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8章 交换条件

 ,
   他往雪里伸入胳膊,轻轻一搅。
   空的。
   “在这里了。”燕三郎小声召唤曲云河,两人仔细将浮雪都拨了开去。
   眼前赫然一个树洞,一人宽,半人高,形状不规则。正如曲云河所说,边缘都是焦黑,显然原来遭过雷击。
   捱过雷击还不死的树木,生命力也实在是顽强了。
   曲云河低声道:“进去。”
   燕三郎紧随在他身后,钻入树洞。
   雷击过后树心坏死,然而大树依旧存活。天长地久,树心就渐渐被蚀出一个深洞,几乎把树干中部都掏空了。
   可是树洞的口子很窄,除非亲身钻进去,否则谁也料不到里面居然别有洞天。
   这里面乌漆麻黑,燕三郎手里擎出几颗夜明珠,莹润的光芒刚好足够照亮周围。
   树洞里积满了冰雪,还有树木陈腐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   燕三郎不知道这棵树和攒金木有什么关联,让曲云河冒着被卫人抓住的风险,钻进一个没有其他出口的树洞……“接下来呢?”
   “找娑罗树的果实。”曲云河的目光果然在附近游移,而手伸手从旮旯里拣起一颗圆弹形的果实,其色作深褐,圆头钝脑,长得很像橡树果实。他举起来给燕三郎看,“就像这个。”
   它们在树洞里零星分布,数量不多,显然是从前被山风吹进来的。燕三郎掠开冰碴,才找到了两颗。
   这时曲云河已经攀到树洞最底部,伸手敲了敲。
   声音笃实。
   “冰?”燕三郎看见了平滑的表面。大概是雨水曾经顺着树洞流入最低处,在这里积成一洼,秋冬季的严寒到来之后,水就凝成了冰。
   曲云河手按冰面,掌心透出红光。
   随后,坚实的冰面就以人眼可见的速度飞快融化。
   他赫然是以真火融冰。
   对于一位山泽而言,愿力再宝贵不过了,曲云河怎么舍得?
   天干物燥,曲云河对真火的控制亦很仔细,基本将坚冰融化就收了手,以免伤及大树。这事儿他亲力亲为,显是怕燕三郎掌握不好分寸。
   现在,两人足下是一洼清水了。
   燕三郎丢进一颗明珠,见它很快沉底,水深大概是二尺有余。
   “将果实握在手心。”曲云河另一手按着树壁,“像这般在心里默诵,向娑罗树保证会将这颗种子种在它的世界里。”
   燕三郎微讶,白猫则睁圆了眼睛:
   “小世界?”
   “是。”曲云河点了点头,“这棵娑罗树自成一个小世界。”
   燕三郎看了千岁一眼。“小世界”这个词对他来说不算陌生,上一次千岁就把柳肇庆藏在了鳄妖绿皮的“腹中乾坤”。从本质上说,能容活物的腹中乾坤也算是个小世界了。
   “猫呢?”
   “千岁大人必须自取果实在手。”曲云河看了看白猫,“如果是普通禽牲,由人挟带进去即可。然而觉醒了本我的魂魄,必须同娑罗树交换条件才可进入。”
   “灵性”是评判的唯一标准,千岁的魂魄是阿修罗,不能蒙混过关。
   燕三郎看了白猫一眼:“你还是附在猫身上进去吧,否则芊芊要呛水。”
   千岁可以缩回木铃铛里,被他当作“私货”挟带进去。可是白猫还是得由他抱进水里。猫儿天生怕水怕得厉害,还不如由千岁控制哩。
   白猫悻悻,只得含了一颗树种在嘴里,伸爪子挠了挠大树:“放我进去,我就替你种棵树。”
   “走吧。”曲云河说完,一头扎进水里。
   水面上一阵涟漪,他人已经不见了。
   燕三郎抱起白猫,后者抓着他的衣襟喵喵叫唤,声音里透着紧张。
   千岁不怕水,可是猫怕啊。
   “别怕。”这状况未必能用辟水珠,燕三郎取出一团油纸,单手扎成一个空鼓包,“屏住呼吸。憋不住了就来这里吸口气。”
   说罢他抚了抚猫头,慢慢入水,动作轻柔得像个老太太。
   燕三郎的水性不错,进水之后即全力往下游去。
   下方,黑沉沉地深不见底。哪里还是两尺深的水洼?
   树洞底部不过是四尺见方,燕三郎游动时,起先还会碰着树壁,可是越往下游,空间似乎越发宽敞。
   再后来,他好似就在无边的水域中游泳——
   水压不一样了。
   这时候,他庆幸千岁附在猫儿身上,否则芊芊这时候该造反了。
   游不多一会儿,前方还透出一点光亮。
   那就是出口!燕三郎精神大振,努力游去。
   光芒越来越亮,最后“哗啦”一声,他冒出了水面。
   “没事吧?”他着紧怀里的白猫,见它打了两个喷嚏,但拼命甩头,依旧是生龙活虎的模样,这才摸了摸它的脑袋,放心打量周围环境。
   他们已经不在树洞里了,而是浮在一片小湖上,三丈外就是水岸,曲云河就在岸上向他招手:“上来吧。”
   燕三郎飞快游上了岸,等到脚踏实地,立刻举目四顾。
   周围俱是林地,草木茂盛。两人一猫现在位于一个小小的山谷之中,面积最多也就是五、六百平,两侧都是小山。不过这里的山势连绵,正如屏风,没有奇峰怪峰。燕三郎一抬头就看见两座绵延起伏的小山在不远处相交,挡住了所有的视野。
  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?
   “这小世界由娑罗树自己生成?”燕三郎一边观察一边道,“并不小啊。”
   鳄妖小绿皮的腹里乾坤只能装下一个成年人,当时他都惊叹不已呢,更不用说这里有山有水有森林,当真就是个世界的模样。
   白猫从他怀里跳出来,从头抖到尾,甩两人一脸水。
   “冻死了!”她最讨厌湿(那个)身了!
   其实燕三郎注意到,这儿不冷,甚至气温称得上宜人,也就相当于外界的春秋季。头顶上蓝天白云,身边绿树红花。
   从冰雪皑皑的外界突然切换到这么个春暖花开的地方,燕三郎都觉心旷神怡。
   “来,我带你看看全貌。”曲云河说着,就往高处攀去。
   他的目的地,是高高的山脊。
   进到这里,猫儿也不愿意再蹲进书箱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