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6章 解围

 ,
   几个汉子上前喝了声:“站住!”
   燕三郎乖乖停下脚步,转身。
   褐军头目晃着膀子踱了过来,把他俩从头打量到脚,问周围平民:“你们认得这两人?”
   众人摇头。
   他才问那两个食客:“你怎知这两个不是好人?”
   “他们是外来客,跟着官家车队来的!”
   “官家”二字一出,褐军头目脸色微变。方才褐军占领这个镇子时,的确遇到一支商队顽强抵抗,运送的却是给官兵的靴子。
   现在这几十号人的顽抗已经被打垮,原本给卫军穿的鞋履也变成了褐军的补给。所以,有漏网之鱼?
   这两人一看他的脸色就知有戏,更加大胆:“这小孩还养着一只白猫,娇生惯养。我们大活人都快吃不上饭了,他家的猫却顿顿要吃鱼肉!喏,现在就背在他书箱子里!”
   话未说完,燕三郎眉毛扬起,眼中闪过一丝厉光。
   “竟有此事?”褐军头目来了兴趣,“小孩儿,把你的书箱打开!”
   燕三郎摇了摇头:“我们没钱。”
   “有钱没钱,不由你说了算。”褐军头目笑道,“你看李财主,他也说自己没钱。”
   手下人都笑了,就要上前强行开盖。
   燕三郎薄唇微抿,看了看那两个食客,自己主动放下书箱,揭开盖子。
   众人只见白影一闪,有只猫儿跳进燕三郎怀里,一蓝一黄两只眸子环顾四周,毛茸茸的尾巴拍在燕三郎胳膊上,很是急促。
   白猫看起来有点紧张,燕三郎轻拍它后背以示安抚。
   至少那两名食客没说错,这猫儿白得像雪团子,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杂毛,还是鸳鸯眼儿,的确当得上“娇生惯养”这四个字。
   当今世道,赶路还不忘养着这么娇贵的猫,这一大一小看来是当真有钱!
   众镇民的眼神立刻就变了。
   这和检举本地的大户还不同。曲、燕二人都是外乡客,在乌桐镇人生地不熟,莫说抢了他们的钱,就是害了他们的性命,大概也没人会来追责吧?
   想到这里,有些镇民看待燕三郎两人的目光就像在看大肥羊,还要下意识咽口水。
   燕三郎只当未觉,把猫儿又放回了书箱,竟然还不忘解释一句:“它怕冷,不能见风太久。”
   褐军头目一呆,哈哈大笑:“好,好,你对这猫儿真是没话说,我对你也没话说。来啊——”他对手下道,“你们还客气什么?”
   那几名胸缝褐布的大汉立刻上前,要把燕三郎两人身上的财物都搜刮下来。
   曲云河后退两步,冷冷道:“我们从未为非做歹,就算官署拿人也要证据罪名。你们这般空手强掳他人财物,和强盗有甚分别!”一边低声对燕三郎道,“走。”
   褐军头目眯起眼:“把褐军当作强盗,可是要掉脑袋的!”
   镇上的褐军,怕不得有三、四百人。燕三郎已在心里暗估了数量,这时回身就往城门奔去。
   城门边就有饮马槽,平时供远道而来的旅客歇马之用。现在槽边就绑着几匹马,也无人看顾。
   千岁珍惜自己的愿力,燕三郎同样看重自己宝贵修得的真力,不想浪费在无谓的争斗上。
   尤其这场战争跟他一点儿关系也没有。
   肥羊儿要跑,褐军立刻刷刷亮剑。曲云河哪里会怕?手中光芒一闪,长枪已然在握:“让开!”
   一声沉喝,两个汉子就被挑飞出去。
   他二人的举动,就像往滚烫的油锅里甩进几滴沸水,褐军一下从四面八方冲来。
   燕三郎把一人踢出三丈远,目光闪动,左手捏了个诀。前不久才习得一样神通,好似很适合眼下这局面拿出来试用呢。
   不过他口诀才念了两个音节,就有一个清脆而熟悉的声音响起:“住手,是自己人!”
   紧接着,城门方向奔过来六、七人,突入包围圈,与燕三郎站到了一起。
   为首那人明眸皓齿,云鬓细腰,竟是贺小鸢到了!
   “燕公子,曲公子。”身处包围圈中,她还能从容向燕三郎二人先打个招呼,才转头对褐军头目道,“陈满当,可还认得我?”
   她抬起左手,掌心挟一只银簪,簪头独特,非凤非雀,却是一只展翅翱翔的老鹰。其细致处,连鹰嘴的弯钩、翅上的翎毛,都清晰可见。
   陈满当一直在皱眉打量着她,见到这支簪子就恍然大悟:“哦,原来是鸢姑娘!”
   贺小鸢冲他一笑,竖起大拇指,指了指燕三郎:“我可以担保,这两位跟卫人一点关系也没有。”
   ”好说,哈哈,好说。“陈满当知道她是什么人,很干脆地一挥手收兵,“都回来,别围着人家了!”
   众褐军和镇民都是一愕,前者悻悻收起武器,后者心中暗自可惜。
   “既是鸢姑娘的朋友,那就是自己人。”包围圈瓦解的同时,陈满当也笑道,”鸢姑娘,您这两位朋友怎会来了这里?“
   他还是语带试探,贺小鸢只当不知:”我约了这两位在附近会面,有事交办。“
   ”哦。“陈满当又寒暄两句,自去忙碌了。
   贺小鸢凑近两人,随手一指:“找个地方说话。”
   好巧不巧,她指的就是燕三郎方才走出来的小店。
   “好。”燕三郎不假思索应了,白猫却从书箱里顶开盖子,朝人群看了一眼。
   检举燕三郎的那两个食客正在低头往人群里挤,他们也不傻,两个外乡客既然有人罩着,那么他们最好溜之大吉。
   走进店里,桌面上的食物早就凉透。
   店主人不知跑哪去了,曲云河不得已当了回伙计溜进厨房,不一会儿提着一壶开水、三个陶杯出来,杯杯斟满:“还好,厨房里还有热水。”
   他端起杯子,还未碰着嘴皮,白猫跳出箱子,瞪了他一眼。
   曲云河的动作立刻为之一顿:“啊,我怎么忘了给自己拿个杯子?”脚尖一转,麻利儿又溜回了厨房。
   白猫这才大摇大摆走过去,低头喝水。
   这厢燕三郎抚了抚猫背,问贺小鸢:“看来你在义军里呆过一阵子?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