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3章 花神

 ,
   “笃”一声钝响,它竟然硬生生吃下这暴乱一击!
   怪物也有些意外,眼窝里红光一转,望见眼前居然站着一个小少年,个头不高,身形也称不上壮实,却凭手中一柄木剑真真切切格开了它的长矛。
   尽管他自个儿也倒退了三大步,但他剑上传来的力量凶悍、阴冷又坚韧,将树怪虎口都迸裂一个口子。
   它嘶吼一声,转眼就同少年过了三个回合。
   燕三郎硬吃一记,双臂战战,险些失了知觉,于是避开两击,心里暗暗吃惊。这树怪的攻势如惊涛骇浪,一旦展开就是连绵不绝,压制得敌人呼吸都不顺畅。衡西商会的大东家杨衡西修行也走这样的刚猛路线,从前燕三郎还觉得他技艺精湛,但和眼前这树怪相比,却又不算什么了。
   燕三郎目光微动,借势一格,不退反进。逍遥游身法施展开来,游鱼一般欺近它身躯,直接要给它来一记抹喉。
   虽说树怪们好似不怕斩首,但燕三郎隐隐觉得,眼前这一只有所不同。
   说不上为什么,这便是心里闪过的念头,并且笃定得很。
   “咔”一声轻响,对方及时后仰,怨木剑即从它胸腔划过,带出一道深痕、几片木屑。
   怪物眼中红光一闪,长矛轻轻一抖,居然从中分作两截,变作一把蛇形长剑、一根短棍。
   蛇形剑自下斜劈向上,直取燕三郎肋下,角度刁钻。
   它可不会因为这是个孩子而手下留情。
   燕三郎招式已经用老,又不防它突如其来这一手,再难回防。
   眼看刃光及体,就要将他劈作两半,边上一道锁链卷来,将蛇形剑荡开。
   千岁出手了。
   她轻叱一声:“让开。”抓着骨链用力往回一拽,树怪的蛇形剑被她缠住,被拽得往前跨出一步,千岁即朝它扑了过去。
   这动作和燕三郎方才如出一辙,树怪的短棍也兜头砸下。但她不慌不忙一张嘴,向它头面喷出一道真火!
   红莲真火号称无物不焚,这一口上去,树怪的脸面顿时着火。它似也觉得疼痛,后退两步,伸手按住了伤处。
   也不见它用了甚神通,真火居然飞快熄灭,可它的头部已经有一半碳化成黑。
   别人还未觉得如何,燕三郎却看得眉毛挑起。
   千岁的红莲真火,是那么好扑灭的吗?就是块石头,也能烧成了石水才对。
   与此同时,众人都觉冰寒入骨。燕三郎和姚天师倒也罢了,其他人都圈着双臂,呵气成冰,像是一下子跌进了冰窖里。
   姚天师已经重新站起,正给撤退的县兵掠阵,见状惊道:“好重的阴气!两位小心!”新来的两人看来是友非敌,他甚至没时间仔细打量。
   千岁一下得手,却不进击,站在原地打量着他:“曲云河,你怎么沦落成这副模样?”
   她说出来的名字,在场每个人都很陌生,包括燕三郎。
   树怪好似也很陌生,闻言只是微微一顿,就举起武器继续来攻。长兵变短刃,又是另一套打法了。
   外行看热闹,石滩上的人只见场中一黑一红两道身影,像穿花拂柳的燕子;内行看门道,燕三郎却是佩服不已。千岁也就罢了,她原本就没有重量,怎样敏捷似乎都是应该。可这头树怪高近一丈,按理说体型越大的生物本该越笨重缓慢才是,但这家伙竟然能跟上千岁的动作,那也是匪夷所思了。
   唯一的解释,就是这家伙不仅身手了得,神识也很强大。
   一只树怪,凭什么这样牛气?
   并且他与千岁对战之时,兀自咆哮一声,命令其他树怪拨开前面中毒化脓的同伴,去追撤退的人类。
   方圆二里之内,草木凝霜。
   千岁与他说了几句,见他不理不睬也着恼了。骨链探出,在他胳膊上绕了一圈,随后“呼”地一声,链上附著红莲火,直接烧断它一条胳膊。
   树怪往后一仰,断臂处先覆上一层白霜,阻断红莲火燃烧,而后飞快生长,准备断肢重生。
   燕三郎这时已经退到喉咙被刺中的县兵身边,倒转怨木剑柄:“想活命就别动。”
   这人喉间咯咯作响,鲜血喷涌,眼见得是不活了。怨木剑柄内滑出一滴水珠,沿着剑尖落到这人伤口上,飞快渗润进去。
   矛伤周围的皮肉立刻开始收缩,止血、生肌,约莫是四十余息功夫,血管和气管就重新补合,连皮肤都在快速生长。
   旁人看得目睽口呆,姚天师喃喃道:“这是什么药物?”效果如此逆天。
   燕三郎磕飞一只小树怪,头也不回:“幸好他只被刺破气管,喉骨未碎。”怨木剑可以将汲取来的敌人生命力转化为元珠,可以用来催育植物,也可以用来吊命救人。这原本就是木婆婆的天赋留给了怨木剑而已。
   他的剑身,闪动着鲜艳的红光。
   与千岁对战的树怪怒吼一声,做出个很人性化的动作:
   它捂住了胸膛,捂住了燕三郎划出的伤痕,仿佛很是痛苦。
   鲜少有人注意到一个细节:这伤没好。
   不仅没好,伤痕还在向外扩张,仿佛一张微笑的嘴。
   怨木剑救一就要伤一,燕三郎用来救治县兵的元珠,就是汲取了树怪的生命力而凝出来的。被怨木剑划伤的对象,会源源不绝损失生命力。并且这怪物是木属性,正是怨木剑最爱。
   时机转瞬即逝,千岁抓住了,倏忽间凑近,正与他四目相对,口中低叱一声:“瞪大你的狗眼,看看我是谁!”
   她这一声动用了宝贵的愿力,十余丈外的人听闻都是头晕脑胀,险些摔倒,更不用说首当其冲的树怪了。
   那叫一个魔音穿脑。
   红衣女郎欺近,它原要一把挥退,却被这一声敲在脑海,下意识就去看她。
   就在这一瞬,于旁观众人看来,她是千娇百媚,姿容胜仙。
   可是在树怪眼里,她忽然就变了……
   它一下就呆住了,像有一根针扎进内心,把最深处的记忆翻搅。
   关于这个人,它好像印象深刻啊。
   它忽然打了个寒颤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