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7章 斩!

 ,
   镇北侯自己被困青苓城,传递消息可不容易。方才她还望见雀鸟从天空飞过,结果被褐军射了下来。
   “那就去找知情人。”燕三郎向着褐军大营一指,“镇北侯的对头总会知道吧?”
   “你想先潜入褐军大营?”好麻烦呀。
   “就算能潜入,也不好弄到情报。”燕三郎从怀里掏出一只小小木哨,“不如找熟人帮忙?”
   千岁一看就笑了:“是个办法。不过她八成不在军营。”
   燕三郎奇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   “这儿并非她用武之地。”白猫向着褐军大营的方向投去一个鄙夷的眼神,“再说这底下十几万个大男人,臭哄哄、脏兮兮地,正常女人都不喜欢呆在军营里。”
   十几万人驻扎在野外,卫生条件肯定不好。
   再说行军打仗吔,谁会天天洗澡更衣?褐军本身不是正规军,又以农人和平民居多,身上的衣服一穿至少两三个月,从夏天一直穿到秋冬季都不洗,再沾上血渍、马粪、干草和尘灰,可谓百味俱全,还有些人天生狐臭,可拒他人于十丈之外……
   燕三郎眨了眨眼:“那么风立晚呢?”
   风立晚作为梁国左将军,要带兵打仗免不了住在军营里面。
   “她是统帅,想跑也跑不了。”这小子越来越喜欢跟她讧了,千岁翻个白眼,“有条件谁不跑?唔,最近的村镇有多远?”
   燕三郎想了想:“来路上仿佛看见一个村子,大约是三、四十户规模,离这儿很近了。”
   “走。”千岁催促他,“去碰碰运气。”
   燕三郎转身往村子方向走去,一路上小心避开褐军派出来巡逻的探子。此时为多事之秋,他一个不相干的外人出现在战场附近,很可能被当作奸细抓起审问。
   这些麻烦都与白猫无关,她只需要舒舒服服地躺在书箱里,任少年背着就行。
   她在书箱壁上噌噌磨爪子:“你猜,韩昭会怎么降罪那个私自出战的将领?”
   她对战场远比燕三郎更熟悉,这时已经看出杨翎并非领命而出。
   燕三郎想了想:“五十军棍?”
   “这么轻?”千岁换了个问法,“好好想想,如果你是韩昭,会怎么处罚他?”
   她早发现这小子偷偷读了好多兵书,成天又抓着老师连容生问行军打仗的事,就不信他不曾在心中琢磨过这些。
   如果是他?燕三郎晃过两个巡兵才道:“有将领私自出战,说明韩昭在军中的威望……不足?”
   “嗯哼。你都能看出来,茅定胜、童栗当然更不在话下。”他从小就表现出抽茧剥丝的推断能力,被千岁所看重,“还有呢?”
   “后援也不知何时能到。为了青苓城能撑得更久一点,韩昭势必要撑起自己的威信吧?否则一乱则百崩。”燕三郎顿了顿,“换作我是韩昭,对于这违令出战的将领,我会……”
   ¥¥¥¥¥
   杨翎脸上疼痛,很快从昏迷中醒转,发现自己被带至府衙当中。围城期间,这里暂时被征用于卫军会议所在。
   他第一眼看见的是石从翼的大脸。后者正在掐他人中,见他醒来才缩手指。
   镇北侯位于正中,庭院里众将罗立,气氛森然。
   杨翎一下子清醒了,起身向着韩昭跪倒:“末将有错,请侯爷责罚!”
   “哦?”韩昭负手而立,任他跪在地上,“你犯了什么错?”
   “末将不该、不该受不住侮骂、抗命出城!”杨翎冷静下来,满脸羞愧,“险些被反贼把城门撞开。”
   他认错的同时还要强调主因,是受不了褐军的谩骂才冲出去杀敌。
   “你受不住骂,就要有人付出代价。”韩昭面色冷肃,“你带出去的八百人,只回来四百多个,剩下的都送命给褐军了。现在,你解气没有?”
   杨翎满面通红,呐呐不能成言。
   “从昨晨起,我就三令五申,闭城静候援军,不得应战。”韩昭踱到他身边,“违令者?”
   “斩!”石从翼声若洪钟。
   众将色变,有一人忍不住站出来道:“侯爷,杨副将也是一时气急,不想徒长逆贼威风,这才出城。”
   另一名老将也出列:“正是。杨副将确是抗命,然确是不可多得的猛将,时下青苓城告急,侯爷何不责他戴罪立功?”
   韩昭脸色越发森寒。
   他不见有人再开声,这才问道:“还有谁,想替他求情?”
   他语气平直,谁也听不出情绪,只有石从翼这样跟随他多年的老部下,才知道镇北侯怒气值正在飙升。
   还有第三人也想开口,惯会察颜观色的同僚一把抓住他手臂,冲他摇了摇头。
   韩昭等了几息,目光从在场将领脸上一一扫过,这才缓缓道:“我早就说过,违命者斩!军令如山,岂容更改?来人——”
   杨翎蓦然抬头,脸上血色尽失。
   众将领里头立刻跪下了四五人,急声道:“侯爷三思!”
   求情声此起彼伏。
   韩昭突然一笑:“原来你们都道,怎样违抗军令都罪不至死?”
   这笑容格外凌厉,众将领都不敢言。
   镇北侯这话,没法儿接。
   韩昭向着城门方向一指,“若方才关门不及,褐军冲杀进来,你们还有机会杵在这里替杨副将求情?”
   声浪暂歇,众将先前都站在城垛上,看见底下惊魂一幕。若非韩昭舍弃最后百人、强行关门,青苓城的关口怕是守不住了。
   他轻飘飘说了一句:“人呢?”
   立刻有四、五名卫兵站了出来,肃手候令。
   众将就听韩昭声音仿佛凝着寒霜,一字一句:“把杨副将带下去!”
   这几人一拥而上,扣住杨翎肩膊。其中一人还是异士,祭出的是一套精纹铁锁,可以自动缚人,一旦拿住,对方难以逃脱。
   他们拖着杨翎就往外走,后者终忍不住大呼:“我又不曾令青苓城失守,你就要斩我!”
   石从翼冷笑:“说得好!你若是令青苓城失守了,侯爷现在也没空斩你。”
   杨翎被拖到帐外,凌厉的呼声仍然传了进来:“韩昭你也不是个好东西!王上为什么非要把你从东南前线调过来,以为我们不知道吗?你这个……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