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1章 抢还是买?

 ,
   听完诡面巢子蛛传来的人声,燕三郎和千岁面面相觑:
   “我们遇见了廖家大小姐?”
   “好像是呢,这叫瞌睡了就有人来送枕头。”千岁笑吟吟道,“这位大小姐叫什么名字来着?”她很少去记小人物的名字呢。
   “廖红泫。”燕三郎一贯细心。
   “如今廖家的老头子被下在狱中,小王子下落不明。”千岁啧啧两声,“这姓朴的官衔不小,却亲自过来追查廖红泫下落。看来,她这里有些线索。”
   “赶上贺小鸢再说。”方才诡面巢蛛传话时,燕三郎就已经展开身法,从密林拐去了官道。
   一阵风驰电掣,前方即有灯光漏出。
   夜晚的郊林安静,路上也没几个行人,但官道上的驿站仍然会为所有旅人点亮一盏气死风灯。
   燕三郎奔近驿站,推门而入,对上打着呵欠来迎的掌柜道:“我买匹马,赶路用。要这里最好的马。”方才那牧区的三匹马都被骑走了,他只能另外设法。
   “有……”店里光线昏暗,掌柜先应了声,才发现来者居然是个小小少年,不由得一怔。
   这小子,看样儿最多也只有十二、三岁吧?
   掌柜的眯了眯眼,心里打起了小九九。这是盛邑附地,驿站作为情报往来的必经通道,受到官家严格管控。平民不知天家动态,驿站掌柜却很清楚王廷正在通缉廖家余孽和十二、三岁、形迹可疑的少年。
   眼前这一位年纪符合,又是孤身夜半入店,怎么看都在形迹可疑之列啊!
   他反应也是极快,笑眯眯道:“有的。小客人您稍候,我去备马。”
   这驿站很小,只有两人干活,一个管人事,一个管马事。掌柜说完就往后堂走,打定主意要去通风报讯,再尽量拖延。毕竟给马儿整备待发,时间可长可短,外行人哪里懂得?
   不意眼前少年却踏前两步:“我去挑马。”
   “啊……来,这里请。”掌柜无奈,把人领去后厩,迎面正好遇上马夫,当即朝他呶嘴打眼色。
   “老大,你嘴怎么了?”马夫莫名其妙,“夜风吹多了抽筋吗?”
   “你才抽筋,你全家抽筋!”掌柜气坏,这么没有默契!他往身后一指:“这位小客人要买马,你带他去挑,好好挑!”最后三字咬音很重,他自个儿要去外头放讯号。
   “哦。”马夫应了一声,带燕三郎去了后厩。平时掌柜说“好好挑”,就是让他讹个高价,这个他省得。
   马厩分里外两层,外层只有两匹马。
   马夫指着它们道:“二选一,有看中的么?”
   燕三郎如今骑术了得,一眼看出它们资质实在平常,于是走向里层。
   那里栓着四匹马,个头、毛色更佳。
   他才走出两步,马夫就伸手去拦:“哎哎,那是官家的马儿,你不能用!”
   驿站的首要功能是情报讯息的加急传送,然后才面向平民营生。所以这里养的好马首先是为服务官家,吃的料最好,受到照顾最精心,并且不能买卖。
   燕三郎伸手一拂,马夫不由自主打了个趄趔,倾到一边。就见少年直接走到最好的栗色马身边,拍了拍它的脖子:”就是你了。”
   “这马不卖!”马夫见他自行取过马具,赶紧抄起耙草的干叉对准他,“放下!”
   燕三郎冲他一笑。
   掌柜才去外头放起讯号,就听马蹄声得得。他刚回头,有一骑擦身而过,竟是那少年骑走了最好的一匹马!
   他正要开骂,一锭银子砸过来,打得他肩膀生疼。
   那可是好大一锭银子,能抵他大半年收入了。
   掌柜呆了一呆,栗色马已经融入夜色之中,连蹄声都不复闻。
   那少年的骑术,甚是精良啊。
   不到数十息,有三骑沿官道从后方赶来,冲入驿站就问:“何事传讯?”
   官爷来得这样快,破天荒头一遭儿啊。掌柜愣了愣,发现当前一人浓眉朗目,满身英气,后面两个同样健壮,但都着常服。
   “你们是?”掌柜犹疑。
   对方伸手亮出一面令牌:“我等乃是巡官,领命便宜行事,见到这里红火为讯,意十万火急,于是来察看一番。”
   他拿出来的令牌黑中带金,只是一晃,掌柜待要细看,对方已经收起。但他说起“红火”却没说错,盛邑地区以红、青、蓝三色雷火示警,红色为最高等级,意为“十万火急”。
   这种事儿被列为机密,普通百姓不知。
   再说这人目光如炬、气势强大,掌柜竟不敢与他四目相对,想来这也绝不是个埋首油盐醋的百姓,于是伸手向着栗色马奔去的方向一指:“就在方才,有一少年抢了我驿站的马儿,往那个方向去了,年龄在十二、三岁,像被官家通缉。”
   这人面色微变,打了个手势,其他两骑都跟着他往那个方向去了。
   掌柜挠了挠头,摸了摸袖子里的大银,心里美滋滋。
   谁又过半刻钟,官道上又传来马蹄声。
   这回就杂乱得多,显见来者甚众。
   咦,今晚这条官道好像格外热闹哈?
   声音在黑夜中传出很远,掌柜出去观望,见十七八骑如飞而至,一律是官方服制。
   马未停稳,领头那人开口就问:“何事传讯?”
   好熟悉啊,一字不差。
   掌柜赶紧将方才少年抢马的事儿又说了一遍。
   第二遍说来可就顺口多了,还加入了不少细节,比如那少年唇红齿白,长得挺秀气的,身后还背了个大书箱子……
   当然,他只字不提自己有大银入账。这个时候,他注意到其中一个官爷肩膀上坐着个小木头人。
   见过遛狗遛鸟的,没见过大半夜带着木头人遛野外的。这些大爷的爱好可真奇特。
   朴大人问过少年形貌,不怒反喜:“好极,我们离得很近了。”大手一挥,众人重又策马追去。
   有小气鬼指路,再加上他们的座骑比驿站里的还要好,追上对方不难。
   掌柜张了张口,正想说出先前还有第二路追兵,朴大人一行却已经拔腿就走,留下他站在路边吃灰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