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2章 战力爆表

 ,
   以老头子的速度撞上去,就算没有肝脑涂地,那起码也得脑袋开瓢。
   然而,并没有。
   追兵眼前一花,老头子消失了。
   他居然穿墙而过。
   追兵都是一呆,笃信察暗骂一声该死,老头子身上居然有穿墙的法器,果然有备而来。
   巡卫当中不少好手,一个起跳翻墙过去。可墙后头却种着两棵高大的刺桐树,这玩意儿树干笔直,但上头开枝散叶,异常繁茂。
   最重要的是,它身上长满了细密的尖刺,从树干到枝头。
   翻墙而过的巡卫一下就吃到了苦头,忍不住嗷地叫出声来。
   穿墙而过的老头子却从容自树下奔过,无遮无拦。
   笃信察可不想被扎得满身是洞,不得已绕了远路,从月门穿过。
   这儿是个小园,和水晶岛上其他园林一样,草木扶疏、造景精巧,各式鲜花争奇斗艳。众人一路践踏过去,不知损毁多少花草。
   园子不大,面积也就是百来平方,而后就收于山墙。
   这堵山墙是整个温汤馆最高的一堵墙,墙头到地面足足有四丈(十三米),墙体也是最厚最结实。
   笃信察的脸黑了。
   墙上没门,墙外就是湖畔。老头子要是再穿墙而过,那就太容易溜掉。
   一路追来都很太平,笃信察基本可以肯定,玄机就在外头的湖里。只要自己跟着老头下了水,恐怕麻烦就来了。
   想到这里,他也不再犹豫,大吼道:“站住,都站住!”
   巡卫的忠诚度无庸置疑,闻言快速站定,果然不再前进一步。笃信察气喘吁吁赶上来,身体前蹲,一手按在了地面上!
   园子里的黑土前天才刚被翻过,肥沃又松软,一脚踩上去还会微微凹陷。
   不过笃信察的手掌与地面甫一接触,软土就凝成了坚冰,表面甚至覆盖一层厚厚的冰晶。
   紧接着冰面以惊人的速度往前扩散,所过之处,植物、泥砂、盆器,表面都冻出了白霜。
   老头子刚好回身见到这一幕,想也不想就往上跳起。
   他年老身胖,跳也跳不多高,但霜线唰地一下从他足下横跨过去。因为没有实际接触,他并没有被冻住。
   老头急急转身,待要再一头撞墙,最后却堪堪停住脚步——山墙表面已经结出了厚达半寸的坚冰。
   他这么撞上去,首先就会撞上冰层吧?
   笃信察的寒冰有多坚固,他心知肚明,这时只得怏怏转身。
   “撞啊。”笃信察缓缓站直身体,同样气喘如牛,也不知是奔跑还是用出神力导致,“怎么不撞了?”
   老头子冷冷看着他。
   “抓起来!”笃信察指挥巡卫上前,并且再次强调,“别碰他的手掌!”
   巡卫们冲上前去,刻意避开老头挣扎挥舞的双手,将他双臂反绑在背后。
   笃信察这才敢靠近,盯着老头子一字一句道:“好久不见,龙大人!”
   老头子不发一语。
   “带走!”笃信察挥了挥手,心花怒放。虽然不知这老头子为何自投罗网,但他的确已入自己股掌,并且这回连备下的后手都没用上。
   顺利得难以置信。
   笃信察更是明白,无论还有什么变故,只要尽快将老头交到神使手中,那么后头的麻烦就都与自己无关了。
   谨慎起见,他让巡卫押着老头先走,自己落后半步。
   不过他才刚要转身,眼前就有血光乍现——
   正一手按住老头子胳膊的巡卫,胸口突然爆出一朵血花,整个人都飞了出去。
   带着一声长长的惨叫。
   笃信察闻声看去,只见一条灰链子扯着巡卫偌大的身躯飞上半天,再重重掼回地面。
   “砰”地一声,刚好就落在他脚下。
   惨叫声戛然而止,笃信察只见到一抹青影闪动,对方已经迫近两丈之内。
   是方才假山上那名青衣女子!
   她甩掉了彤信察,又赶来这里解救老头子么?眼看对方急速靠近、身似鬼魅,他大喝一声:“举起来!”
   身边四名护卫同时高举手臂,掌心都抓着一枚圆珠。
   珠子晶莹剔透,好似水晶,但中间浮动一点蓝光。
   笃信察眼中同样有蓝光一闪,紧接着众人身周就浮起一层淡蓝色的寒气。
   它像雾又像烟,看似弱不禁风,可是青衣女子探进来的链子却在顷刻间变成了银白色——这层寒气赫然是恐怖的超低温,外来物事一旦进入,立刻就会被冻住,从里到外。
   它看起来像护罩,其实却是伤敌的法门。
   笃信察用它对付过不少人,从前有些人间来的异士不知死活,于是尝到了它的威力。这几枚珠子配合他的能力,可以将精金也冻成劲脆的冰块,只要再补上一记敲击,就会碎成满地冰碴子。
   紧接着,女子也一头撞了上来。
   速度太快,连她自己也只来得及抬手掩住脸面,就穿过了寒气层。
   但她没有变作冰雕。
   撞击刹那,她周身冒出了熊熊火焰,那光芒鲜红妖异如血,可以刺痛人眼。
   也就那么一下闪现,红火就收了起来,再不复见。可她已经穿过了笃信察架构的寒气层——
   毫发无伤。
   甚至身上的衣裳柔软依旧,不沾半片霜花。
   女子轻抬素手如拈花,姿势飘逸洒脱,拧断的却是笃信察身边那名护卫的脖子。
   “咔嚓”,格外清脆。
   举手抬足间,她又杀掉一人。
   这女人,战斗力也太爆表了,老头从哪里找来这样强大的帮手!笃信察大惊,一把抓过老头,五指几乎掐进他脖子里:“住手,否则他死!”
   他能将周围都冻住,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子冻成冰雕,压根儿不是什么难事。
   青衣女郎还未作出反应,笃信察忽觉胳膊一疼,庄南甲竟然反手拧开了他的锁喉掌!
   无论笃信察怎样用劲,自己的手掌离对方脖子反而越来越远。这老头子的气力大得惊人,笃信察觉得,自己的胳膊都快被他拧断了!
   局势大不妙,他不能再跟对方干耗下去。
   笃信察再顾不得其他人,飞快从怀里抓出一颗符文石来。
   它有杏子大小,两面扁平,上头刻着的符文有金光流淌。
   笃信察就攥紧这枚符文石,大吼一声:“回去!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