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4章 千岁参战

 ,
   并且要速战速决,绝不能拖泥带水——
   方才顾吉山放青色烟火上天,那讯号显眼已极,韩昭能看见,其他人自然也能。本地巡卫和宣龙卫恐怕随后就会赶到。
   朴鱼自然想要拖延时间,而他,最缺的也就是时间!
   也就在此时,韩昭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女声:“影魔!是你的影子被拖住了。”
   这声音清亮悦耳,还带有几分磁性。韩昭下意识一低头,果然看见自己的影子出了问题!
   有句老话叫做”如影随形“,影子自然是跟着人走,跟着人的动作而变形。
   不过韩昭的影子上,却额外冒出几个圆球一般的黑影,它们的形体圆滚滚,却有长手长脚,此刻正拽着韩昭的影子用力往反方向拖拉!
   韩昭的影子已经被拖得变了形,又细又长,与原来不符。
   生物与自己的影子之间,从来都有奇妙的契合与协调。现在这份协调被打破,影子的异动立刻影响到韩昭的实体,让他四肢如坠重铅,举手投足都是加倍吃力。
   并且随着这几个古怪的阴影小球将他的影子越拉越长,这种沉滞感还在不断加深。
   他动作慢下来,仿佛有人牵着无形的线缚住他,原先行云流水一般的攻势立刻就被遏止。朴鱼得到喘息之机,立刻抓住机会反攻!
   这一回,轮到韩昭被攻退两步。
   地上的阴影变本加厉,甚至配合着朴鱼的攻击来拉扯韩昭的影子,令他招架起来更加为难。
   镇北侯空有一身勇武,两手神通,这会儿怎么施展都是事倍功半。
   原来地上那些奇怪的阴影,唤为影魔。
   这东西生无实体,一辈子都生活在阴影里。它们抓着生物的影子作祟,活物越惊恐,它就得到滋养,越发强大。
   不过它们夜里虽然活跃,但白天一定要躲在暗处或者别人的影子里,否则见阳光即死。
   韩昭一边御敌,头脑里飞快翻找有关影魔的记忆。他少年时听说过这种东西,但从未亲见,早忘了个干净。这会儿得人提醒,他立刻想起这东西的弱点来:
   光。
   哪有影子不怕光?
   韩昭主意虽定,却抽不开手,朴鱼的攻势连绵不绝,如附骨之蛆一般。他咬了咬牙,故意卖对方一个破绽,待朴鱼一斧头劈在他左臂上,他右手飞快捏了两个诀,轻喝一声:“咄!”
   “嗤”地一声轻响,韩昭周身都焕发出青白色的火光!
   这便是他的本命真火具现出来的模样,一丈之内热浪扑人,地草尽被烧焦。
   强光乍现,韩昭自己的影子消失不见,那几个影魔顿时没了附著。
   在高亮之下,这几个东西居然还凝而不散,以违背常识的速度飞快向远处奔逃!
   换言之,韩昭的真火虽能将它们赶跑,但却没伤其根本。他这状态必不能持久,等到真火消失,它们必定还会回来,再配合主人找他的麻烦!
   望见这一幕,朴鱼大笑:“蠢材,你中计了!”
   他养的这几个影魔道行精深,都是在人间历练无数的老油子,错非太阳真火直射,否则哪有那么容易消亡!
   眼前这蒙面人以常理度之,以常理化之,就是中了他的圈套。只可惜这厮躲得太快,那一斧头剁得不够深,没将他的胳膊给斩落下来!
   韩昭咬紧牙关,两枚钢钉打出去,刚好击中两只影魔。钉头上附著的真火嗤地一下爆涨,仿佛吃到了燃料。
   那两个东西痛苦地挣扎一下,就化为乌有。
   这是彻底被消灭了。
   不过韩昭也只腾得出手打死两只,朴鱼的攻击如水银泻地,他自个儿又伤了一臂,应付起来有些吃紧,再无余力去对付这些小怪。
   宣龙卫的统领,怎可能是省油的灯?
   他甚至可以感觉到,余下的四、五只影魔正潜在不远的暗处,等着他的影子重新回归,再来使坏。
   就在这时,方才那个女声又响了起来。
   这回她说:“影魔交给我,朴鱼你对付。”
   话音刚落,地面忽然飘过一缕红烟。
   它的颜色本来就淡,在黑暗和阴影的双重遮蔽下更不起眼,可是行动快逾闪电,一下就掠去了几只影魔身边,而后缠绕上去。
   说来也怪,影魔本身没有实体,这时却做出一个很人性化的动作:
   它们双手揪着自己,两腿连蹬,就好像有人勒住了它们的脖子,令它们不能呼吸一般。
   紧接着,它们就被勒成了两半。
   这些黑影就像墨汁落入清水,没几息就化作乌有,再也不见。
   韩昭收起真火,如释重负。
   就在这时,左边突然传来一声惨呼。
   韩昭心头微松,朴鱼却脸色大变。
   贺小鸢刺爆了一名宣龙卫的眼珠,趁他张口惨叫,从嘴里又捅进去,直到后颅穿出。
   这人只叫了半声。
   那么立在当场的四名对手已经去其一,胜端初显,韩昭精神大振。
   贺小鸢毙敌后也不停手,三步作两步驰援韩昭。正与顾吉山缠斗的异士一见之下,立刻从怀中抓出一只皮袋子,敞口往地上一抖。
   咣当,有一物落地。
   那袋口明明只有拳头大小,倒出来的东西体积却十倍超之。等这东西四脚着地站起身来,有头有尾有四肢,还有钢爪獠牙——
   这赫然是一只傀儡狼。
   异士向着前方一指,傀儡狼甚至还能像活狼般抖一抖毛发,张着大嘴冲向贺小鸢。其关节上还嵌着倒刺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武装到了牙齿。
   贺小鸢与这傀儡狼过了两个回合,不由得皱眉。这东西并非血肉之躯,她的无数手段在它身上都不奏效。并且她是女子,气力远小于男人,招术多是轻灵游移,对这正宗钢筋铁骨的家伙构不成太大威胁。
   她试着去削关节,但其主人精擅机关傀儡之术,这只傀儡狼连关节都用硝制过的牛皮层层包起,柔韧度惊人,摇头转弯更与活物无异。
   她试了两次,效果不佳。并且这东西太扛揍,被击退两次也只是肩膀和后腰被她戳凹下去两个洞,其余部件还能照常运行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