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8章 各有所求

 ,
   更何况鸟、虫、鱼类都是卵生,带成体进去不容易,带卵进去可不受限制。
   大伙儿都明白了。
   丁云正看着燕三郎问:“你是谁?”他又看了看窦芽,小姑娘长得好看,他忍不住多盯了两眼。
   “谁也不是。”燕三郎耸了耸肩,“我就是句遥国的一个小商人,无衔无职。”
   燕三郎说的是老实话,千岁笑了:“这么说起来,你既不是玄门弟子,也非官家后代,手下更是连个商会也没有。哎哟,这履历简直寡淡如水啊。”小三儿的功夫都做在了暗处,世人不知。明面儿上的身份三言两语就说完了,一点儿也不丰厚,一点儿也不博人眼球。
   丁云正眼中顿时露出鄙夷之色,连个“哦”字都懒得说,重又闭眼歇息。对常人而言,能弄到令牌上船就很了不得了,可是能坐在这里的,谁没有令牌?
   窦芽不以为意,拉着燕三郎继续说话。庄南甲多问他一句:“你来迷藏国,想买什么回去?”
   “我想追查一样东西的来源,那物从前得自迷藏国。”燕三郎说了三分真话,“其他的,走走看看罢。”
   庄南甲笑了:“从迷藏国买回去的东西追查不出来源,方才荆庆已经说了,否则大伙儿也不用千里迢迢来这里做买卖。”
   燕三郎不答反复:“庄会长呢,来迷藏国又有何求?”
   “我托丹师炼制的延寿丹,少一味最关键的药引子。”说起这个,庄南甲长叹一口气,连“老夫”都不再自称,“我到处寻访,才听说有人六十年前从这里买到了药引子……迷藏国连续几次开放,都有那味药物出售,所以今次我也来碰碰运气。”
   窦芽侧了侧头:“能延多久?”
   “五年。”
   窦芽咦了一声:“好像……”后面不说了。
   “好像也不是很长?”庄南甲明了,望着几人苦笑一声,“等你们到了我这把年纪,就会知道寿命才是无价之宝。只要能够多活几天,就算散尽家财也是值得。”一船人都是少年男女,哪有他这么多感悟?
   燕三郎仔细看了他几眼,忽然道:“让我号一号脉?”
   “小哥儿还精通医术?”庆南甲精神一振,毫不忌讳地捋起袖子,伸手过去,“我可真是运气,同船竟有大夫!”
   燕三郎伸指往他腕上一搭,静心听了几息,这才缩回手指。
   他脸色淡然,庄南甲看不出个所以然来,不得不问:“怎么样?”
   “命灶微凉,五内渐衰,六七年前应该得过恶疾。尽管你保养得宜,根基还是受了重创,再难恢复,就如岛上那棵半僵枯木。”海船对面有个小岛,也就是七、八丈见方,岛上荒草都没几株,却有一株三丈高的树,燕三郎指的就是它。
   这棵树的情况也不好,形容枯槁、叶片掉光,只剩几个光秃秃的杈子,树心还烂了一小半。
   显然它活不了多久了,尽管它还在挣扎着苟延残喘。
   这世上,并不是所有努力都能成功。
   “除非有源头活水,否则挺不过两年,也难怪你要炼制延寿丹。”
   窦芽都担心他实话实说太伤人,不过庄南甲连连点头:“正是,正是!宫里的太医也是这样说道,小哥儿医术了得啊。”
   这时木船终于一先一后等来了最后两名客人。船老大解开绳子一声吆喝,另两名船夫过来帮忙,这艘木船很快就滑向港湾,转了个方向,缓缓向洋面驶去。
   后上船的两名客人,一个是高身七尺的彪形大汉,胳膊都快有窦芽的腰肢粗了,辫子头、铜铃眼,有一道紫红色的刀疤从眼角延伸到嘴角,不过络腮胡成功地将刀疤掩去了一半。
   他跳上甲板的时候,船身仿佛都往下一沉。因他眼神好生凶狠,四面扫视时,众人下意识停止交谈。
   相比之下,另一名客人就和气多了。这是四旬左右的中年妇人,嘴角常挂笑,腮边有酒窝。
   络腮胡上船走了一圈,相中了另一间上舱房,于是“砰”地一声,把房客的行李直接扔去边上——
   庄南甲的行李。
   这位涂国的公大夫涨红了脸,可到底没敢拍案而起。他嘴里嗫嚅几声,也就认了。
   千岁笑了:“这一看就不像良民。”
   “悍匪。”燕三郎低语,声量只有身边两人能听见。荆庆大奇:“你怎么知道?”
   “他身上血气煞气太重,应该沾过很多人命。”燕三郎往上舱房瞥去一眼,“草莽之气太重,又不是军队出来的。”他在卫国的廷军、镇北军乃至褐军都待过,自有比较。哪怕是起义农民组成的褐军,也断不是这样气质。
   荆庆咽了下口水。
   丁云正的随从看起来也有些紧张,他身材瘦高,目光如鹰隼,原本也是一条好汉子,可是和络腮胡相比,远没有人家壮实。
   这么个凶人就住在公子隔壁!
   至于另一个妇人就很亲切,向众人介绍自己的名字,霍芳芳。
   风向正好。也就是两刻钟的功夫,船只离岸很远,眼前就是无尽浩荡,船身也渐渐随波摇摆,幅度越来越大。
   驶出港湾以后,海水就不再温柔。外海的风急浪陡,轻易就能掀翻船只。
   可是海的宽博,任何大江大湖都不能媲美。窦芽深深吸了一口海风,只觉沁人心脾:“有点儿腥,这味道好特别!”
   千岁也问燕三郎:“脉也诊了,那就是个普通老头吧?”
   “嗯。”庄南甲是个不折不扣如假包换的凡人,肌体衰耗,最多两年内就会再患恶疾,一病不起。
   就在这时,边上有人“哇”地一声吐了出来。
   窦芽吃惊回头,却见宝夏国上柱国的三公子趴在船边,大呕不止。
   今儿海上风浪不小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丁云正抱定了船舷,吐得腰都直不起来,得点儿空隙还要去骂船夫:“你这船就不能,呕,不能驾稳一点吗!”
   船夫满脸无辜:“大少爷,您当这是马车?”海上行船不比陆地走马,风大浪大他也没办法,“想要风平浪静,您得跟龙王爷去说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