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9章 娑罗界

 ,
   她迈开四条腿,轻快地飞奔在曲云河前方。枝叶掩映,两人很快就看不到她了。
   但才过了半炷香不到,眼前影子一闪,白猫蹿了回来,喵喵叫着往燕三郎身上扑:“脏死了,脏死了!”
   “这是丛林。”一般来说,看似空无一物的丛林也自有一套生态系统,叶片底下,或者拨开泥巴石块和植物根须,经常就能翻出各式各样的昆虫、蜘蛛和蛇类。
   燕三郎一把抱住它,帮猫儿抓掉了附身上的草叶。其中一片叶子背面还粘着虫卵,密密麻麻。
   猫儿回头一看到就炸毛,用力踢他的手:“扔掉,快扔掉!看着好恶心!”
   燕三郎无语,她自个儿还养着许多稀奇古怪的蛊虫呢,怎不嫌恶心?
   曲云河也抬头四顾:“这里太安静了。”空山幽寂,除了风吹叶落之外再无杂音,实是异于外界的安静。
   身边立着一棵老竹,露出地面两节处破了个大洞,洞口留有细丝。燕三郎拣起一块竹皮子探了两下,再拿出来一看——
   枝上挂满了大白虫子,每一只都在蠕蠕而动!
   这些虫长得像加大号的白蛆,身若纺锤,小眼黑嘴,每一只都是标准的土肥圆。
   燕三郎却道:“好东西。”
   “喔哟,是竹虫。”曲云河也凑过来看,“从前行军时常吃,这玩意儿油炸特别香!不过这么肥这么大,倒有些少见了。”
   顾名思义,竹虫就是寄生在竹子里的蛾子幼虫。人在征途能吃饱饭就不错了,如果在野外发现了竹虫,那就是欢天喜地喊加餐。
   猫儿只看一眼,十个尖爪在燕三郎颈窝挠了又挠,声音反而压得极低:“你敢吃,我十天都不理你!”
   她埋着脑袋不敢看,当然也没望见燕三郎嘴角翘起的一点弧度。
   他把竹皮连虫子一起扔得好远好远,才抚着白猫的后颈,像轻拍婴儿一般:“放心吧,扔了。”
   千岁感受到他振臂的动作,这才转过脑袋,没好气道:“玩够了吗,走快点!”
   曲云河落后两步,随意拔起路边的小草,发现至少有七八只蛉子趴在根部啃吸树汁。
   其实不怪千岁恶心,这里的林木虽然看起来茂盛,但生活在这里的昆虫好像——异乎寻常地多啊。
   山势坡度格外平缓,用不到几十息的功夫,两人一猫就爬到了山脊。曲云河伸手拦着白猫:“小心!再往前就掉下去了。”
   猫儿喵呜一声以抒发惊讶,燕三郎看清眼前景象,也下意识瞪大了眼:“这,这是?”
   山脊后方是什么?
   什么也没有,是万丈悬崖。
   此刻燕三郎就站在悬崖边上,看见了难以置信的一幕:
   大风吹开了白云,他赫然见到二十丈外、五十丈外,上下左右,都有一块又一块“山谷”,正如自己足下这一片。
   这样的地方不计其数,穿插交错。然而它们并不是悬浮着的,巨大的梗脉将它们与一棵巨木连了起来。
   “我们就站在娑罗树的叶片上。”就在他目不睱接时,曲云河的声音从身边传来,“这里就是娑罗树的小世界,或许可称作‘娑罗界’。每一片叶子都是一块土地。”
   尽管每片叶子都不大,可这里叶片不下千片,举目四眺,蔚为壮观。
   白猫抬头,看见了萌发中的一点嫩芽:“这里的树叶长得很慢吧?”
   “嗯,好像一年才长出一片。”
   所以,娑罗树已经有上千年树龄了吗?
   “这里可有智慧生灵?”
   “那就不清楚了。我上次来是由一头猿怪引路。它的部族曾经迁进这里,但不久以后又离开了。”娑罗树安静地呆在山谷里,所谓藏木于林,外人哪知道这里还藏着一个小世界?或许也正因它与世隔绝,小世界才能长久妥善地保存下来。
   “为何?”
   “这地方看起来安静和美,可是灵气不足。无论异士还是妖怪,都需要引气入身才能修炼,所以不能长久定居。”曲云河带着燕三郎和千岁往叶脉的方向行去。对人类这样的体型而言,宽大的叶脉和树枝就是四通八达的桥梁,他们能籍此通往巨木的各个位置。
   “不过时隔百年后旧地重游,我倒是感觉天地的灵气比上一趟丰厚了些,想来小世界的生长会产生灵气。”
   中途路过一片新叶陆地,植被稀稀拉拉,不是打黄就是枯蔫,看着有些荒凉。曲云河停下来正要刨坑,燕三郎却摆了摆手:“不种这里。恐怕种了也是白种。”说罢,怨木剑扎进土壤,飞快翻出一个小坑。
   两人就看到,坑底其实湿润,土色乌黑,也即是说土保持较好,黑土中混着许多芝麻粒儿大小的白点。
   曲云河吃了一惊:“这么多虫卵。”
   “嗯,恐怕整片地都被虫卵占满了,难怪植被稀疏,栽下种子怕不给它们送粮。”燕三郎指了指前头,“既是诚心交换了条件才进来的,那换个地方吧。”
   他们又走过几片大陆,终于找到一处看起来水土丰美、虫害较少的地点,这才在河边刨了个深坑,把娑罗树的种子埋了进去。
   燕三郎顺便也替千岁刨了个坑放种子,才问:“为什么娑罗木要定下这样的进门条件?”
   “我也不知,只要是植物的种子就行。或许就因为这里种植的成活率不高。”
   千岁接口道:“主因是这个小世界还不健全,生灵不能像外界那样繁盛衍化;直接原因嘛,你也看到了,这里虫子太多了!娑罗木作为这个世界的支撑,就希望从外界渡运一些生物进来。”她顿了一顿,“小世界想像大千世界那般,万事万物井井有条,规则法例自成体系,那就不知还有多远的路要走。方才我就觉得,这里生灵种类太少。”说到这里,她赶紧补充一句,“我是说,除了虫子以外!”
   昆虫可是个大类,但这里除了虫子,和吃虫子的虫子,好像就没别的了,有种安静得几近荒凄的感觉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