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0章 有奸细

 ,
   男女的手掌大小有异,一眼就能看出。
   “或者孩子。”柯严华沉吟道,“这次各家带上的眷属,光是妇孺就有数百人。宫女和仆妇加在一起也有二百多人。奸细潜在这些人当中,随便找个由头,比如出恭,就能在林中留下指路的掌印。”
   他们一路穿山越岭,队里人下来时手抚大树再正常不过了。再说女子于野外解手不如男人方便,都要摸去僻静无人处自行解决,那也是留记号做手脚的好机会。
   “按你这么说,就是揪不出来?”卫王有些暴躁。推测车队里有奸细是一回事,证实以后就又是另一码子事了。对方留下标记的方式隐秘,游骑小队直到今日才发现,天知道这人之前留过多少次标记!
   镇北军想循记号追来,看来不成问题,无非就是时间早晚。
   此时柯严华也没有良策。队伍正在前进,怀疑对象又广,筛选很困难。他想了想才道:“首先分给各家去自查。王上带出来的宫人,背景经过严筛都很可靠,所以奸细最可能潜在各家车队里。”
   “据我所知,别的不提,他们都从车马行雇车雇人。那雇来的都外人,保不准就有奸细!”
   哪一家府里平时也不会养着十几辆马车。卫王这次西撤太仓猝,权贵们也只得去雇马雇车,免不了要带入外人。
   “盯紧了这些人。”卫王阴森道,“很快要进赤弩岭,说不定他们要捣乱。我听说赤弩岭下有怪物,被惊扰出来就不妙了。”
   柯严华微微一笑:“这一点,王上倒可以安心。那怪物憩在山底已经有数百年之久,从未有醒转迹象。二百多年前,两支军队在这里上演追击战,不仅杀声震天,甚至快输掉的那一方还用上火炮,那就是想召唤怪物,来个同归于迟。哪知就算是打得地动山摇,本地的山泽也没被吵醒。”
   卫王轻呼一口气:“那就好。”可是转念一想又皱眉,“那么向导还要求车队将马蹄包好,穿越赤弩山时不能发出声响?”
   “本地愚民的习俗罢了。”柯严华给他宽怀,“这几百年来,赤弩山始终太平,这才是重点。”
   卫王点了点头,心中稍安。
   这时外头又传来轻轻剥啄声。柯严华掀开窗帘伸手出去,再缩回时,掌中又躺着一封情报。
   这一回,他看完之后抿紧了唇,方才泛起的笑意消失不见。
   “镇北军主力,往这里来了。”
   “什么!”卫王失声,原本摘下一颗葡萄要吃,结果手上一用力,葡萄被捏得甜汁四溅。
   “王上暂且宽心,镇北军离我们还很远。”柯严华赶紧接下去道,“他们离乌石堡至少还有五十里地,今儿天黑之前能赶到那里就不错了。”
   也就是说,镇北军落后他们两天路程。
   卫王用力一拍案头:“传令下去,加快脚步!”路上的积雪都清理干净了,这帮懒虫只管往前走就是,怎么还能走慢?“该死,真该死!”必是奸细早就泄露了行踪!
   啊,不止!
   如果奸细从一开始就跟了上来,恐怕也知道国君就躲在这一路人马当中。否则卫王安排离都的车队多达十几支,镇北侯为什么偏偏选了这一路?
   要知道追击的机会很宝贵,猜错了可没有重来的可能。
   唯一的解释,就是韩昭已经确认卫王就在这里!
   那该死的奸细!
   卫王目光闪动,忽然想起这几天的异常:“憩在乌石堡次日,廖青和不少宫人中了寒毒。医官虽说山里井水寒性太重,可是现在想来,莫不是奸细动了手脚,想要阻止车队前进?”
   柯严华想了想:“王上英明!”
   卫王越想越是明白:“呵,至于廖青,他是孤那好弟弟的亲曾祖父。韩昭必是怕萧宓将来投鼠忌器,干脆指使奸细在路上杀掉廖青,以除后患!”也让他手里少一张王牌。
   柯严华紧声附和:“这韩昭,果然不是个好东西!”
   “奸细既然跟着我们翻进大雪山,韩昭不久也会知道。”卫王冷着脸道,“他对国土了若指掌,不难推导出我们的目的地是嚎风峡。”否则这么着急在大冬天过雪山是为了什么?“这个奸细不能留,否则我们就要失去先机!”
   柯严华思索好一会儿:“据向导所言,今晚最多只能赶到第三个避风坳,再往前不得,那就多出两个时辰,不若午后就在岔路上多加一次休憩时间。“说到这里,顿了一顿,”微臣有办法将奸细揪出,王上只管放心就是。”
   山里人熟悉路况,在危机四伏的雪域,天黑前必须找到避风处落脚,否则危险会和夜晚一起降临。以车队行进的速度,今天无论如何也赶不到第三个避风的山坳,因此接下来的行程反而稍微宽绰。
   这就让柯严华有机会布置一个陷阱。
   卫王嗯了一声,看向窗外。
   远处,大黑山高耸入云。
   ……
   阳光已经西斜,燕三郎也在远眺这座大山。
   越往乌顶雪山腹地走,海拔就越高,连空气都变得稀薄。这里随便拣出一座山峰放到东南部去,那都是一览众山小的效果。
   但是远在天边的大黑山,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也依旧是鹤立鸡群,比其他山峰都要高出一大截。
   严格来说,它是黑白相间——有些山岩太过陡峭,积雪无法停留、植被无法覆盖,于是只能以底色示众,但是明媚的阳光给它镀上了一层闪亮的金边。
   不用别人解说,燕三郎就知道这是本趟行程的重点和难点——赤弩峰。
   这种大山的雄奇险峻巍峨,唯有“独秀”可以形容。多看两眼都觉得世事渺小、恩怨无聊,在它面前根本不值一提。
   “你都看了一刻钟,有完没完了?”猫儿缩在他怀里嘀嘀咕咕,不知道一座破石头山有什么好看的,“快回车上去啦,外面冻死了!”少年用一块软毡将它裹得严实,但小半个脑袋毕竟露在外面了,饱受冷风吹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