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3章 按步就班

 ,
   定星盘的监护者必须坚守殿中不能离开,一旦发现宫中出现异类,立刻就要差人前去处理,所以这个大殿还有专门的守卫供其驱策。如果是小事件,只消守卫赶去就能解决;如果潜入者了得,看守者立刻奔去香炉殿楼上敲响大钟示警,羽林军就会出动。
   “其中一名守卫名为董大成,盛邑本地人,今年二十七岁,家住城西南的集锦巷,婚后育有二子,分别是七岁、五岁。按照宫内规定,侍卫每月有一天可以回家。董大成昨天才拜托宫廷的采办太监帮他带回三斤香满楼的脆皮烧肉。那东西太出名,平时要排长队才能买到,价格也不便宜。”
   “他给孩子带的。”燕三郎立刻明白了,“那么董大成这两天就会出宫回家。”
   脆皮烧肉又香又甜,但吃多了就有点儿腻味,对成年人来说两三块足矣。董大成买上三斤这么多,不排除要找同事下酒,但最可能的却是带回家给一家老小吃。
   小孩子的味觉远不如成人灵敏,更喜欢香脆有味儿的食物,不怕甜腻。
   “他守在香炉殿,和定星盘的看守者必有关联。”贺小鸢吁出一口气,“我能查到的也就这么多,你要不要从他那里下手?”
   攸人在盛邑经营了几年,可是手很难伸进天耀宫去。并且香炉殿位于中部,那里根本不容外臣踏进一步,想打听消息就更难了。
   天知道,要弄到这么一点线索有多费力!这还是攸人安插了眼线到一家商户去,这户专给宫廷膳房定期供应米面。昨个儿才送了一批货进去,正好听见董大成过来跟采买太监打招呼。
   知道了董大成的行踪,后面她就好查多了。
   “好,辛苦你了。”燕三郎朝她一笑,“多谢。”
   有人名,有地址,这就好办了。
   ……
   入夜,集锦巷董家和乐融融,吃过一顿丰盛的晚饭。
   董大成家里人口简单,小夫妻头上就一个老娘,膝下两个孩子。他在宫里当差,一个月只能回来一趟,家里人都围着他转。
   饭后,阖家又闲话半个多时辰,妻子就哄孩子们去睡了。再过半个时辰,董大成的娘亲也要休息,夫妻俩才有机会躺进被窝,亲近了几个来回。
   外头那么冷,董大成却出了一身大汗,然后心满意足睡着了,坠入梦乡之间,好似嗅到了清淡的花香。
   怪哉,这个季节就开花了?
   可惜一个念头还未转完,他就迷糊过去,没发现床头立着两个人影。
   燕三郎皱了皱眉:“你用的药,是不是太重了?”都过了半个时辰,屋子还有丝丝甜香,千岁这是施了多少药粉?
   红衣女郎笑吟吟地:“你没听过么,要让男人放下戒备入睡,最好的办法就是令他精筋力尽。我不过是替他助助兴。”
   望着炕上睡死过去的两个人,燕三郎老实道:“没听过。”他在外头吹冷风吹了好久,若非千岁放药太猛,他是不是可以少等一点时间?
   千岁白了他一眼,决定不跟这小木头计较。她上前两步,将纤指按到了董大成的太阳穴上。
   ……
   天不亮,燕三郎就回到了自己小院。
   曲云河和贺小鸢都很精神,闻声走出:“如何?”
   “打听到一点消息。”燕三郎反手关上门。
   “董大成没有戒备,都说了。香炉殿的监守分作两班,每天轮一班,每班分作三个太监,固定各领四个时辰。”
   曲云河嗯了一声:“倒是比从前加派了人手。”
   人的精力有限,盯着定星盘太久容易走神,加派人手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。
   “那几个太监都住在宫里,莫说出宫,就是外廷也不去一步。”换言之,他们人在盛邑里想隔空对这几个太监下手,很不容易。
   曲云河却不气馁:“但这几个太监,也要与人接触。别的不提,他们和守殿的侍卫就是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。”
   燕三郎点头:“正是。”
   “监护定星盘的太监有六个……”曲云河轻吸一口气,“我们对哪一个下手?”
   燕三郎将打探到的六人情报都说了,贺小鸢听完,插口道:“不如选年纪最大的乌公公?他在明日子时至卯时值守。”
   燕三郎沉吟:“乌公公?”
   贺小鸢紧接着道:“他今年五十六了,守盘守了十来年,精力已经不济,其他守盘太监都比他年轻,熬夜的活计却排给他做,可见这人在宫里也混得很惨,别人都不把他放在眼里。你方才也说了,董大成还发现他守夜时私下饮酒,这种人最容易玩忽职守。”
   燕三郎和曲云河互望一眼,均觉有理。
   宫里是熬资历的地方,乌公公却被长年发派大夜班,想来这人庸碌一生,到老了更不用指望他奋发。乌公公大概也打算混日子过,否则怎会在守盘时偷偷喝酒?
   玩忽职守,这可是掉脑袋的重罪。
   只能说是过去十来年定星盘太平无事,让他早就麻木。有时就算是天大的危机,日日担忧,时时担忧,忧得久了,也就不挂心了,只余下长夜漫漫,不喝酒怎么好打发时间?
   “也即是说,只要在我们潜入文心园期间,让这老太监对定星盘上的异状无知无感就行。”定星盘或许不会出错,但人可以啊。曲云河做了个总结,“只要把时间控制在半个时辰内,还是可以办到的。”
   燕三郎接着道:“明晚入夜之前,董大成就要回宫履职,恰好能跟乌公公的班次对接。”
   曲云河神色一动:“你想通过董大成,在他身上动手脚?”
   “想过,但不好办到。”诡面巢子蛛是普通生物,不算精怪,是潜伏和入侵的利器,但仅限于窃听用。如果想让董大成带它进去,对乌公公下手,那个难度实在太大。并且董大成回岗一路上也不知会见过多少人,蜘蛛怎知哪个是乌公公?
   莫说小蜘蛛了,就是院里的三个人都不晓得乌公公长什么模样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