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3章 求……

 ,
   韩昭看着她,脸上不自觉有了笑意:“小鸢?”
   贺小鸢一双妙目恶狠狠瞪着他:“韩昭,你方才答应我的事呢?”
   “方才?”韩昭不紧不慢调转马头,往路边靠行,这里人少。
   贺小鸢当即跟了过去,留下身后不知哪一家的千金干瞪眼。
   哪来的泼辣女人,打扮得不男不女,知不知道先来后到?
   贺小鸢与韩昭并排骑行,前后左右都没有人,她才不满道:“你不让我杀卫王,说要给我一个公道。喂,公道在哪里了?”
   “现在不行。”前面就是冰湖,韩昭跳下马背,牵着马沿湖徐行。贺小鸢依样施为,“卫王虽然就擒,但我们不能主动杀掉他。”
   无论卫王怎样倒行逆施,裕王都该将他押回祖庙,在列祖列宗面前宣其罪状、定其刑罚,这才能服众。在那之前,在这许多人面前,无论萧宓还是韩昭都不可来个手起刀落。
   哪怕他们再担心夜长梦多,再恨他入骨。
   这些,贺小鸢都明白,但她担心的是:“如果萧宓不判卫王一个死罪呢?”
   “我一定让你如愿。”韩昭肃容,比了个起誓的手势,“以我性命起誓!”
   贺小鸢没好气瞥他一眼: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她心里明白,韩昭敢打这样的包票,事情基本就定了调,没得跑了。
   再说,只有卫王死了,萧宓这个王位才能坐稳、坐牢,没有后顾之忧。所以萧宓的目标应该和她一致,也不能放这祸害活着。
   可惜,不能亲自手刃仇人。
   她心底有些松快又有些遗憾,但口中还要道:“你的命不值钱,我只要卫王死!”
   韩昭笑了笑。贺小鸢总觉得他目光灼灼,盯得自己好生难受。
   她挽了挽鬓发,不去看他:“对了,你怎么赶上来的。赤弩没找你们麻烦么?”他们通过赤弩峰可是一波三折。镇北军脚步太快,看来赤弩峰之行很顺利。
   “找了。”马蹄声踢哒,和着韩昭悠长的语调,“我们赶到赤弩峰时,这位山泽火气很大,恨不得把整支镇北军都烧了。”
   “然后呢?”贺小鸢听得心惊。哪怕他已经站在这里,看起来毫发无损。
   “然后我就替他降了点火气。”韩昭笑道,“拜先前经过的王军所赐,它受伤很重了,并且我也不惧它的神通,算是拣了个便宜。一来二去,它也不想打了。”
   赤弩被柯严华打烂一颗心脏,实力下降大半。韩昭又是统军大将,对其神通豁免至少七成以上。
   赤弩只剩那点儿威力,还要再被削减至三成,这架也没法子打了。
   不过韩昭当时一心只想赶上卫王,对于这位山泽也不打算过多为难。两边都没什么战意,正好一拍两散,没有闹得天崩地裂。
   听到这里,贺小鸢不得不羡慕:“你运气可是真好。”
   “我见赤弩山腹里的生灵被毁掉大半,就知道你们走得艰苦,又担心你出事。”韩昭正色道,“可是赤弩不通人言,我也问不出答案,空自着急。”率大军离开山腹以后,终是紧赶慢赶追了过来。
   他担心她出事?贺小鸢怔了怔,脸上微热,不敢相信韩昭会说出这种话。
   “这不是好好的么?”她偏头不去看他,一边将过去几天跟队行的过程说了一遍。
   韩昭细细听了,末了才道:“你和燕时初都立大功。”又忍不住赞叹一声,“若没有你们出手,卫王怕是已经逃到嚎风峡了。那么至少三年之内,卫国没有宁日。”
   这趟追逃过程中也死伤很多人,但和免去的生灵涂炭相比,那是小巫见大巫了。
   贺小鸢轻呵一声:“我们又不是卫人,领不了你的功劳。”
   韩昭看着她,欲言又止。
   “有话直说,别学那些姑娘吞吞吐吐。”想起那些对他示好的高官千金们,她又有点不爽。
   韩昭忍不住笑了:“将两国拖入泥淖的元凶成擒,这是千载难逢的和平机会,你可否知会攸国停战?”
   “包在我身上。”贺小鸢点头,“新王上位是个停战的好机会,但攸国必然要求补偿。”
   “容后磋商。”韩昭顿了顿又道,“你有没有想过,战争结束之后何去何从?”
   贺小鸢眨了眨眼:“这不是还得调停两国么?”
   “在那之后呢?”韩昭紧追不舍,“在你大仇得报、国难消弥以后呢?”
   “这个嘛,好像从未想过。”今日之前,她心里只装着复仇,从未考虑其他。“唔,或许会云游天涯,精研道艺吧?”
   “那就是没有其他计划了。”韩昭放开马缰,转身对着她正色道,“小鸢——”
   “啊?”这人突然满脸严肃,贺小鸢没来由有两分害怕。
   真是古怪,这么多年来她还从未怕过他哩。
   韩昭盯着她,一字一句:“嫁给我吧。”
   贺小鸢当场石化。
   ¥¥¥¥¥
   卫王是镇北军内第一等重犯,并非燕三郎想见就能见的,必须得到韩昭首肯。
   他找不到镇北侯,正想寻萧宓设法,却见贺小鸢和韩昭并驾而回,一张俏脸红得像熟透了的苹果。
   贺小鸢好像在发呆,镇北侯看起来却容光焕发。燕三郎将自己的意图说了,韩昭很干脆道:“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   随后他向贺小鸢打了声招呼,就带着燕三郎走向关押卫王的马车,一边问道:“你的脸怎么了?”
   燕三郎按了按自己的脸,果然有点肿,想来还很红。
   “没什么,就是过敏。”方才千岁笑得打跌,就是看他形象不雅吧?
   “找小鸢拿点药,一刻钟内就能消肿。”
   车厢里很暖和,炭烧得很旺,韩昭并没有从这方面亏待卫王。燕三郎看见这个曾经权倾大卫的男人坐在车榻上,手脚都系着特制的镣铐。
   铐上有光华流动,显然是加持过神通的法器。
   车厢里还有两名看守,燕三郎瞧出其中一人是异士。
   韩昭行事谨慎,对于卫王没有一点掉以轻心。
   卫王原本闭目养神,听见声响睁开眼来,冷冷道:“镇北侯,你为了萧宓辛苦奔波,却被他蒙在鼓里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