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6章 找到了

 ,
   可是底下的镇北军也不是吃素的,精锐当中夹杂着异士,手足并用往上攀登,要将悬崖上的杂碎尽快清理。
   崖下、谷底,都打得热闹非凡。
   “井底之蛙,赞叹完了就赶紧找出泰公公。”千岁时刻牢记燕三郎的任务,一点多余的麻烦都不想碰。“那厮怕死得很,不是处在大军包围的中心,就是落在后方了。”
   燕三郎左右环顾,望见西侧有一整条山岭突出,像匕首一般深深扎入谷地,于是放开脚步往那里奔去。
   沿路上,俱是厮杀。
   壁上观与局中战,感受截然不同。
   燕三郎冲入战场,血烈与肃杀之气扑面而来。在这里,刀锋与鲜血、呐喊与哀嚎、进击与闪避,无时不刻都冲击着他的神经。
   他的心跳突然加快,连千岁都听见他心潮澎湃,窥探他瞳孔突然收缩。
   经脉里的几条小龙忽然活跃起来,摇头摆尾四处钻营,想要冲破身体的束缚。
   它们天性残暴,突然被战场上无处不在的戾气牵引,一秒钟就从慵懒变作了极端好斗!
   若是在动身往红磨谷之前,真力小龙的逆袭说不定立刻就引发他的全身瘫痪;然而吃过一次亏以后,燕三郎对它们再也不敢放松警惕,这几个祸害刚刚游动起来,他就封闭了附近穴窍,又强行镇定心神、平复气血。
   他既然有备在先,这几条小龙再不甘心,也被他飞快镇压下去,没有闹出什么乱子。
   千岁望着他眼中光芒闪动,心里却在思忖。
   战斗会激发雄性生物的热血本能,然而这小子的反应每次都有些过激。可见他的天性远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平静和缓。
   这一次,木铃铛到底为阿修罗挑选了一个什么样的主人?
   燕三郎却不像她那么悠哉,瞬息万变的战场让他没空多想,只能朝着目标飞快前进,一路上还顺手打翻了几名迎上来的镇北军士兵。
   他身材虽不高大,气力却很惊人,也不见他怎样停顿,欺到近前的敌兵都飞跌出去。
   燕三郎听见身后脚步声也未作理会,只是埋头前冲,还顺手抢了一副弓箭,千岁却笑不可支。
   等他奔到山岭尽头一回首,才知道她在笑什么:
   他开道太快,其他褐兵干脆就跟在后边儿拣现成的。等他冲到终点,后面也跟进了一长溜儿的褐兵,其中两个还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一声:
   小兄弟,好样的,你是哪位将军旗下?
   燕三郎也不理会,只低头往山谷扫视,寻找自己的目标。
   站在这里一览战场,俯瞰两股钢甲洪流撞在一起,独处江心、浪遏飞舟的震撼油然而生。
   每分每秒,都有人在卖力厮杀。
   每分每秒,都有人血染黄沙。
   燕三郎做了几次深呼吸,才极目远眺,往镇北军正中位置看去。
   想在莽莽战场上寻到泰公公的身影,谈何容易?
   他看了一小会儿就摇头:“不在中间,那里流矢可以射至。”褐军站在山头上往下放箭,臂力上佳者,就可以射到镇北军的中间位置。
   普通军人可以顶命硬上,可是泰公公那么惜命,不敢站去那个位置。
   他沉吟道:“说不定在战车里。”
   战场上果然有几辆战车横冲直撞,连车带马都覆着坚厚的板甲。可越是强横的战力,就越可能成为敌人的目标。
   泰公公敢呆在里面吗?
   “不用瞎找了。”千岁适时出声,“你往西侧瞧,我已经看见泰公公了!”
   西侧?燕三郎转头向西,盯了半天一无所获。
   “你在看哪里?”千岁不满,“西边的小树林里,看仔细了!”
   西边果然有一片小树林,叶片稀稀拉拉,没能将林子里的车马掩住,但那里距离战场中心实是有些远了。
   “那是……辎重队伍?”泰公公居然和后勤队伍呆在一起?燕三郎皱了皱眉,头一回见到监军离自己的军队那么远。
   “有点儿远,唔——”千岁一转念就看清了附近的地形,“绕过去,快点!”
   镇北军的辎重队伍在山的另一侧。他们不上前,褐军也不把他们当一回事,的确安全。
   燕三郎立刻转向,往山侧奔去,路遇两个褐兵正好要提起满桶火油泼去两块圆石上。他想也不想,抢过人家的油桶,一把将它们收入了储物戒中。
   “喂!”这两个褐兵吓了一跳,指着燕三郎大喊,“你干什么!”
   燕三郎不答,压低头盔,只甩给他们一个背影。
   他速度其快无比,这两人只追出三五步,少年就消失在兵潮当中,恰好又有两个镇北军人爬上来,挡住他们。
   “算、算了。”这两人怏怏转头对敌。山上的石头那么多,犯不着跟个莫名其妙的强盗较劲。
   燕三郎放开手脚,在狭窄的山脊上依旧快逾奔马,连收了好几桶火油。
   这小兵不听从指挥,一路上也不知多少褐军军官吼他,他置若罔闻。旁人只觉身边飙过一阵风,待回头时,他的身影已在数丈开外,追也追不上了。
   终于,他赶到了山的另一侧。
   扶住小树往下看去,燕三郎逡巡许久,终于在一辆灰车边上望见了久违的泰公公。
   他奔到近前才发现目标,千岁却一早就察觉到泰公公的存在。双方道行上的差距,由此可见一斑。
   如今这位监军骑在高头大马上远眺战场,不时指指点点,自有旁人点头应和。哪怕身处大后方,他也被十来名侍卫团团围住,护得滴水不漏。
   就算是韩昭本人,也没有这么大的排场。
   显然泰公公在挲罗城郊被绑架过一回了,心有余悸,此后行事处处小心,力保人身安全。
   “想怎么下手?”千岁的声音显出她兴致盎然,“你一个人可对付不了这么多护卫!这里面还有高手呢。”
   -----水云有话说---
   全新一周又开始了,求推荐票票和月票,另外书评区解锁福利重新开启,可是难度太大,请有空的亲顺手去点一点或者回复吧,感谢。(右上角打卡+五次回帖和点赞)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