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1章 给花神的选择

 ,
   严格来说,她应该问的是,这里难道还有第三个人?眼前这家伙,连人都算不上。
   燕三郎悄悄看了她一眼。应该说,这里难道还有第二个人?曲云河不是人,难道她就是了?
   “他们给我取了这么个外号?”曲云河尽管此刻心潮激荡,也不由得啼笑皆非。堂堂男子汉大丈夫,称什么“花神”哪?这帮乡民也是怪哉。
   他平复一下心境,才道:“南云岭就在此地往西北二十里,也不知现在改成什么名字。那一战中我们中了埋伏,全军覆没。我逃到这里,北边的隘口正好被敌军炮火炸毁,堵得严丝合缝,他们大概以为我已被炸死,没有再来搜索。不过我掉进红磨谷底,也只剩最后一口气了。”
   “我在花神池下找见你的尸骨了。”千岁目光在他身上逡巡,“你现在这样子,算是个什么东西呢?”
  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曲云河苦笑,抬起右手,半空中慢慢浮现一个虚影。
   那是一截木头。看似朽木,然而其顶端却长着一个金色芽苞。
   那十足赤金的颜色,哪怕只是缩成一个小球,燕三郎已经可以想象它盛绽时的极致美丽。
   更重要的是,他识得这是针胎花。
   金色针胎花。
   千岁也在端详,秀眉微蹙:“这是什么?”
   “我为女皇寻得的针胎花灵,亏得身上带着这样东西。”曲云河长叹一口气,“那时我知道自己伤重不愈,于是将神识移进这里,本想将它移种入土,借着阴极之地苟延残喘。不过这时候,红磨谷正好有乡民进入,我急中生智,对他们施了几个法术。”
   燕三郎听到这里即恍然。
   碑文所记,至少这个部分是真的,只不过“花神”并不是掌管花草的圣灵,而是当时奄奄一息,不得不移识的曲云河。
   千岁也道:“你倒是给自己选了个极阴的宝地。”
   “宝地?”曲云河苦笑一声,“这地方就是好过头了,我又从未攒过愿力,不知此法凶险,结果一觉睡了百年都不知醒。”
   当时他伤重难支,只来得及跟乡民做了约定,又交代一些注意事项,就陷入了休眠状态。此后能不能醒来,全赖天意。
   “在我自己的计算中,汲取地阴之力,我最多十年就能醒来。而针胎花灵汲取百姓愿力,七八年或可修成人身。这样,我便可以重返人间。”
   “你算错了。”千岁好笑道,“重伤的神魂如果从未经过特定的魂术训练,在极阴之地很容易进入强制休眠,要一直睡到神完气足才会醒来。这是你灵魂深处的本能渴望,在你无识无想的这段时间里,它会占据上风。”因此曲云河在懵懂状态下,一口气睡了近百年。
   曲云河一脸郁闷,他现在知道自己错了。
   千岁难得安慰人:“至少你手握针胎花灵,有重新苏醒的机会,而不是和旧友一样,长眠地下。”
   燕三郎一直打量那块木头虚影。千岁早就注意到了,这时给他解说道:“这是针胎花灵,就与你手中的怨木灵很像,但它年幼而且活着。曲云河在一百年前拿到它的时候,大概是快要成熟了,原想着用本地乡民的愿力去催发它。这样十年后就可以借用针胎花灵的躯壳,重新化形为人回返靖国。只可惜——”她瞅了曲云河一眼,“他头一次试用这些术法,不熟练。”
   燕三郎明白了:“熟练度不够。”
   千岁忍不住笑了:“对,就是这样。”
   曲云河想起这事儿就郁闷:“我当时别无选择。”要么死,要么实践从未试过的神通,有脑子的人都会选后者吧?
   燕三郎还是想问:“那么红磨谷里的针胎花之所以生长旺盛,是因为得了针胎花灵号令?”难怪红磨谷里只有针胎花能反季节、反常规生长。石星兰就说过一则传说,北国曾经有个女皇看腻了冰天雪地,要求百花一夜开放,妆点她的宫廷。
   结果,结果就成真了。
   “没有那般神奇。”曲云河呵了一声,“你们已经去过我的埋骨之所吧?”
   燕三点头。
   “那石窟并不封闭,上下裂隙都是泉水通道。浸泡过花灵的泉水从那儿上涌,进入地表水系。受它滋养的地方,只要阳光不太强烈,都可以种养出针胎花。”
   说到这里,他神情微微黯淡:“从前我费尽心思搜寻针胎花灵,也不过是为了令她……令女皇宫庭里的花儿长得更艳一点罢了,只求她开颜一笑,做什么都好。可我没想到,最后是我自己用上了它。”斯人已去,他不需要再压抑,也不需再故作矜持。
   千岁很耐心听到这里,才问他:“既然醒了,你今后有什么打算?”
   “我亦不知。”曲云河脸上显出两分茫然。他才刚刚苏醒,外头已是个陌生世界。过往的一切,不管是爱还是恨,多半都烟消云散。
   “世上已经没有靖国了,但我们还站在句遥国的土地上。”燕三郎听出千岁的话里有微不可闻的暗讽,“你要留在这里继续当花神,还是离开?”
   曲云河想也不想,就决定离开。他既然醒了,就不想留在闭塞的、与世隔绝的山谷,尽管这里的人都把他当作花神。
   千岁看了燕三郎一眼,比划了个手势。
   燕三郎看懂了,这是问他,木铃铛的任务完成没有。
   他摇了摇头。
   显然两人做到“阻止发狂的花神”这一步,还不算完成任务。
   最近任务的完成标准,是越来越扑朔了啊。自然燕三郎和千岁都明白,这是因为涉事的因果也在不断变化之中,并没有统一的评判标准呢。
   甚至他们两人的介入,都是无穷变数中的一环,木铃铛只有等待尘埃落定,才能清算这一次的奖励报酬。
   千岁沉吟几息,才对曲云河道:“你若是不想当这个花神了,恐怕要散尽所有愿力。”
   曲云河蓦地抬头,大惊失色:“为何?”
   这消息对他来说,不啻晴天霹雳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