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6章 做贼的遇上打劫的

 ,
   想到这里,韩昭又下了一条命令:“来啊,把后背被贴字条那厮拖下去,打三记大板!”
   字条的出现,就说明巡守有漏洞,人员太松懈。
   眼看镇北侯带着一众军官急匆匆又赶回前线,千岁和燕三郎依旧趴在树枝上,半天没有吱声。
   “坏小子。”她故意伸指戳了戳他的太阳穴,“也动什么歪脑筋?”
   她若不起坏念头,怎么会用这个“也”字?燕三郎赶紧擦了擦额角,朝着谢家屯的方向一呶嘴:“我在想,那位泰公公或许能帮我们完成任务。”
   千岁挑眉低笑:“泰公公是堂堂御用大监军,阻止镇北侯砍一棵树是轻而易举罢?”
   韩昭有士气护身,异士拿他没辙,身边又是手下众多;泰公公却不一样,他下榻的民宅在谢家屯里,并且背靠大山,防守力量相比军营要弱了很多。
   对付一个弱鸡太监,总比对付镇北侯强罢?三岁小孩都知道怎么选。
   “有个问题。”燕三郎低声道,“我们要把泰公公藏去哪里?”
   “一旦卫人发现他失踪,一定会在娑罗城附近开展地、地毡式搜寻。”这些地方都被卫人占领,他们要把泰公公藏去哪里,才能保证卫人不会搜到,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?
   毕竟初来乍到,这里不是他们的主场。
   地毡式搜寻,这词儿来自千岁。他听了几回觉得,还挺形象的。
   这块土地上,到处都是卫人和攸人的眼线耳目,他们每次出动都要小心翼翼,这还是在敌明我暗的情况下。
   如果手里再多一个泰公公,那和夜里提个大灯笼游街也差不多了,谁能注意不到他们?再说这人必定也想方设法向外界求助。
   捉泰公公不难,藏起他却成了大问题。
   藏进城里肯定是不行的,再说郊区——莫以为郊野很宽广,事实上娑罗城的野外每年冬天都冻死过人,泰公公细皮嫩肉扛不住狂野的北风,塞不进山洞,只能住民宅。
   娑罗城外有多少民宅,卫人早就一清二楚,正常住人的、已经废弃的,哪一个他们不是了然于胸?大不了花点笨力气挨个儿搜寻,总能找到泰公公的。
   千岁眼珠子一转,给了燕三郎一个真情洋溢的微笑:“那不就有个藏身的好地方么?包准卫人找不到他。”
   她抬手一指,燕三郎微有犹豫:“可是,韩昭方才试验不成功。”
   “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。”千岁嘴角一勾,“相信我。”
   直到底下巡卫走开,燕三郎才蹑手蹑脚下树:“走,我们去请泰公公。”遁地符太珍贵了,万不得已才会使用。
   ¥¥¥¥¥
   泰公公在盛邑锦衣玉食惯了,这次奉命南下监军,二百里路舟车劳顿,实是把他折腾惨了。
   屋子破漏,炭火也不够暖和,泰公公本以为自己会辗转难眠,哪知躺下去不过小半刻钟,他就酣声如雷。
   边上的小太监倒是翻来覆去,难以入眠。
   不过门缝里飘进一缕浅淡的烟气,在昏暗的室内忒不显眼。它并没有什么气味,但小太监闻着以后,脑袋越垂越低,不自禁趴下去睡着了。
   面向大山的木窗打开,发出很轻的吱呀声。千岁和燕三郎挟人悄悄溜进,望见门纸上倒映两个影子。
   韩昭派了三个守卫给泰公公,一个守在窗外,已被千岁打晕了拖进来。另外两个还好端端站在门外,没留意到眼皮底下进人了。
   她取出一只嗅瓶,放到泰公公鼻下。这人睡着时还下意识抽鼻子,而后打酣打得更响亮了。
   “行了,动手。”这一点药物能让他睡熟如死猪,莫说被搬动,就是被丢进水里也不会醒。
   泰公公有一百来斤,是成年男子体重,此时的燕三郎搬运他也毫不费力。小少年很熟练地拿出绳索,将他双手和足踝牢牢绑在一起。
   这样,高大的泰公公就变成了一个三角形的粽子,可以任他提在手里。
   燕三郎才捆到一半,千岁忽然道:“有人来了——不是卫兵。”
   外头每过一会儿都有卫兵巡逻经过,她和燕三郎正是算准了时间上的空隙才动手的。外头快速接近的脚步声急促又不规律,不像卫兵的正经步伐。
   紧接着门外传来两声闷哼。
   门卫倒了。
   真没用!千岁低咒一声。只要再有个十来息就好了,这些废材就不能给他们多争取一点时间?
   燕三郎本来就是蒙好脸巾才过来,千岁往自己脸上一拂,就成了蒙面人。
   这个动作才做完,木门就从外头被打开,有三人一个箭步冲进来。
   这几人同样蒙面,手里握着武器,高矮胖瘦不一,动作都很利索。
   不过饶是他们早做好心理准备,看见屋里的情景也不由得一呆,齐刷刷站住:
   哨兵和小太监躺在地上呼呼大睡,炕前立着两个蒙面人,正把他们的目标、那个呼呼大睡的泰公公五花大绑,还绑得格外地……有创意。
   这是入室贼刚好撞见了偷盗现场啊?两边都不是什么正经人。
   “好了。”燕三郎大功告成,也把对方从惊讶中唤醒。最前方的黑衣人道了一声“上”,三人很干脆地扑了上来。
   千岁挑了挑眉。尽管对方压低声音,还是掩不去女性声线。
   并且,还相当年轻呢。
   四人出手狠辣,蒙面女更是一上来就刺向燕三郎,绝无拖泥带水。
   事实上,燕三郎看出她直取泰公公咽喉,竟然直接要置他于死地!
   他不假思索,拽着泰公公后退两步。己方后边儿就是土墙,退无可退,只有一扇小窗,战斗时钻出不易。这几人拦在正前方,把门都堵了。
   想悄无声息出去,看来是不可能了。燕三郎眼中寒光一闪,千岁已经道:“来,玩票儿大的!”忽然身化红烟,扑向蒙面女。
   蒙面女眉头一皱,左手弹出一个圆球,半空中爆成一捧金砂,其覆盖面很大,跟红烟撞了个正着。
   嗡地一声轻响,金砂突然散开,要从四面八方将红烟笼住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