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1章 信察们的拦截(打赏加更)

 ,
   脚印很多,并且杂乱无章,有大有小,雷信察只看一眼就道:“窃贼有两三人。”
   笃信察亲自执起火把,率众顺着脚印的方向追了出去。
   彤信察跟在他身后:“你丢了什么宝贝?”
   这话有些歧义,笃信察家里都被人翻了个底朝天,瞎子都能看出他丢的宝贝多了去。但只有心爱之物才能惹得笃信察大动肝火。
   但笃信察显然理解他的问题,脸色难看得很:“七曜珠。”
   “七曜珠在你手里?”彤信察惊讶,然后才反应过来,“我是说,你藏在暗门里的东西就是七曜珠?”
   “是。”笃信察寻到的脚印往后山去了。他奔在最前头也不回,面色甚至有些狞厉。
   优贝岛有两个码头,小码头在山脚下、他的大宅正前方,另一个大码头就远了,位于岛屿另一端。想去那里乘船,就要横跨大小两座山峰。
   倒不是这三个窃贼笨得舍近求远,而是小码头专供神官使用,闲人不得靠近,平时都有人把守。并且今日恰好有船只满载而来,正往岸上卸运肉菜、水果、建材等专用物资,小码头挤得满满当当,至少有三十来号人。
   窃贼们今天的运气不好。
   笃信察的下人们大声喊着“抓贼”,整个码头都能听见。这种情况下,他们只好多跑上十几里路,翻山去找大码头登船。
   黑袍客对地形的了解当然比不过他这位地头蛇。优贝岛面积不小、地形却很复杂,溪谷中甚至有天然的流沙陷阱。就算已经事先踩点,这些地形条件依旧会严重拖慢行进速度。
   可是才走了半刻钟不到,岛屿西北上方又冒出一簇烟火,打出了绿油油的颜色。
   信察们见状,脸色都是一变,彤信察皱眉:“看来那几个小贼已经在大码头抢船了。”
   洗劫案发生在一个时辰之前,管家乘船去水晶岛上找主人,笃信察再带着两位同伴返回,这一来一回的过程中,盗贼们可是别的啥也没干,一门心思光逃跑了。
   算一算时间,这会儿他们也该抵达大码头了,而信察们连路程的一小半都没走完呢。
   前方就是一片茂密林地。笃信察大步冲了进去,顺便向下人挥手:“都站住,不许动!”
   主人有令,追兵顿时止步,眼睁睁看着三位信察消失在林中。
   吹过林地的风突然变得狂暴。十息过后,茂林深处突然爆出耀眼的蓝光。
   管家和下人们下意识阖眼,同时跪倒在地,恭敬行礼。
   神显。
   天神无所不能,而作为神的使者,信察大人们同样所向披靡。他们有神鬼莫测的手段,只是这些年来都不需要展露。
   多数迷藏人终其一生都看不到神官们的通天手段。他们何其幸运!
   四、五名下人一下子激动得泪流满面。
   紧接着,蓝光就往西北方向移动。雷信察走了出来,指挥众人往大码头赶去,自己一个转身,又回到密林当中。
   优贝岛,西北码头。
   三名黑袍客的确已经赶到码头,随意登上一只小船就催促出发。
   若在平时,岛民对这些海客的要求无有不从,但是今日,船上的渔民连连摇头:“不能走,不能走!”
   “为什么不能走!”有个黑袍客脾气最暴躁,一把揪起他的衣领,“马上离岸!”
   渔民伸手去掰他的指头:“不行!”
   黑袍客大怒,“喀喇”一声掰断了他的脖子,转身跳到岸上去解缆绳。这里还有几名船夫,见状齐声呐喊,与他扭打在一起。
   他们打架也不顾什么章法,还有一人抄起木板,直接砸在他脑袋上。
   板子应声而碎。黑袍客大怒,反手抽出长刀,将袭击者拦腰砍成两半。
   另外两名黑袍客立刻上来帮忙。三人砍头如切瓜,将四个船夫杀尽。
   不过这里的动静也惊动了岸上的人。码头附近就有连排低矮的仓房,再往南三十丈远就是个小村落。西北码头就归这个村子管理,现在起了骚乱,村里人影绰绰,都往这里奔来。
   黑袍客里有一人会撑船,这也是他们肆无忌惮敢抢信察宅邸的恁恃之一。三人已经解开系船的绳索,就要撑住小船离岸,也就在这时,岸上一支烟火升天,咻地一声爆出满幕绿光。
   “走,快走!”黑袍客老大催促,“他们在召集人手。”
   “召吧。”行船那人大笑,“等他们召到,我们早回到水晶岛上!”他原本在大江边上干过十年见不得光的买卖,急流里撑船都是小意思,何况迷藏国的海总是风平浪静?
   不过小船才离岸一丈远,他就听见兄弟喊了一声:“那是什么?”
   他一回头,就看见天空中突现两道蓝光,迳直朝这里飞来,速度其快无比。
   “追兵。”虽不清楚那是何物,黑袍客老大也本能地觉出不妙,翻出一支袖里箭,抖手朝它打去。
   这件法器的名字叫作“百花”,打出去一支,立刻就化出十余支分身,同时取向一个目标。那都不是幻影,对敌人的打击是百分百到肉,不打任何折扣。
   他的准头很好,尽管蓝光的轨迹不好捉摸,这十余支袖里箭还是打中了其中一点,然后——
   然后穿光而过。
   就好像它打穿的只是空气而已。
   黑袍客吃惊的同时,有一点蓝光已经落了下来。它不冲三人直去,而是一下子扎入海水,就像是掉落海洋的殒石。
   区别在于,它没有溅起一点水花,海面依旧平静。
   但紧接着,蔚蓝色的海水颜色变浅,黑袍客居然从在丝缎一般的水面上看见了白色的——霜花?
   细小的咯啦声随之响起。海浪不再涌动。
   转眼之间,以小船为中心,方圆十丈内的海面凝成了坚冰!
   包括黑袍客所乘坐的小船在内,泊在码头的七艘船只都被冻在冰里,静止不动。
   “该死!”船被冻住,走不了了,黑袍客互相招呼一声,就往悬崖奔去。虽然暂时逃不出岛,但悬崖底下怪石嶙峋,有许多巨大孔洞可以藏身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