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9章 发现了(加更)

 ,
   最后,龙卷风消失了。可它积聚的雪并没有消失,不仅聚成一堆,并且还被风刀雕出了形状来,有脑袋、有四肢……
   当它成型以后,贺小鸢也不由得喃喃道:“这是什么怪物!”
   此物身长两丈(六米多)左右,四脚着地,嘴巴却是阔而扁,比鳄鱼的吻部还宽。
   光是这张嘴的长度就占去了一半身长,怪物的后半部却很短小,堪称鳄头蛇尾,前后比例很不协调。
   它才刚刚成型,山风就将它吹得摇摇欲散,不过最前方有辆大车之中飞出一道蓝光,落在它颈上变成了一条项圈。
   项圈缓慢转动,上头的符文焕出深蓝色的光。
   与此同时,怪物扭头摆尾,还打了个呵欠,像是刚从沉睡中醒来。
   紧接着,它就迈动四肢,沿着山路前行。
   这东西的底盘很低,肚皮几乎是紧贴着路面,前进时张开四方铲一般的大嘴,于是拦在前方的积雪都被它铲进嘴里!
   顶篷上的猫儿动了动耳朵:“有意思,这是人为造出来的吞雪兽。箍在它脖子上的那个项圈叫做定命环,相当于傀儡的心核,装上去造物才能行动,卸下来就是死物。”
   这吞雪兽走在队伍最前方就像一台碾路机,凡是它走过的地方,地面几乎都没了积雪!它的体型也是越来越大,显然吞下去的雪都变作了它身体的一部分。
   这东西本来就没有生命,只是积雪临时聚合成的怪物,体型大小全由定命环决定。
   很快,它的体型就达到极限,变作了头尾长达四丈(十三米)的庞然大物,推起雪来也更有效率。
   这个时候,它就扭转脖子,把囤起来的积雪都喷吐到道路两侧去。
   它之所以不再继续生长,还是因为山路盘旋,变得太宽大并无用处。
   现在,车队可以跟在它后头继续前进了,速度一下加快许多。
   贺小鸢抿了抿唇,脸上的轻松笑意已经消失。对于一路上的麻烦,卫王还是有应对之法啊。
   燕三郎看见她神情即知她心中所想。反正外面也没甚看头了,他干脆钻回车上:“不必沮丧。如果吞雪兽这神通能够信手拈来,为何施术者直到现在才动手?”
   不到天亮,小镇居民就被喊起来除雪。方才车队在山路上艰难前行了那么久,直到有马车坠亡,前面的异士才出手。
   “你说得对。”贺小鸢目光微闪,“要维持这样的法术,必定消耗很大。”
   “所以,这场雪还是帮了我们的大忙。”卫王仓猝撤离,能制定出一条合理路线就不错了,根本无暇做万全准备。这和平时的天子出行大不相同,一路上必有许多麻烦始料未及。
   说话间,白猫也跳窗而入,钻到一张暖和的毡毯底下去了。外头没啥好看的,她还是蒙头睡大觉吧。
   这会儿,正需要养精蓄锐。
   ……
   猫儿回车太早,因此没看见西南边飞来一只游隼,在天空盘旋了一圈就落进了车队里。
   它降落在一个人肩膀上,后者从它爪子上取下一个细小的竹管,而后凑近第九辆马车,轻轻敲了敲车厢,沉声道:“报!后方来讯。”
   窗帘一掀,有人把竹管接了进去。
   这辆马车外表平平无奇,榉木车厢,灰鼠皮帘,只是大一号而已。可是真正走进去,立刻就会发现里面别有洞天。
   车厢内部四壁都用软革包起,脚踏处铺着厚厚的雪白长毛毯。里面地方不大,但坐具、卧具一应俱全,精工细造,每样东西都放在最恰当的位置,确保主人一伸手就可以拿到。
   这般数九寒冬,紫檀木案上还摆着一个青玉果盘,里面是大粒葡萄与草莓,紫红相间,鲜灵得可以滴水。
   角落的金雀炉悄悄吐着龙涎香,一室温暖如春。
   卫王倚榻斜躺,眼睛半闭半合,懒洋洋打了个呵欠:“有什么新消息?”
   拿到竹管的灰衣人正是羽林卫的卫长柯严华。卫王即便处于西撤途中,也依旧能铺开一张情报网络,获知后方动向。
   这些天,情报不停传来。
   “是断后的第七游骑队发来的情报。”柯严华从竹管中取出两张纸条,眉头皱起,“我们这支队伍里,果然混进了奸细!”
   除了卫王所在的主车队,前方还有侦察小队探查路况,后方则有游骑负责阻截追兵。
   “怎么说?”听到“奸细”二字,卫王猛地睁眼。
   “游骑队发现,我们经过的一处松林留下了这个东西。”柯严华将另一张纸条展开。这居然是个拓印,拓的是一只手掌。
   人类的手掌,很小、很纤巧。卫王一看就有两分明白,脸色阴沉下来,但依旧问:“这是什么?”
   “有颗大树的树干上留下这个血红色的掌印,入木三分,五指并拢朝向西北,也就是我们前行的方向!”柯严华沉声道,“这种颜料很特别。”
   他征得卫王许可,将纸张伸去窗外晒了一会儿,而后将照亮车厢的六颗夜明珠收起。
   光源消失,车厢变暗,可是纸上的拓印反倒亮了起来,红艳艳的很是醒目。
   卫王恨恨骂了一句:“该死的奸细!”
   柯严华紧接着道:“这是海中一种藻类,夜里可以浮上水面发光。将之碾碎配作颜料,就算夜间行者也不会错过它。”
   “更精妙的是,骑兵两次路过这片林地都不曾发现。不过他遗落了一个水囊,惟恐被追兵发现,回去寻找才看见这个掌印赫然在目,离他上一次休憩之处不过是几丈距离。”
   卫王茫然道:“什么意思?”
   “也即是说,这人在树上动的手脚,至少要过四、五个时辰后才会显现出来。那时无论是车队还是断后的游骑都已经走远,发现不了指路的掌印。”柯严华心里有些佩服始作俑者,“但对于后面的追兵,却是清晰可见。”
   “这个奸细,可真不简单。”
   卫王看着掌印,眼露戾光:“这手印很小,难道是个女人?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