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2章 谁能为谁无偿付出

 ,
   “如果……”韩昭斟酌了一下语言,“如果我们成功了,你今后有什么打算?”
   他说得隐晦,但贺小鸢明白他所说的“成功”是何意。她想了想,摇了摇头:“没想那么远。”
   她在血与火之中待得太久了,都忘了外边儿还有什么景致。
   “到了那时——”韩昭喉结动了动,才接着道,“你还恨我么?”
   他的声音很平和。
   贺小鸢端起粥的动作一下子停顿住了。
   是啊,她恨他么?过去那么多年,她想起韩昭都会咬牙切齿,想从他身上撕一块肉下来。可是这份恨意从何而来?
   是十年前的旧怨,还是两年前的国仇?
   再进一步说,如果卫王的统治被推翻,她也为家人报了仇,那么她和韩昭之间还有过不去的坎儿么?
   少年时代的恩怨,放在国家大事面前,微渺得不值一提。
   有时候,自己的怨和自己的嗔,贺小鸢都觉得可笑。
   如果卫、攸两国化干戈为玉帛,她今后要以什么姿态来面对韩昭呢?
   “我不知道。”贺小鸢没找见答案。
   “小鸢儿。”韩昭看着她,轻轻叹了口气,“这些年来,我想起你时都会愧疚。”
   贺小鸢咬着箸头,忽然觉得饱了。
   “如能补偿你,我一定尽力而为。”
   韩昭面色诚恳,不过贺小鸢忽然啪地一声丢下碗箸,站了起来:“我吃饱了。”
   站得太急,牵动伤口,她闷哼了一声。
   韩昭下意识来扶,贺小鸢一伸手就格开:“让开,我要去睡觉了。”
   她板着脸去后厢房了。
   韩昭坐在桌边挠了挠头,不知道哪一句话突然惹她生气。
   白猫趴在屋外大榆树的分杈上,懒洋洋打了个呵欠。只有愧疚么?呵,男人果然都是榆木脑袋,活该注孤生。
   ……
   第二天天不亮,众人就已起身收拾妥当,由韩昭分配人手:“我们人多,须分组行走才能避过官家耳目,但彼此距离不要超过百丈,方便互相照应。”
   在场有八个人,还不算行踪飘忽的千岁。燕三郎拍胸脯保证没人拦得下她,众人也就不追问她的下落。
   杀掉朴鱼以后,韩昭回想帮助自己铲除影魔的女子,不难推断那就是千岁。对于有本事的人,大家都是比较宽容的。
   “杜衡、廖大小姐和裕王仍为一家人。”这三人住一起久了,早有默契。韩昭转头看向贺小鸢,“你,我,还有燕时初为一家三口。”
   贺小鸢的脸噌地一下红了:“谁要跟你一家!”
   韩昭指了指燕三郎:“你我都可以单独走,燕时初怎么办?依他的年纪,正好在严查通缉之列。”唯有伪装成一家人出行,才最大限度降低别人的怀疑。毕竟这样出门的组合太普遍。
   贺小鸢无话可说,只哼了一声:“我看起来像是能有这么大的孩子?”
   她今年才二十五岁,的确是旁人口中的老姑娘了,想想就有点忧伤。
   顾吉山在边上插了句嘴:“廖大小姐看起来也不像哪。”
   廖红泫年近三十,但天生丽质,肌肤白皙,看起来也才二十岁出头。不过他这么一提,众人目光都下意识落到廖红泫身上。
   韩昭面色沉静,贺小鸢却是若有所思。
   至于燕三郎,眼神清澄,仿佛什么也没有多想。
   就在这时,行馆的门响了,大伙儿心一下子提起。
   不过意外并没有找上门来,只是护送孙老夫人的韩昭心腹循路赶了回来。
   这人叫谢凛,很是机灵,将孙老夫人送去涂家的另一处郊区别院就回到金田。
   “孙老夫人说,有朝一日要请侯爷对涂家手下留情。”
   韩昭点了点头。孙老夫人在关键时刻将凝心斋借予他们藏身抗敌,他和小王子都欠这位老太太一个好大的人情。她毕竟也是涂家人,想着今后小王子如能成功夺位,涂家能借着这点人情渡过风浪、立身不倒。
   毕竟,一朝天子一朝臣。
   “还有一个坏消息。”谢凛深吸了口气,“我经过敦平镇,发现那里已在张贴廖家逃犯和、和裕王殿下的画像。画得……”他看了看小王子,“像极了。”
   廖红泫不觉捂着胸口:“他、他们怎样了?”
   她是廖家人,虽然十年前就已经搬离盛邑,但骨子里还为族人担忧。
   韩昭低声道:“廖丞相举事前安排本家四十余人逃离盛邑——不算奴仆——分批去往不同方向。但据我所知,现在已被抓回了近二十人。你想知道都是谁吗?”
   廖红泫哽咽,却摇了摇头。廖丞相只安排廖家的核心人员撤离,并且多数还很年轻,这才能作为家族的火种延续下去。也即是说,多数都是她相识或者相熟的兄弟姐妹。
   他们被王廷抓回去的下场,她想都不敢去想。
   “侯爷,您、您能不能……”廖红泫这句话只是情之所至脱口而出,但说到这里突然醒悟过来,紧接着呐呐道,“不不,没什么了。”
   她本想问镇北侯,有没有法子救出廖家几位至亲。可是她神智犹存,知道韩昭能潜回金田救小王子和她都是冒着莫大风险。眼下众人自身难保,能不能逃出去还要看天意,她又哪有资格求他再多救几人?
   这世上,谁能要求别人为自己无偿付出呢?
   话虽如此,想到这里她依旧一阵钻心地疼。那是她的祖父和长辈,那是她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姐妹啊。
   她这么一卡顿,韩昭倒是对她看高了几眼。燕三郎忽然出了声:“廖家在天牢里的日子不会好过,但卫王忌惮小王子,会留廖家人一命。”
   小王子的母族是廖家。卫王眼下虽还弄不清楚小王子的真假死活,但多半会留下人质,以对后患。
   当然,燕三郎没说出口的是。卫王需要的人质不多,也不知廖家最后能剩下几个活口。
   但这句话对廖红泫来说,就是最后的稻草、莫大的安慰了。
   其实,有时人需要的并不是真相。
   韩昭也明白这一点,向燕三郎赞许地点了点头。这小子,心很细哪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