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8章 救吗?

 ,
   “哎哟!”不好!这死猫也不去院里,直接奔厨房去了!老太婆大呼,“回来!”
   燕三郎终于站了起来:“抱歉,我家猫儿不太听话。”抬腿就要跟过去。
   花婆子哪能让他走去厨房,给老头使了个眼色:“不用不用,你是客人,你坐着就好,我去逮猫!”
   “我的猫儿不让别人碰,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燕三郎还是往里走。结果花婆子忙不迭伸手挡住,正要说话,却闻后头传来一声尖促的猫叫!
   这叫声短促却尖厉,像是猫儿被踩到尾巴。
   燕三郎一下子担心起来。千岁了得,但她附身的猫儿却只是个宠物,抵不过人力。
   就在这时,他和曲云河都听见后厨里传来扑腾声,还有疑似咒骂的人声。
   曲云河一下站了起来:“不是说,这里没有别人?”
   花婆子语塞,正要想个理由搪塞,脚背上忽然有东西蹿过。
   她怵然一惊,低头一看,却是猫儿又钻了回来,在自家主人腿边转来转去。
   猫儿原本整齐的毛发有点凌乱,还有点儿脏灰。燕三郎松了口气,弯腰把它抱去桌上,清理一番:“让你再乱跑,吃亏了吧?”
   “本大小姐什么都吃,就不吃亏。”千岁横他一眼,“里面有四个人。两个大汉站着,一男一女倒地昏迷不醒,被五花大绑。我看灶上放着一把杀猪刀,还有一大锅水已经烧开。我一进去,那两个汉子就要伸手抓我。”
   不待燕三郎开口,她又补充一句:“对了,后厨里血味儿太浓了,在那里被杀掉的东西肯定不在少数。怎样,作何感想?”
   燕三郎和曲云河互视一眼。
   黑店,并且还是吃人的黑店。
   燕三郎从梁国走到红磨谷,行程逾千里,多数人一辈子也走不了那么远。可说到这种不仅谋财害命,甚至连人身都不放过的黑店,他还是头一遭儿遇上。
   曲云河也不忙着收拾这两人,而是举杯啜了一口热水,问花婆子:“这村子平时做什么营生?”
   “种地,打渔。”花婆子叹了口气,“人少地贫,能糊口就不容易了。”
   曲云河笑了:“这种天气里还能互相串门儿,邻里关系不错吧?”
   “那是。穷地方,再不互相帮衬点,那谁能活得下去?”
   燕三郎把猫儿身上的灰尘掸干净了,忽然插一句嘴:“婆婆平时经常进城吗?”
   “腿脚不好,哪里走得动?”花婆子苦笑,“再说西南边正在打仗,城里可不太平。现在城里人都想往外跑,我进什么城呀?”
   “打仗?”曲云河接过话头,“谁和谁?”
   “据说是西边的卫国和南边的攸国,已经打了好几年仗。”花婆子默默计算药物生效的时间,倒是顺口答道,“卫国更厉害一点,把攸国人赶得往外跑。”
   燕三郎抚着猫儿问她:“这里平时少有外人罢?”
   “嗯,我们这里一年到头也来不了几个外乡客。”
   燕三郎环顾左右,白猫突然跳上搁板,绕着一面巴掌大的铜镜走了两圈,停下来揽镜自顾:“这面镜子,身价至少五两银子。”
   镜子不错,又便携,一会儿拿走罢。哪个女人不需要一把好的化妆镜?
   “那就奇怪了。”燕三郎遂一指铜镜:“我看这面铜镜不像乡野所产。”
   从他这角度刚好能看见搁板上放着一面云板形铜镜,虽然没有掐金嵌珠,可是制工格外精细,镜面打磨得光可鉴人,背面是葡萄纹仙鹤祥瑞图案。
   花婆子答道:“那是我小孙女儿从前自城里带来赠我的。”
   她脸上笑容不太挂得住了,这两人怎么还不倒下?
   “真是孝顺。”曲云河回头问燕三郎,“救吗?”
   “救。”燕三郎不假思索。
   救什么?花婆子听不懂,但也觉出不好,后退一步正要开声喊人,燕三郎比她动作更快,踏前两步,将手里的杯底一下塞进她嘴里!
   花婆子张口欲呼,这下子被堵得严严实实,只有喉底呜呜两声。边上老头子大惊,要冲来救人,曲云河伸手一把捏住他脖子,“咔嚓”一声折断。
   老头当场气绝。曲云河也不会任他扑通一声掉到地上,顺手将整个人提起,放到椅子上去。
   杀人不见血,但是干脆利落。
   他出手,比燕三郎狠辣多了。
   燕三郎也不由得多看他一眼。身为靖国女皇的近卫长,他杀起人来真是毫不含糊。
   花婆子惊骇欲绝,待要反抗,被燕三郎一记手刀劈在后颈上,顿时晕了过去。
   曲云河一掀布帘子,往后厨走去。
   很快,那个方向就传来乒里乓啦的声响,还有半声惨叫。
   燕三郎走进去时,见到地上和灶边倒着两个大汉,死相都不可描述。
   除此之外,地上还躺着一对年轻男女,昏迷不醒,女子衣襟已经被解开一半。
   燕三郎去院子里抓了两团白雪回来,对曲云河比划两下:“帮她系好。”
   曲云河翻了个白眼:“你年纪小,就不能自己来?”
   不能。
   “不能。”白猫施施然走进来,咭咭笑道,“他不能碰到女人,否则要起疹子。”
   曲云河惊讶得挑起眉毛。还有这种怪病?他不由得细看白猫,莫不与千岁大人有关?结果她不悦道:“这么看我做甚?又不是我惯出来的毛病!”
   曲云河只得替女子理好衣物,燕三郎才将两个雪团直接摁到人家脸上。
   寒冰扑面,冻人心髓。
   这两人呀啊一声,被冻醒了。
   他们的眼神先是迷茫,很快忆起方才遭遇,见到前头站着两人,不由得瑟缩成一团:“别杀我们!”
   “不想引来其他人,就小声点。”曲云河一句话就让他俩的音量降低。
   此时两人也见到倒地不起的桩子和柱子,知道自己获救,千恩万谢。燕三郎这才替他们除了束缚,而后将花婆子提了过来,顺手布了个结界。
   花婆子也被一团雪球打醒,一睁眼见到后厨中的场景立知不好,一开口就大叫饶命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