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2章 镇北侯的八百两

 ,
   “哦,那郎中当年说过,打一拳之前要先吓人一跳,把心脏吓缩了。”燕三郎的表情很老实,有问必答,“否则这一拳直接打在心尖上,会把人打死打残的。”
   谁中了勾心一拳,都不会好受的。
   “他说,癔症无非心疾。”燕三郎又补充一句,“药石不起效,只有用上非常手段。”
   在场的人听懂了大半,泰公公在下午的乱战中受了惊吓,才害此惊惧之症。燕三郎用的法子是以毒攻毒、以惊压惊,反有奇效。
   泰公公也能听懂,急急道:“我这便是好了?”
   话才说完,脸上肌肉不受控制又抽抽两下,表情滑稽。
   “没有这样快。”燕三郎眨了眨眼,“最好休息上两三个时辰,剩下的毛病,大夫应该都能治了。”
   军医很是配合:“监军大人受苦良久,面部需要舒缓,否则会遗下毛病,今后容易抽痉。待我施上几针,您再服些安神药物,睡上几觉也就没事了。”
   他亲口给了诊断,泰公公这才安心。先前他难过得天昏地暗,这会儿心神放松,立刻就觉困意上涌,恨不得倒头就睡。他打了个呵欠,勉强谢了镇北侯两句,眼皮就要耷拉上了。
   就在这当口上,他听见李校尉道:“徐虎救治监军有功,侯爷是不是该厚赏啊?”
   徐虎是李校尉的兵,既然治好泰公公,他就想给自己人邀功。
   泰公公瞌睡虫上脑,没几息就睡着了,但他陷入黑甜之前犹有些忿忿。那个小兵虽然治好他的病,可用的手段太糟糕,居然是当众打脸!他堂堂御派监军,今午被褐军那帮泥腿子拽来抢去,已经失了颜面,晚上更被一个小兵啪啪掌嘴,那是把他面子丢去了地上,再伸脚踩个稀巴烂!
   是可忍,孰不可忍,他想弄死这个小兵!
   可这些事儿吧,要等他睡醒以后再从长计议。他实在太困了……
   才过数十息,泰公公就起酣声。韩昭和李校尉往外走,燕三郎自然随同。
   这里没他们什么事了。
   走出屋外,抬头就见星斗满天。
   夜已深沉。
   方才燕三郎又打又掴,众人惊呆,目光都集中在他左拳。屋子里光线很暗,连韩昭都未留意到一缕红烟从燕三郎垂落的右手指缝里钻出,顺势溜进泰公公袖子里去了。
   韩昭走在小园里,一路沉默。
   他不吭声,李校尉和燕三郎自然也不敢说话。
   待走过月门,韩昭才突然出声:“在你的老家,郎中也是掌掴妇人?”
   “那倒没有。”燕三郎侧了侧头,声音甚至有些赧然,“郎中拿银针扎她;我不会,只能打耳光,想来效果一样。”
   李校尉愕然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韩昭嘴角也扬起一点弧度,心情甚好。
   这孩子,有意思。
   “你救起监军有功,想要什么?”韩昭温声,自有一股威严。
   走进这栋大宅之前,燕三郎就排好了腹稿:“我听说城里的醉红楼名气很大,想去那里吃顿好料的,再住进一个晚上,洗个热水澡。”
   醉红楼是青苓城里数一数二的大酒楼,恰好就在这宅院边上。随着千岁修为逐渐恢复,她能够离开木铃铛的距离也在逐渐拉远,但燕三郎暗测过,最多四十丈。
   醉红楼就在这个距离内,他不能远离泰公公,这才方便千岁对大太监动手。
   他的语气,活脱脱就是个乡下来的土包子,没见过世面。韩昭纵是满腹心事,也被他逗笑了:“好办。李校尉,他的愿望交给你了。”
   “好嘞!”李校尉应得很痛快,“我这就带他过去。”
   韩昭却又接着道:“赏罚要分明。你功劳大,不能这么糊弄过去;但赏得厚了,又恐泰公公不悦,于你今后有碍。“毕竟这少年掴飞了泰公公的脸面。他沉吟了一小会儿,”这样罢,我个人私下再赠你白银八百两,这就不要外传了。”
   然后他就看到,少年的眼睛一下子亮了,回答也很响亮:“多谢侯爷!”
   身为春明城有名的小富翁,燕三郎自然不缺这八百两。不过韩昭赏罚有据,让他对这位镇北侯的好感又有加深。
   韩昭从怀里取了银票给他,这才指了指大门:“去吧。”
   他杂务缠身,还有许多事情要办。
   燕三郎临走前看了他一眼,镇北侯眼角涨着血丝,眉心还有一抹倦色,但隐藏得很好。
   守护青苓城的重任,乃至平遏叛军的重任都压在他身上。过去这些天,他也不好受。
   ……
   李校尉执行镇北侯的命令很到位,果然将燕三郎直接带去了醉红楼,叫了满满一桌子好菜,又掏钱要了一间上房给他。
   看着燕三郎抓起酒肉就往嘴里塞,活脱脱八百年没吃过肉的可怜模样,李校尉笑骂一声:“吃慢点,也不怕丢人!这又没人跟你争抢。”
   这小家伙今天给他好大惊喜,不过军中还有事,李校尉只得随意问了两句,又交代燕三郎好吃好睡、明晨归队,这就匆匆离开了。
   待他走后,燕三郎才放缓了吃喝的速度。
   老实说,醉红楼的饭食不咋滴。倒不是说大厨手艺不行,而是青苓城被围困这么久,粮食早就拮据,又要优先供应军队,这会儿哪还能剩下什么珍馐食材?
   反倒是这里的酒水不错,燕三郎斟了两杯,就觉这味道必得千岁喜欢。
   于是他又要了整整两瓮。有韩昭买单,他不需要客气。
   酒足饭饱,他才回屋脱下军装,洗了个热水澡。
   热气袅袅中,燕三郎闭目靠在桶沿,回想今日种种。
   为了取信于李校尉、韩昭,他谎称自己出身圆山大别沟。谎言中的细节越多,旁人对他的怀疑就越少,燕三郎很早就懂得这个道理。当然,天黑以后,千岁要从其他小兵记忆里弄到这点讯息不难。
   至于泰公公狂笑不止,当然不是什么笑癔症,而是千岁调制的药物使然。燕三郎在下午的乱战中借机靠近泰公公,将药物打进他手背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