是一整句话,他听完却只用一瞬,“子时已到,现在是第二天了。”
   地行牌,可以使用了!赵丰当即动容。
   显然司南翔忙于应对眼前众人,尚未意识到这一点!
   这时风灵昭也忍不住变色:“司南翔,你疯了么!”她身后的侍卫都往后退出几大步。
   司南翔一翻腕,手腕里赫然亮出一枚雷震子。他握着这杀器,眼睛却盯紧了风灵昭:“杀闵龙子不如杀你,我王方可高枕无忧!”
   他重新潜回这里,一直都不为灭口闵龙子而已。
   他想要的,是风将军的命!
   蛇无头不行,只要除掉风立晚这个首脑人物,西南梁军对于得胜王的搜捕立刻会被打乱。等梁廷派来新的首领,中间至少会空档三个月以上,得胜王即有难得的喘息之机!
   说不定,他就能借着这段时间的休养缓过元气,东山再起!
   说到这里,司南翔哈哈大笑,畅快已极:“这几颗能把你们全炸上天。哈哈,你们跑也无用。”
   话音未落,风灵昭迳直扑了上去。
   她迅如脱兔,几乎是旁人一眨眼的功夫,刀光乍起——她已经欺到司南翔眼前,半月形的弯刀斩向抓着雷震子的手臂。
   果决、凌厉,迅雷不及掩耳。
   这么近的距离引爆,众人都是死路一条,不如冒险一试。
   她的动作快极,司南翔指头刚动,腕上即是一凉,整个手掌都被切了下来。
   风将军的刀,果然名不虚传。
   风灵昭一回手就将司南翔的断掌接在手里,用力至柔,以免引爆掌中的雷震子。圆刀再度翻起,划向他腰带。
   不过司南翔仿佛感受不到疼痛,另一手很干脆地放开赵丰,垂落下来,按向自己腰带。
   随便捏爆一个,这里所有人都要死!
   眼前这一幕太骇人,门边的丁氏尖叫着趴到丈夫身上,等待生命的终结。
   离得这样近,他们夫妻是万无幸理了。这一瞬间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:多亏胖丁没有同来。他们的儿子能活下去。
   而后,就是地动山摇。
   丁氏被惊天动地的爆炸声震得双耳轰鸣几至失聪,脸上泪水长流不止。
   她趴在原地,好久动弹不得。
   可她抽咽了两声,然后发现:
   自己还活着。
   她茫然抬头,看看丈夫,再看看自己,好像手脚俱在,并没有被炸得支离破碎。
   再看眼前,灯笼铺的地面被炸出无数裂纹,然后轰隆一声,整体下沉了至少两尺。
   回想爆炸声有些沉闷,好像来自地底?
   黑烟滚滚而起,房子摇摇欲坠。灰土砖石噼里啪啦往下掉,屋顶的椽梁也吃不住劲儿,在清脆的断裂声中坠了下来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