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1章 策反成功(加更)

 ,
   “装得可真像。”连阅人无数的镇北侯都看走了眼。
   燕三郎耸了耸肩。
   镇北侯却没有放过他,目光里带着深究:“越发觉得你眼熟了。我们更早之前是不是还见过?”
   少年微微一笑,也不瞒他了,说出三个字来:
   “泰公公。”
   “泰公公?”韩昭脸上的回忆神情只维持了两三息,就转成了恍然大悟,“是你,给泰公公两记耳光的小兵!”
   泰公公在青苓城之战受惊,患上癔症,连军医都觉得棘手,那小兵却凭两记耳光就打醒了泰公公。
   韩昭对那兵丁的印象十分模糊,连长相都记不清楚,只知道他脸盘被战火熏黑,眼睛却亮得惊人。事后他让人奖励小兵,结果那少年转眼就不见了,他忙着处理战务,很快把这事儿丢去脑后。
   现在想来,哪有那种巧事?
   韩昭望着燕三郎的眼神有几分了然:“泰公公不是自己得了癔症吧?”
   “不是。”是他和千岁的杰作。
   也即是说,这少年至少从青苓城就开始有动作了,然后一直跟到盛邑来。有这么个人一直潜伏,不离自己左右,韩昭也觉细思极恐:“阁下所为何来?”
   这么辗转数千里,所图者甚大吧?幸好,这个人暂时站在自己这一边。
   他一定要弄明白,这两人的目的。
   燕三郎知道他和贺小鸢不同,自己不把原委说个清楚,镇北侯一定不会配合。都走到这一步了,不妨开诚布公。
   “我要天耀宫里一样东西,自己拿不到,卫王又不肯给。”燕三郎缓缓道,“所以,只好另辟蹊径。”
   莫说在场其他人,韩昭也好奇得紧:“什么东西?”
   “卫王常帽上的一颗石头。”燕三郎相信韩昭一定听过它的大名,“苍吾石。”
   “苍吾石!”韩昭果然皱起眉头,“你要苍吾石?”
   “是。”
   “王上确不能给,并且嵌有苍吾石的帽子锁在内宫,外臣不得入内。”一般臣子甚至不知卫王冠冕上嵌有“苍吾石”,可是镇北侯世袭贵勋,知晓许多宫廷秘闻,王冠的秘密就是其中之一。
   他也是聪明人,略一思忖就明白了:“你暗算泰公公,就是为了苍吾石?”
   苍吾石留于深宫,能接近它的,除了卫王自己就是宫人了,而且还是位阶很高的内侍。说起来,泰公公不正好符合条件?
   “是。可惜他是监军,镇北军去平叛,他就只能跟着继续往南走。与我的目标越拉越远。”燕三郎无奈摊手,“所以,我只能寄希望于镇北军掉头北上了。”
   他知道众人看向自己的眼神,都写满了不可思议。可他说的都是实话。
   韩昭问出了大家的心声,包括贺小鸢的:“你要苍吾石做什么?”
   “世上寻觅苍吾石的人,目标都只有一个。”燕三郎轻轻吁出一口气,“满愿。”
   如非为了实现目标,谁会花偌大力气去寻找苍吾石呢?
   “满愿?”贺小鸢开声质疑,“如果这个……苍吾石真有满愿之力,为何卫王不动用它侵略攸国,平息褐军之乱?”
   旁人听了,均觉有理。是啊,苍吾石就在卫王手边。如果它真有满愿的力量,卫国何至于深陷战争泥淖而不可自拔?
   “许是使用方式出了问题。”燕三郎也不止一次想过这个症结。但”寻找苍吾石“首先是木铃铛派发的任务,他和千岁必须做到,然后才能考虑如何利用它来心想事成。
   “此物,我志在必得。”他斩钉截铁表了态,”有朝一日小王子进入天耀宫,请将此物予我。”
   杜衡在边上补充道:”裕王殿下已经答应了。”说罢,将先前燕三郎救小王子于蛇口的经过说了。
   韩昭仔细听完,点了点头:”我们都无异议。”在他眼里,苍吾石不过是一死物,远不及国内政变重要,拿来当作交易的筹码,有甚不可?
   贺小鸢一直盯着他,这时忽然道:”你下定决心没有?”
   话问得没头没尾,但屋里所有人都明白她的意思。
   韩昭已不再犹豫,对着她沉声道:”如你所愿!”
   “当真?!”贺小鸢一下抠紧了桌沿。她心情激荡,连脸上都泛起一片红晕。
   “我什么时候对你……”韩昭说到这里,突然想起自己在青苓城内对她的隐瞒,这”撒过谎”三个字就再也说不出口了。
   他喉结动了动:“我会助裕王殿下匡扶正道,为先王复仇!”
   贺小鸢高兴得险些跳起来。
   她终于策反成功!
   卫国军神终于下定决心倒戈卫王,强大的镇北军不日就将挥师北上,攻打盛邑!
   从此至少十年之内,攸国都可以高枕无忧;而她,她也有机会报血海深仇,告慰亲人在天之灵!
   韩昭定定看了她两眼,才转对杜衡道:“今晚就让廖家大小姐和殿下好生睡上一觉。明晨鸡鸣,我们就要上路。”
   “去哪?”
   “回镇北军。”韩昭一字一句,“先回军中,殿下才能安全。其他的,都可以从长计议。”
   无论是小王子、廖红泫还是他自己,身处盛邑周边都是危险重重。只有回到镇北军,他才能一展所长,干出惊天动地的大事。
   贺小鸢轻吸一口气,压下快要沸腾的热血。复仇之路,总要一步一步走。
   “你吃点东西就该休息了,外头有我们。”韩昭还记得她的伤势很重,“明儿一早还得赶路。”
   贺小鸢也不矫情,坐下来就吃。她也是饿得狠了,飞快吃了两个馒头、一大碗白粥,才发现其他人都出去了,只有韩昭坐在桌边,默默看她进食。
   贺小鸢一噎,刚添上的大半碗粥就有些喝不下了:“我脸上长花儿了?”
   韩昭笑了笑:“你比从前厉害了。”她如今行事,每每能让他刮目相看。从前那个追在他后头喊师兄的小姑娘,已经有了翻手为云覆手雨的本事。
   “那还用说。”贺小鸢撇了撇嘴,却下意识把馒头撕成小块,秀气细致地放进嘴里,就像廖红泫那样,不再大口大口啃了。“说吧,有什么事?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