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6章 下黑手的证据

 ,
   萧宓给他安了两条罪状,他方才驳斥了第二条,也是他最想借题发挥的一条,没料到这小子就抓到他的话柄。
   说话间,场中的战斗也到白热化之境。韩昭气势如虹,一个跃步,朝柯严华兜头就是三刀。
   瞧他架式,仿佛手里抡的不是刀,而是数百斤的熟铜棍。
   这三刀如惊滔骇浪,一刀比一刀狂猛,一刀比一刀更迫近柯严华面门。
   终于第三刀劈下,干脆将柯严华架起的长剑劈断。余势未消,从颈左扫入、右肋挥出,居然硬生生把柯严华斜劈作两半!
   卫王就站在柯严华身后。围观臣子惊呼声中,他被激喷而出的鲜血浇了个满身满脸。
   在卫王眼中,此刻站在前方的镇北侯有如厉鬼。韩昭沾满鲜血的刀头一动,他就后退两步,尖声大叫:“裕王是假的,你杀我就是弑君!还有你们——”他抬手从围观的臣民脸上一一指过,“你,还有你,你们都随镇北侯以下犯上,都是逆臣叛党,合谋我萧家江山!”
   他叫声有若夜枭,众人听得连连皱眉,不知是声音还是内容太刺耳,却也面面相觑。
   卫王的话,切中他们心中的犹疑。
   刘传方忽然从群臣当中踏前两步,高声道:“镇北侯,请住手!”
   韩昭足下微微一顿。
   刘传方接着道:“请听王上一言!”
   又有两名大臣走出,出声支持。
   韩昭终于停下脚步,面上戾色稍缓:“既然这样……”
   他不再前进,压迫感大消,卫王长舒一口气,满头冷汗。哪知韩昭说了这几个字,忽又一个箭步冲到他跟前,长刀一挥——
   卫王大叫一声,抱头就蹲。
   上方传来“叮”地一声,却是韩昭抬手荡开一名小兵手中的短刀。
   这小兵也不知何时潜到卫王身后,趁着韩昭方才开声,突然一刀向卫王后心刺去,又快又狠。
   韩昭眼明手快化去这一击,大掌张开,牢牢扣住对方手腕。
   他还要挣扎,韩昭已经低头悄声道:“现在不行!”
   这小兵抬头,给他一记凶狠的眼神。
   这双眼睛,他太熟悉了,韩昭暗叹一声。
   他怎么会认不出,这是贺小鸢?
   杀父杀母的仇人就在跟前,贺小鸢好不容易才等来这个机会,眼里的怒火都快要喷薄而出。韩昭飞快道:“我会给你公道。”
   他说,公道?贺小鸢目光一动,深深看了他一眼,纵然还是满心不甘,却也慢慢放松了劲道。她知道,韩昭不好在一众卫臣面前悍然击杀卫王,否则关于萧宓的谣言就永远不会澄清。
   此事,要先做一个了断。
   好,她等。她倒要看看,韩昭怎么给出这个公道。
   贺小鸢后退两步,重新站进了人群。
   这时刘传方对着卫王行了一礼才道:“王上,我们愿知真相。”
   “真相?”卫王精神一振,知道这是自己千载难逢的机会。“君父与我幼弟不幸坠亡,证据确凿。”他指着萧宓一字一句,“韩昭伙同廖家造反,才找来这么一个假货!”
   眼下他被镇北军重重包围,但有廖太妃在手。众目睽睽之下,想来这个冒充萧宓的小子不敢置廖太妃于不顾,他还有逃出生天的一线机会。
   并且卫王心底还有一点凭恃。
   萧宓身后站着几十名官员,其中不乏通明事理、性情耿直之辈。他如能揭穿“萧宓”的真面目,就算今日死在韩昭手里,对裕王真假的疑惑却可以一直流传下去。
   卫王自己身背弑君杀弟的嫌疑,深知这样的嫌疑和传言如不能洗清,迟早会动摇自己的大位基础。
   即便“萧宓”能够掌权,对他的质疑也始终不会消除。韩昭现在怎样推翻卫王的统治,今后或许就有人依样画葫芦,也能推翻萧宓的统治!
   “王上指称裕王坠亡证据确凿,敢问证据何在?”
   这里谁不知道,昔年老卫王和小儿子一起坠崖,事后官方只找到了老卫王的遗体,至于小王子却是死不见尸。
   其后两年中,廖家和廖太妃一直坚信裕王还活着。
   卫王面色很不好看。证据么,自然是有的。当时他也差人在那一老一小的座骑上动了手脚,据事后回查,那装置的确生效。但他绝不能将此事宣之于口,只得道:“危崖高十五丈,无论谁从上面落下,都只有死路一条。事后,裕王的帽子在下游被找到,上头还有血渍。”他盯着萧宓,“倒是你说自己脱险而回,可有证据?”
   “有。”萧宓的回答却出乎卫王意料。
   韩昭招了招手,即有亲卫带上来一人。
   这人身形矮瘦,一见萧宓就扑通下跪,大声道:“卑职有罪!”
   “起来。”萧宓虚扶他一把,“说说你罪从何来。”
   卫王皱眉。他见过这人么?
   这人放大了音量:“卑职姓林,三年前是大殿下府里的一等侍卫,擅轻身之术。当年先王与殿下遭断石冲击坠崖,紧接着卑职就奉柯卫长之命,潜下崖底寻找活口。当然,柯卫长那时还不是卫长。”
   从前的大殿下就是如今的卫王,那时柯严华也还未被提作卫长。
   大伙儿都从他的“紧接着”三个字当中听出了一点苗头。这名证人的身份不须置疑,返回盛邑都可以查到。
   萧宓接着问:“寻到以后呢?”
   “灭口!”林侍卫毫不犹豫道,“但凡活人,统统杀掉!”
   众皆哗然。萧宓这是直接找出了卫王弑君父的证人哪。
   “叛徒,竟敢血口喷人!”卫王大怒,“你收了反贼多少好处!”
   林侍卫也不反驳,接下去道:“我下至涧底就找到十来辆马车残骸,还有三四十具尸首,先王也在其中,但不见小殿下。”
   “我又往下游追出二里,发现前面有人影闪动。待凑近一看,是小殿下的贴身侍卫何满铮。”
   林侍卫说到这里顿了顿,众人听得紧张,刘传方催促他:“然后呢?”
   “何满铮满身是伤,瘸了一腿,但背着一人前行。”林侍卫说出了众人都想听的话,“正是小殿下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