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6章 公大夫

 ,
   码头上的人又少了,也不往这里来。
   荆庆等了半天,就过去跟船老大套近乎了。从燕三郎的角度看去,这人不断陪着笑脸,船老大却爱搭不惜理,直到荆庆递了一样东西过去。
   这玩意儿圆溜溜像个青皮果子,比指甲盖大一点,但外头还裹着叶片。别人还看不真切,船老大就拿过来就丢进嘴里嚼了几下,点了点头。
   燕三郎耳力好,能听见他赞了一声:“不错,这个不错。”
   吃人的嘴短,船老大面色也和缓下来。荆庆自己也嚼了个果子,两人慢慢聊开了。
   同行的船客里面,有一个小姑娘奇道:“他们吃的是什么东西?”她看见船老大吐了一口唾沫在甲板上,紫红得有点儿吓人,像是吐了血。
   “槟榔。”燕三郎精辨药物,看了两眼就能断定,“能起兴,但吃多了黑牙,易成瘾。”
   小姑娘一看,船老大的牙果然有大半都黑了。她吐了吐舌头,向燕三郎笑道:“原来如此。我姓窦单名一个芽字,不是黄豆的豆。拢沙宗弟子。”
   燕三郎意外地看她一眼。拢沙宗这个名字已经好久没有听见了,上一次跟它有交集还是四年前,韵秀峰梅峰长的官威给了他好深刻的印象。
   拢沙宗在梁国以东吧,离这里可远着呢。他没料到万里之外还能遇见拢沙宗子弟。
   这小姑娘明眸红唇,肤色粉嫩,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。她穿着一件绯红的裙子,千岁总觉得她像一只会蹦会跳的红苹果。
   燕三郎问:“拢沙宗?你是哪一位峰长座下?”
   窦芽笑起来,眼睛都眯成了一条:“呀,你很熟悉嘛?我是巫贤峰吕峰长座下第十四真传弟子。请问你是?”
   “我非玄门弟子,但在拢沙宗里有个相识。”这个,燕三郎还是说了真话。
   “是哪一位师兄?”
   千岁在燕三郎耳边“哟”了一声:“嘴真甜。”紧接着又道,“这小姑娘看起来最多也就是十三四岁,待人接物可比你玲珑多了。”
   燕三郎装作不闻:“端方,梅峰长门下。你可认得?”
   “噢——”窦芽拉长了音调,“原来是端师兄!我当然认得啦,他可是宗里炙手可热的大红人,宗主都器重他。”
   “阔别多年。”燕三郎一笑,“看来他近况不错。”
   “那是,端师兄修为又高人又好,师姐师妹们都喜欢他。”窦芽唉了一声,“从前年起宗门就想给他指婚,不过端师兄以梅峰长身体不好,他需要随侍在侧为由婉拒了。”
   燕三郎抓住了要点:“梅峰长身体欠妥?”
   上次他见到梅峰长,那可是养尊处优、威风八面,轻易就将梅衡西置诸死地,原本蒸蒸日上的衡西商会也险些分崩,最后更是直接被指给了端方来打理。
   怎么看,梅峰长都像是能再祸害人间一百年的样子。
   窦芽“啊”了一声,有些懊恼自己失言:“这、这个,也就是一点小病啦,养养就能好。”
   “哦。”燕三郎也知道再问不出什么来,就此打住。“一点小病”能拖两年不愈吗?他可是知道端方的品性,梅峰长养这么一只虎狼在侧而不自知,恐怕……
   不过以拢沙宗宗主的本事,端方还能在他眼皮子底下动手脚,看来这几年有进步的不止是燕三郎一个人哪。
   相比远在天边的端方,燕三郎更想知道:“今趟出海,是拢沙宗安排你来的?”小姑娘对答如流,看来是拢沙宗门下无疑了。
   “是啊。”窦芽点头。她一笑起来就有两只虎牙,“反正我也要顺路回家,宗门就交代我走一趟迷藏国。”
   听在少年耳中,这话里就多出一重涵义:拢沙宗不太把迷藏海国之行当回事,否则不会只派一名真传弟子出海。想来也是,那样一个与国抗衡的玄门财力雄厚,能短缺多少宝贝是自己弄不到的,只能去迷藏海国里购买?
   或许有那么几样吧,所以窦芽在这条船上。
   她边上坐着一位老人,身形微胖、面色红润,因为保养得当,也没人看出他到底多大岁数。不过到底年纪大了,扛不住冷风,所以尽管身披皮裘,这会儿也只得缩在船厅的角落里。
   燕三郎和少女的对话,他听得津津有味,这时插口道:“老夫也去过拢沙界的云城,那真是第一等繁华富庶之地啊。小姑娘,你想从迷藏国换什么回来?”
   见其他人目光看过来,他拢了拢衣襟:“喔,老夫姓庄,庄南甲,涂国公大夫,也是南汝商会的会长。”
   窦芽回他一声好,但眼里有疑惑,显然不知“公大夫”是个什么官职。
   燕三郎师从连容生,很重要的一课就是熟谙各国廷制和职衔。大小二百余个国家和势力,光是记清名字都很费劲。
   涂国为东部小国,海岸线狭长,兼收海陆之便,尽管国土面积不大,但一直是海民与内陆的货转交往之地,做这中间商赚差价也过上了好日子。
   而这位庄会长担任的“公大夫”,其实是官爵一体,等同于梁国县令。
   不过,无论梁国还是卫国的县令都没有直接下海经商的权力,不像这位庄会长,自报名讳时还敢堂而皇之在官职后面跟个商人身份。
   宝夏国的柱国公子正好从船舱里面走下来,想来是嫌里面气味难闻。他正好听见庄南甲这句话,噗嗤一笑:“买来的官儿,说出来倒是光明正大。”
   庄南甲一下子涨红了脸:“你、你说什么!”
   燕三郎目光微动,想起一个词来:
   卖官鬻爵。
   大国自有大国的体统,梁、卫就是财政再拮据也不敢公开叫卖官爵。可是许多小国就没有这些顾虑,哪一年遇上天灾人祸、国库空虚,王廷就会默许卖官,甚至有时这种官位买卖还由国君亲自操刀。
   只看庄南甲财大气粗的模样,显然“公大夫”就是买来的。这人要是有钱了,忍不住又渴望有名或者有权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