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0章 可以提一个愿望

 ,
   她从前计算补灯的频次,都没把这种最高级别的红色任务计算在内。
   可遇不可求呀。
   燕三郎轻轻转动琉璃灯,望见上面细小的裂缝几乎都消失了,只剩下三条最大的裂痕依旧横亘灯面,沧桑又顽固。
   他知道琉璃灯相当于千岁的丹田,用于存储愿力;那么灯身的等阶就相当于人类的境界,从前千岁的愿力太宝贵,不能浪费在修灯上。所以它都要靠着吞吃天材地宝才能修补自身,如果这回他们能够完成血红任务,就能获得海量的愿力。
   那么千岁也就头一次能有充足的愿力分给琉璃灯,用于修补创伤。
   他抚了抚灯面:“修补完成,然后……会如何?”
   “如何?”猫咪瞪圆了眼,“当然是勇往直前地修炼啊,慢慢追回我百年之前的修为!那时你就会知道,千岁大人有多么厉害!”
   “哦。”燕三郎想了想,“那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
   “你……”千岁语塞,眼珠子转了两圈才道,“你也有一颗苍吾石在手,可以提一个愿望。”
   “什么愿望都行?”
   “或许吧。”白猫伸了个懒腰,“这得进去了才知道。”
   燕三郎还是疑问重重:“如果能满愿,为什么靖国女皇和卫王都没有用掉它?”
   “普通人垂死才有机会神游的地方,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找到的。”白猫眯着眼,“或许那两人也不得其门而入吧,否则靖国女皇的心愿或许是拨乱反正,而卫王大概想要平定四海,君临天下?”
   “所有帝王的心愿,都是这个么?”燕三郎打了个呵欠,“无趣。”
   “无趣?那是你还没到那个境界!你现在天天修炼就很有意思了么?”千岁嗤地一笑,“所谓在其位谋其政,你要是当了一国之君,吃喝玩修,什么都享受过了,什么都没意思了,自然就会有更高追求。多数有为君主,追求的是身后流芳百世,最好是千秋万载都为世人传颂。否则人死如灯灭,十几年后谁还记得你是谁?”
   她悠悠道:“声名千古,这是另一种活法。”
   燕三郎还是兴致缺缺。他是个务实的人,目前对名声、功业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无感:“所以,怎么进弥留之地?”
   白猫不说话了,长尾在桌面上扫来扫去。
   燕三郎定定看了她几眼,恍然大悟:“哦,原来你也不知道!”
   “我又不是万事通!”她有些恼羞成怒,“怕什么,船到桥头自然直!总会知道的。”
   这一百年来的各任卫王好像不这么想,燕三郎不相信他们没有卖力寻找。不过看着白猫跃跃欲试,就差把尾巴翘上天的模样,他还是别浇她一头冷水了。
   他隔着衣襟握住了木铃铛。
   为什么苍吾石的出现,会牵动天机?这任务做到哪一步才算完成,是取得卫王的苍吾石到手,还是得带着石头进入虚无之地才算数?
   恐怕,到时候才会知道。
   猫儿难掩心头激动,在桌上来回踱了几圈才道:“苍吾石对卫王来说也是传家宝,可不会乖乖拱手让给我们。曲云河已经回去了,光凭我们两个,恐怕,唔……”
   “走一步看一步,先弄清苍吾石嵌在哪一顶帽子上。”燕三郎深谙饭要一口一口吃的道理。哪怕看起来再荒谬绝伦的目标,只要能拆出具体的前后步骤,就有可能执行下去。
   “问不到的。”白猫翻了个白眼,“靖国王宫的宫人有三千多个,卫国也不能少了,又是各司其职,膳房的不懂造办的活计。想知道苍吾石的下落,并不是你在宫里随便抓个太监就能问清。”
   燕三郎顺着她的话往下说:“至少得是卫王的心腹?
   “对。”白猫冷笑,“得是心腹,通晓卫王身边大小琐事。这种太监职位都不低,还住在天耀宫的内宫里,多久也候不到他们出宫一次。现在曲云河和贺小鸢都离开了,要打探这种消息,我们人手明显不足……”
   话说到这里就顿住了。
   千岁长长“哦”了一声,一下子恍然:“臭小子,你算盘打得倒好!”
   “这不是有个出门在外的卫王心腹么?”燕三郎轻抚猫头,微微一笑,“不如就从他身上先下手?”
   “这回就不着急了。”这回任务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,白猫长长透出一口气,“现在这位老熟人在哪?”
   说话间,外头响起了敲门声,卫兵严查入户了。
   这套院子的购买手续完备,住户成分简单,卫兵进来走了一圈,没什么好搜的。
   燕三郎出示武备令,有个卫兵满脸狐疑:“这武备令是你的?”这小子才十二、三岁吧,有什么资格?
   少年一脸镇定:“这上面有名字,我的名字。”
   这人还要说话,他的同伴一把拽住他,而后对燕三郎笑得亲切:“打扰了啊。他新来的,不懂事!”
   “无妨。”燕三郎当着他们的面咣当关上门。
   这几人走出十余丈远,卫兵才奇道:“那小子毛都没长齐,哪来的武备令?”
   他的同伴年长个几岁,满脸不耐烦:“你吃撑了管那么多?武备令就是王上特颁给高人的许可令,都是自己人,别说运送武备,就是私掠、杀人,我们都要睁一眼闭一眼。我听说这种武备令多半颁给异士呢。光看一张脸,你能知道那小子是不是异士啊?”
   ……
   接下去几天,燕三郎并没有急着离开,而是游走于偌大的盛邑城。
   现在没有贺小鸢给他们提供情报了,他就得自己来。
   作为一个百年老城,盛邑有不少名胜古迹,燕三郎吃喝逛游,哪一样也没落下。
   普通人要讨生活,生意人要做买卖,这样的繁华大城,封锁个两天最多了,不管抓没抓到刺客、反贼,城门都得照开不误,沿街的铺子照样入夜以后才勉强打烊。
   城里生意最火爆的几家饭庄、茶楼、酒肆、旅店,都有燕三郎的身影。就连名头最大的红馆坊“笑香楼”,他也“不慎误入”一回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