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0章 无论如何也要走一趟

 ,
   又吃喝片刻,他就站了起来,仗着酒意下楼了。
   白猫在座上等了好一会儿,一动不动。附近往来的食客见它安坐如山,半点不怕生人,都是指指点点。
   它理都不理,眼睛盯着酒杯,那里面还有半盅酒水,香得很哩。
   白猫舐了舐嘴唇,半眯着眼打盹。
   好一会儿,燕三郎才走了回来,在猫儿的注视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这才道:“不成。”
   他溜到底下的土垛边上试了试遁地符,毕竟这里离王宫城墙不过几十丈远,万一用得成,他们也不必费劲儿再去想什么蒙混进宫的招数。
   可是,没有万一。
   王宫设下禁制,遁术在这里用不出来。
   好在燕三郎是姑且一试,也没抱什么指望。
   他拍了拍书箱,示意猫儿进去:“走吧。”
   白猫看了看桌上的酒水:“这酒挺香,你给我打一角,留着晚上喝。”
   最后燕三郎不仅买了酒,还打包几份炒鱼面回客栈。
   本地人把鱼肉剔刺后剁成肉茸,加粉上屉蒸后切条,就成了鱼面。吃在嘴里弹牙劲道,又兼顾鱼的鲜美,极有特色。这一家酒楼敢拿它当招牌,是因为鱼面当中还加入了细小的鱼籽,咬一口面就有细密爆破的口感。
   回到客栈,贺小鸢也回来了,与曲云河一起吃了面,抹完嘴就笑着道:“跟我来罢。”
   她带着两人一猫离开主街,越走越偏,也不知拐了多少个弯,最后找了条巷子走到最底部。
   巷子深僻,周围无人。这里也只有一扇红木门,单门,独户。
   贺小鸢取出钥匙开锁,然后推门进去:“你们就暂住于此。”
   这里面是个两进的小院,生活家什一应俱全,不过到处积灰,天井下凝着厚厚一层冰霜,显然有一段时间没人住了。
   “客栈人多眼杂,不利于行事。这整条巷子都没住人,房屋都当货仓用。我们的人三个月前买下这个宅子,周围都知道进出这里的是商户,不会过多好奇。”
   燕三郎看她一眼。
   “我们的人”,当然指的就是攸国潜伏在盛邑的势力了。贺小鸢一早离开,显然是对暗号找组织去了,但不会将己方势力都曝露在燕三郎和曲云河眼皮底下。
   毕竟,他们不是攸人。
   细作本就无孔不入,盛邑的筛查再严密,也有攸国密探可以潜伏进来,伪装作正常人,一边过日子一边收集情报。
   这就是燕三郎想借力之处。毕竟他和曲云河在盛邑本地实是孤立无援。
   曲云河关好院门,布下结界,才返回来问:“王宫里的定星盘还能正常运作,这消息确凿无误罢?”
   贺小鸢没好气道:“我们用三条性命验证过,你说呢?”
   “那么蒙混进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。”
   “难度不止于此。”贺小鸢皱眉,“天耀宫很大,内部复杂,据说住进去半个月都认不清路。你们贸然闯入,九成九是要迷路的。”
   曲云河和燕三郎互望一眼。如果天耀宫的大致格局不变,那就难不住曲云河和千岁。
   “你们目的地在哪?”
   曲云河不假思索:“文心园。”
   “哪儿?”贺小鸢表示没听说过,“御花园?”
   “不是御花园,是个位于清养峰的小园子,紧挨着芳华殿。”曲云河说到这里明白过来,“哦,芳华殿是从前靖国女皇的住处,园子是她散心的地方,估计现在都被改了名字。”
   贺小鸢听到“清养峰”,不由得失声道:“你说的莫不是甘露殿,卫皇后的居所!它就在清养峰,外头的确有个小园,面积不大但是草木芳菲。”
   “原来被改名叫甘露殿?”曲云河耸了耸肩,“大概就是那里吧。”
   贺小鸢的神情一言难尽:“你选的这个地方,真是……难度有点儿大。”
   卫皇后的住处,防守必然比宫中其他地方更森严。
   贺小鸢:“……到底是什么宝贝,让你这么不要命地非去拿回来不可?”
   曲云河低声道:“是一坛酒。”
   燕三郎皱了皱眉。贺小鸢则笑眯眯道:“三十多年的陈酿,一定很香吧?”
   曲云河点了点头:“嗯。”
   “……”贺小鸢突然用力一拍桌子,“有没搞错,我冒这么大风险,就为你进去拿一坛子酒!你能市集上买一坛代替吗,钱我出!”
   “她抢了我的台词。”燕三郎耳边传来千岁不满的声音。
   “它无可替代。”曲云河面色平和,“你身上就没有一样在别人看来稀松平常,对你而言却重逾千金的东西?”
   贺小鸢一怔。
   有,当然有。
   “罢了,既然走到这里,无论如何也要进一趟王宫。”燕三郎了结他二人的对峙,对曲云河道,“说一说定星盘,我们找找它的弱点。这世上,没有东西是完美无缺。”
   他声音面容都很平和,却能一下就中断这场小小的不快。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的言行在这支小小的队伍里,已经拥有决定性的作用。
   曲云河也呼出一口气:“定星盘在我、嗯——”在他随靖国军出征之前,“在很久以前就遗失了,我万没料到卫国还能将它寻回,用它镇守王宫。这样说来,恐怕定星盘最开始的遗失与卫国先人还有些关联。”
   燕三郎点头:“一百年前,靖国还未灭亡时,卫国就已经强大。”
   “不要歪题。”贺小鸢敲了敲桌面,“说回定星盘。”
   “整个王宫共用到定星柱九千九百九十根,其实不仅是大小柱子,城墙、旗楼、戏台、角楼都用上特殊的材料,因此定星柱的覆盖几乎没有死角。但这样一来,定星盘必置于王宫中轴位置,不得擅自移动,才能将整个王宫的立像显示出来。”
   贺小鸢懂了:“也就是说,它不能移动,只能固定放于一处。”
   否则如何当得一个“定”字?
   “是。”曲云河接着道,“靖王宫在这里只建了一个香炉殿,原是观星、炼丹之用,安置定星盘以后,就要专派人手看护。如果香炉殿这么多年来继续沿用,定星盘多半还安置其间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