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7章 纷争

 ,
   这样买个一官半职过过官瘾,还有个遮羞的说法叫做“捐官”。不过柱国公子直言其“买”,确实很不客气。
   眼看这两人要争吵起来,窦芽赶紧出声打断:“都消消火气,我们要同行十天呢!”说着主动答起庄南甲的问题,“师门这次要我带些草药回去,最好能买到种子,一劳永逸。否则再等六十年才能买到也是麻烦事儿。”
   柱国公子冷冷看了庄南甲一眼,转对窦芽道:“拢沙宗经营多年,想必物料丰富,怎么会来海外迷国寻购药种?”
   窦芽打量着他:“敢问阁下高姓大名?”
   她从小在拢沙宗长大,不识外界风土,旁人并不觉得奇怪。
   柱国公子昂起下巴,由边上的侍从代答:“我家公子姓丁,大名云正,乃是宝夏国上柱国丁耀秋第三子。”
   窦芽“哦”了一声,悄悄问燕三郎:“那是很大的官儿?”
   “很大。”燕三郎给她科普,“可称宝夏国重臣。”
   小姑娘坐得近,这一倾身,他都能嗅到对方鬓发传来的清香。拜千岁所赐,他能轻易辨出这香气的主料是丁香,其若有若无,好闻却不腻重。自然香粉里面还掺入别料,但是恰到好处,实是很高明的调香手法。
   这样一盒上等的香粉,在春明城要卖到三两银子。看来这小姑娘的确有钱。
   燕三郎藉着一点香味儿分析情报,耳边传来千岁问话:“小姑娘好闻吗?”
   声音至少抬高了两度,听起来有点不悦。
   燕三郎下意识挪开一尺,不答。
   这时窦芽也正在提问,没留意他的举动:“我也觉得奇怪哪,宗内长辈说过,迷藏海国是个小世界。既是个自成一体的世界,怎么会生长我们陆地上的珍稀药草?”不同地域之间的物种都不相同,更不要说两个世界了。
   始终没有存在感的荆庆,这时才轻轻咳了一声:“这个问题,我或知答案。”
   他待众人的目光一起汇聚过来,才接着道:“我听说迷藏海国原本不是今天的群岛模样,它从前是一片广袤大陆,就像我们的世界。后来天灾降临,整个世界被毁灭,只剩下零星几个海上岛屿。所以它本身的物产几乎在天灾中损失殆尽了。”
   船上众人出海之前都做过相关功课,但荆庆这一说还是首度听闻,都觉新奇。窦芽眼中更加迷茫了:“既然它损失了所有物产,又怎么会变作无数人向往之地?”
   “我说的是‘几乎’而不是‘全部’。动植物基本死完了,可是矿藏还在啊,甚至因为天灾而越发丰富。”荆庆答道,“其实,我们要去迷藏海国购买的东西,很多都是从陆地送过去的。”
   庄南甲大奇:“怎么会?我们远赴重洋,居然要从海国把陆地的东西再买回去吗?”
   “恐怕是这样的。”海风大,荆庆揉了揉被吹疼的脸面,“谁也不知道迷藏海国与陆地的交易从什么时候开始,但所有人都明白,在岛上的交易又安全又隐蔽。”
   窦芽下意识点头:“听说上岛以后要戴起面具呢,那就谁也不认得谁了。”
   “或许人们最初只是来买一点迷藏国的特产,但久而久之就发现,把自己的东西拿来这里出售也是个好路子,无论买家是谁。”荆庆压低了音量,让内容听起来更神秘,“有些杀人越货得来的赃物,在陆地的拍卖会都不好出手,拿来这里反而好卖。你们看,来源不可考,去向不可考。”
   丁云正蹙了蹙眉:“你这么说,可有实证?”
   “那当然是没有的。”荆庆苦笑,“我也就是从别人口中得知。”
   丁云正打破砂锅问到底:“这个‘别人’是谁,怎会知晓这许多秘事?”
   荆庆抿了抿唇,才答道:“我家中长辈曾经去过迷藏国,返回后将见闻写进家史,留传后代。”
   丁云正“哦”了一声:“你的长辈做过统计?”
   “这个……他也办不到。”荆庆又咳嗽一声,“他只是作此推测。”
   丁云正呵呵一笑:“好个推测。长辈要是真有本事,你怎么是这副模样?”
   这下连荆庆的脸色都变成了猪肝色。在座所有人当中,的确就属他最落魄,无论明面还是实际,丁公子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嘲笑他不得祖上荫庇。
   千岁啧啧两声:“这人嘴可真臭。”
   庄南甲先前也受过丁云正的气,这时起了同仇敌忾之心,忍不住出声解围:“这么多年,迷藏国也没走漏出去多少消息,你家先辈能作出这么详细的推断,已经很了不起。”
   荆庆感激地向他点了点头。丁云正就呵呵了,待要阴阳怪气再补一句,窦芽已经抢先问道:“这位、这位……”她不知道怎么称呼对方。
   “荆。”谁也不能拒绝这么可爱的姑娘,荆庆的脸色和缓下来,“我叫荆庆。”
   “好,荆先生。照您说来,岛上是不毛之地了?”窦芽露出失望之色,“我还以为人人争着想去的迷藏国,会是个漂亮的水上世界。”
   “那倒未必。”荆庆沉吟道,“据我先辈所言,那里密林莽莽,景色宜人。不仅是瓜果蔬菜,连禽肉鱼虾都一应俱全。”
   “竟是这样么?”拢沙宗里的长辈只会按步就班地解说和交代任务,哪里能描绘得这么详细?窦芽听得津津有味,“可是迷藏海国不是拒绝生灵进入吗?”
   “拒绝动物进入。严格来说,是拒绝有意识的物体进入。卵、蛋、胚类有生命但无意识,也可以进去。”荆庆纠正她,“否则你怎么带回药草种子?”
   说得也是哦。“好,就算只有动物不能进出。”窦芽退求其次,“那鸟兽虫鱼怎么进去的?”
   这回不必荆庆答疑了,燕三郎就说出了两个字:
   “令牌。”
   迷藏国的土著只要往这些外界生灵身上贴起令牌,就能在小世界开放的时候把动物引种进去。有了先驱,形成种群也就是时间问题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