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3章 风家真是好礼数

 ,
   这踩点的本事,比风老太爷好多了。
   这会儿天光正好,赵丰望着外头走进来的大汉,一时有些怔神。他真就是夜里三番四次救助自己的那只小小黄鼠狼?
   可是想起“三番四次”,赵丰又不觉得惊讶了:“黄兄?”
   黄大笑呵呵地递过一个食盒,里面是热气腾腾的卤煮火烧和鸡汁包子:“快中午了,还没吃饭吧?”
   见他一切如常,赵丰也觉自在,伸手接了过来。
   他才打开油纸,边上的小厮细声道:“公子,大夫有交代,这伤碰不得油腻。”
   “吃一点无妨。”赵丰毫不在意,将他打发下去就大块朵颐。鸡汁包子每个才有无花果那么大,皮薄馅厚,咬一口鲜灵得很。
   他睡了两天,这时闻着荤味儿才知道自己饿得狠了,一连吃了四个包子半个卤煮才缓过来。
   黄大就在边上边饮茶边看着。
   赵丰灌了一口茶水才问他:“黄兄,前天夜里是你替我挡去姓司的镰爪吧?”
   黄大当晚口吐人言,也知瞒不过了:“是我。”
   赵丰立刻站起,就要鞠躬到底:“大恩何以言谢?”
   黄大一把拖住他胳膊不让他下弯,结果扯动伤口,赵丰疼得轻哼了一声。
   黄大赶紧放手,干笑道:“不用谢,礼尚往来罢了。”
   “这是何意?”赵丰微怔,随即恍然,“你是荒庙里那只黄鼠狼!”
   真不能怪他想不起来,天底下的黄鼠狼在人眼里好像都长一个样儿,何况他压根儿没将那天的事情放在心上。
   唔,其实他还是记得自己与风灵昭的初遇。当然这话不必说出来,太伤人了。
   “就是我。”黄大嘿嘿一笑,“你把我从那凶婆娘手里救出来,救命之恩,我必须报答!”
   难怪,难怪这位“黄兄”后面抢还地痞的钱物给他,又将春深堂的风雨廊灯笼都揽过来。想到这里,他面露怪异:“难道春深堂的那位石小少爷也是……?”也是黄鼠狼吗?
   这回黄大飞快听懂了,双手连摇:“不不,这话可不能乱说,我们少爷是正儿八经的人。”被千岁大人听说春深堂是个黄鼠狼窝还了得?
   不过就算他是只黄鼠狼,想起下面要说的话,还是有些汗颜:“——并且法术了得。他看你命不该绝,所以前天晚上、前天晚上……”
   赵丰咦了一声:“前天晚上我听见耳边有人指点,竟是石少爷?”
   黄大轻咳两下:“是啊。我家少爷告诉你地行牌可以用了。”其实赵丰如未将司南翔推入地底,千岁也会想办法保住赵丰和风灵昭的性命,毕竟他俩是任务目标人物。赵丰这样奋不顾身,她只要保住赵丰即可,省去不少愿力,所以千岁大人这两天也挺高兴的。
   赵丰听见这话再无怀疑,肃容道:“石少爷若有用得上赵丰之处,请告知。”
   “其实——”黄大就等着他这句话,“其实还真有。”
   “请说。”
   赵丰的诚恳稍许抚平了黄大的不自在。唉,管人讨要东西也太丢人了,可谁让这是女主人的意愿呢?
   “那地行牌虽然神异,普通人拿在手里却容易招灾。你看闵龙子本身有些手段,但最后还是险些丧命。”
   不等他说完,赵丰已经取下地行牌,双手奉上:“请向石少爷转达我的谢意。”
   石凛石公子的救命之恩可以用物品抵还,赵丰反而觉得轻松。人情这东西,最是难还。
   黄大收起地行牌就算是完成了任务,也松了一口气:“对了,你接下来有何打算?”
   赵丰才醒来不到一个时辰,提起这个也有些茫然:“我也还未想好。”他在春明城开的铺子都被毁掉,今回就算还想开店,也不知有没人愿意租给他这种扫把星。
   从前在希吉乡的日子风平浪静,自从落户春明城之后,却是波澜横生、惊险连连,前天更是连性命都差点丢了。赵丰突然想起风灵昭说过的玩笑话,莫不是自己真与这座城池不合?
   黄大哼哼道:“你这回立大功救下所有人,我就不信风家不知感恩!”
   赵丰摇头:“不奢望也。”
   黄大眼珠子一转:“对了,你那师父的女儿风清莹,六天前刚刚订了婚,你知道么?”就是赵丰不知晓,他才特地提起。
   赵丰摇头:“并未听说。”
   黄大哼了一声:“风家真是好礼数。”据千岁大人判断,杨向良要赵丰奔波数百里来到春明城,恐怕不止是送还遗物那么简单。他本身对这个小徒弟很是满意,自己还有个貌美又适龄的女儿。
   “他想当一回月老罢?”这是千岁大人的原话,“话本子里都这么写啊,老丈人临终托女,成就人间佳话!”
   在黄大看来,赵丰都将师父的遗物送还了,结果到现在也和风清莹之间什么瓜葛都没有,那必定是风家从中作梗了。
   哼哼,他们是不想和赵丰这穷小子扯上关系,哪知他黄大爷硬生生就把赵丰和风灵昭送作堆了,这还画进了鸳鸯谱里,叫作“天作之合”。
   不服咩?那就去找老天说理吧。
   赵丰:“……”黄兄说着说着突然冷笑连连是几个意思?
   两人又聊了几句,小厮就要过来换药了。黄大不好扰他休息,旋即告辞。
   他前脚刚走,风老太爷后脚就到了。
   对上这位长辈,赵丰要带伤见礼,风老太爷连连摆手说不用。
   待小厮奉上了茶,他才就着赵丰的伤情嘘寒问暖,又让他安心住养在小清晖,说风家必定用上最好的药物,保他伤情恢复得又快又好。
   赵丰见他笑得见牙不见眼,心里也有两分了然,故意将话题引开:“师娘最近可好?我听说风小姐刚刚订了婚?”
   他最近遇上的变故太多,和风灵珊母子的交集就仿佛发生在上一辈子。自然,无论是风灵珊还是风家,都表明了与他划清关系的态度。
   “啊,是啊。”风老爷子笑容不变,“莹丫头订婚了,才要找人知会于你,结果上巳节就发生了那么多事。唉,人算不如天算啊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