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5章 刺客的线索

 ,
   奇袭卫王失败,已经打草惊蛇,宫廷一定重兵把守。短时间内,她没有再行刺的机会了,也就不把时间耗在这里。
   攸人在敌后的行动,当然是有组织、有规模的,燕三郎好奇她处于什么样的位置,掌握有多大的权力,但他也清楚,贺小鸢不会告诉他的。
   “对了,你见到卫王了?”
   “见到了。我们做掉守卫冲进甘露殿,他和皇后腻在榻上,只穿着中衣,看见我们的表情像见了鬼。”想起那个场面,贺小鸢倒是嗤地一笑,“什么卫国天子,受了惊吓就像只瘟鸡,居然躲到皇后身后去了!”
   “那天上降下来的雷霆霹雳是?”
   “我们都快剁到他了,结果他抢先引动了护身的法器。”贺小鸢敛起笑容,“那东西威力无伦,我们事先都不知道。”说到这里,忍不住叹了口气,“我带进去的人,被它轰死了一大半。”剩下的死在围剿战里,以及、以及早先被她灭口了。
   这一次行动,还是准备不足。
   曲云河动了动眉***王保命的宝贝,能轻易让人知道么?
   “那么,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。”燕三郎很有礼貌地冲她微笑,“希望你早日康复。”
   贺小鸢张了张口,但最后也没说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。
   她心里的沮丧无以排遣。定星盘的运作机理、天耀宫不为人知的废井,她掌握着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,居然都没割下狗皇帝的脑袋,难道老天并不站在攸国这一边?
   燕三郎看出她要处理伤口,旋身走了出去。
   他得进城一趟。今回潜进暗河之前,他把白猫留在了盛邑。
   ¥¥¥¥¥
   天耀宫,蕴华殿。
   “自尽?岂有此理!”对燕三郎等人用出过风袋的灰衣卫长肃手立于下首,坐在书桌后头的男子听了他的报告,重重一拍檀木案,“柯严华,你连几个囚犯都看不住吗?”
   他年近三旬,细眉长目,面皮白净就愈显出黑眼圈深重,眼里也有血丝,显然一晚上都没睡好。
   都有人能潜进甘露殿谋他的命了,卫王心得有多大,才能高枕无忧?
   柯严华把头一低:“王上,我们捕到那四个反贼时就搜过全身,包括牙齿也没有藏毒。”
   卫王呵呵一声:“没藏?那他们为何暴毙!”
   “微臣要说的是,执行这类暗杀任务的死士,一般都偷藏自尽的药物。他们没带,说明幕后人另有手段,可以确保他们不会招供。”柯严华轻声道,“能够遥控人生死的术法很多,王上可要追查?”
   卫王挥了挥手,南方平反战事不利已经让他数月不得安生,再加上昨个儿半夜惊变,他现在火气很大:“死都死了,孤还管他们到底怎么死?你有那功夫,不如去查些有用的线索。”
   柯严华抿了抿唇,欲言又止。
   卫王看到了:“有话就说,在孤面前你还有保留吗?”
   “线索倒是有。”柯严华赶紧道,“虽然撬不开死人的嘴,但他们身上还是有些蛛丝马迹。这几人帽子上缀有红珠,虽然不值钱,但可以辟易甘露殿的檐兽攻击。檐兽的秘密,宫里知道的人恐怕都不会超过十个。”
   去掉他,去掉卫王,再去掉住在甘露殿的皇后,只余七人最多。
   卫王眯起了眼,好一会儿才道:“其他都是宫里的老人了……会不会是廖太妃?她不止一次夸过甘露殿雅致舒适。在皇后之前,她在甘露殿住过小半个月。”
   事关太妃,柯严华就不敢接腔了,只有卫王目光闪烁不停。
   “一年前,甘露殿有个奴婢忘带帽子走出,被檐兽直接啄死。那一幕,在场至少有五、六人都看见了,还惊动了皇后。”柯严华小心翼翼,“虽说事后把目击者全部处死,但难保消息没走漏出去,被反贼拿到?”
   卫王沉默,好一会儿才道:“不无可能。还有呢?”
   “这几人的衣著都很简单,没有明显标识,料子也普通,但其中一人穿的皮靴有点特别。”柯严华说着,到门外走了一圈,找进来一个大太监,后者入殿即跪,手里提着一只靴子,表面还沾了泥点和血渍。“这是积储司的徐公公,专领天耀宫的皮库。他认得这皮料的来源。”
   积储司专管王宫各类库藏,皮料库就归这位徐公公掌管。
   这是死人的东西。卫王面露厌恶之色,却还是道:“拿过来吧。”
   徐公公平时哪有机会靠近天颜?这时小心翼翼挪前几步,但不敢真地递到君王手中,只是提着靴子指给卫王看:“王上,就这一双,料子和做工都与寻常不同。”
   卫王辨认一会儿才道:“这是……羊皮?”
   “是。能穿皮靴的,除了朝廷官员、异士之外就是军中精英。”民间有云“穿靴带帽是官身”,普通士兵哪有那资格?他们穿的都是麻鞋、布鞋,起义军穿的甚至是草鞋,“这双靴子补过,您看这后补上去的革料。”
   卫王一看,靴子后跟处果然有补过的痕迹,可能原本磨损得厉害。他更不耐烦了:“到底要我看什么?”他又不是补鞋匠人,哪看得出那么多门道?
   “皮靴的料子只是普通羊皮,没什么特别的,但这块补上去的革料却不是。”徐公公把料子翻给卫王看,“料子上隐隐有细小麻点,大小不一,深浅不一,手抚有突出感,应是出自黑垣羊。”
   “黑垣羊?”卫王第一次听见这个名词,不由得皱眉。
   “这种羊皮质料不如中部,国内很少出现。黑垣羊这个品种也只在北部的戈壁滩上才有。”
   卫王瞳孔微缩:“北部,你确定?”
   “奴才少时随家父去过北境,在那里买过黑垣羊皮手套和袄子,印象深刻。”徐公公赶紧道,“库里也有黑垣羊皮,可以两相对照。”
   显然穿靴人长年生活在北境,靴子磨损了,他拿当地的羊皮修补,这才有了一双靴子两种皮料的特点。
   卫王深吸一口气:“北境?好,好得很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