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5章 手段无所谓

 ,
   她和燕三郎都有储物空间,贵重的、见不得人的东西尽可以收存。不过为免两手空空惹人怀疑,他们还是将部分物品置于行囊和马车当中。
   下车前,贺小鸢正在研磨几份药物;可如今揭开收东西的木盒,里面物什不翼而飞。
   大半支五十年份的丹参和两根针胎花枝不见了,用来称重计两的一副银秤子、两柄银刀、桃木刀也不见了。
   除此之外,两人的衣物也被翻动过。
   看到这里,燕三郎倒是眉头微松:“看来只是个贼。”如是卫王派出来的宣龙卫,应该看不上这点东西。
   “那就不管。”贺小鸢吊起的一颗心也稍微放松下来,冷笑道,“拿了我的,最后还得给我还回来!”
   当下两人照常吃饭。
   这次撤退太仓促,各家带走的多是金银细软,反而短缺了粮食。现在分发下来的食物,成年男子也只有半稀的杂粮粥一碗,馍头半个。
   不过贺小鸢和燕三郎拿到手的粥里还加了几个红枣,三管事又偷偷塞给他们每人一个白煮蛋。
   这简直奢侈。
   不过在这种逃难时刻,大夫总是特别受优待,毕竟谁也不晓得自己何时会求人家救上一命。
   燕三郎没喝,只是取出鸡肉丝撕碎了放在粥里,再把白猫抱出书箱:“吃吧。”
   这些鸡胸肉是他在盛邑里焙炒装罐的,水分都已经被炒干,还加入了芝麻,香得很。
   猫儿大口吃粥的同时,少年自己也取出牛肉干,就着清水啃了起来。
   肉干很硬,幸好他牙口很好。贺小鸢在一边看得津津有味,啧啧道:“你上辈子一定欠了这头猫很多。”
   “也许。”千岁虽然不说,但他知道她肯定活了很久。如果他有“上辈子”,会不会曾经遇到她?他把剥好的鸡蛋凑到猫儿嘴边,它瞥他一眼,不吃,嫌弃地扭头。
   燕三郎这才一口吞了鸡蛋。
   贺小鸢问他:“想出办法了么?”这孩子年纪虽小,但心眼儿比筛子多,搞不好真能想出什么主意来。
   燕三郎摇了摇头:“在保证我们安全的前提下,没有。”如果他们搞事情,必然会惊动卫王身边的高人。这支队伍里,首先被怀疑和清洗的一定是外来户,比如他们这样的随队大夫。
   除非他们的行动快而致命。
   贺小鸢眼里闪过一抹厉色:“那就……”为了报仇,她可以排除万难,冒点险算什么?
   就在这时,边上的女声突然打断了她:“或许还真有个法子。”
   太阳下山了,车帘掀起,千岁登车而入,坐在燕三郎身旁的座位上。
   贺小鸢下意识往外看了一眼,她没听见千岁的脚步声,并且车帘正好冲着林地,幽黑得很。
   千岁挨得很近,几乎和燕三郎肩并肩。少年下意识退开一步。
   千岁横了他一眼,才对贺小鸢道:“就凭你俩,没可能拖慢队伍的脚步。卫王身边藏有高人,你肆意妄为,不过徒送性命。”
   贺小鸢也不生气,心道“加上你呢”?但没有说出口。只要能够杀掉卫王,她什么苦也可以吃,被人呛两句算什么?“有何高见?”
   燕三郎则是问:“请外援?”相处多年,他对千岁的思维方式也很了解。
   “唔……”她罕见地迟疑一下,“算是吧。”
   贺小鸢一下坐正身体:“愿闻其详。”
   “乌顶山脉占地广袤。即便要横穿最狭窄的腰部,也要两天两夜打底。我要是没记错的话,这支队伍要取道赤努峰才有望平安穿过整片雪域。”千岁抚着精巧的下巴道,“也只有这么走,卫王才有希望在嚎风峡的地底罡风横扫山谷之前,抢先通过那里。”
   燕三郎一点就通:“我们的机会,就在赤弩峰?”
   “或许吧。”千岁往西边一指,“我去过一次,但时隔太久。直到三管事说起那里冬天不留冰雪,我才找到一点回忆。如果真是我记忆中那个地方,从前赤弩峰在冬季都像火炉,光脚踩上地面,直接就会被烤熟;至于夏天更不用说了,地面都烫得冒青烟,几乎没有植物可以生长,地表经常还冒出滚烫的岩浆。”
   燕三郎听了即道:“确是不像。方才三管事说,赤弩峰有百年的花草生长。”而千岁记忆中的赤弩峰却是个火焰山,不毛之地。
   千岁沉默了一下:“或许经过这些年,情况有变。”沧海都能变桑田,一座山改了脾性有什么奇怪?
   贺小鸢懂了:“地热?那跟我们的计划有什么关系,外援在哪里?”
   千岁轻咳一声:“就是黑色恶魔。”
   “赤弩峰?一座山怎么会是外援?”莫说贺小鸢,燕三郎也没听明白,“哦,你是说,这里的山泽会帮着我们?”方才向导就重点提起,靠近黑色恶魔之前要隆重祭祀。
   “我们的目标,只是拖住这支队伍前进的脚步。手段无所谓,对吧?”
   贺小鸢沉声道:“正是!”
   燕三郎却怀疑地看了千岁一眼。以他对她的了解,她说的“手段无所谓”,一定不像表面上这么轻描淡写!
   结果千岁拍了拍他的脑门儿:“你道赤弩峰为什么被称为黑色恶魔?”
   这理由不难猜:“因为它极其猛烈地喷发过?”
   “正确!从前它三天两头发作呢,方圆数百里生灵绝迹。”千岁打了个响指,“所以我们引它再一次喷发就行了。”
   燕三郎:“……”果然,他的阿修罗行事手段向来惊天动地。
   贺小鸢倒是很感兴趣:“那倒是好。火山喷发是天灾,卫王不会疑心到我们头上。但这座火山沉寂了很久,怎么才可以重新引动?”
   “吵醒它就好。”千岁笑道,“这座火山与别处不同,地底藏着一个岩火孕育而出的怪物,名字就叫赤弩。眼下它八成就在山下沉睡,这家伙的起床气不是一般的大。”
   怪物?贺小鸢迟疑:“它就是山泽?”
   燕三郎看向千岁的眼神,也更怀疑了:“你怎么知道?”
   “我来过啊,那时它还醒着。”千岁吐了吐舌头,“还冲我大发脾气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