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0章 尔虞我诈(打赏加更)

 ,
   她拍了拍鹰背,问庄南甲:“现在去哪?”
   “去水面!”风声呼呼,老头得扯破嗓子才能让前头两人听见,“往东北飞。”
   千岁把巨鹰的脑袋往下按,它就往下飞,等贴近水面才改为展翅滑翔,那姿势说不出的优雅威严,与先前的狼狈判若两鹰。
   被勒过几次以后,这家伙就老实了,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。
   “挺聪明呢!”千岁拍了拍它的脖子,以招小弟的口吻道,“以后就跟着我罢。”
   船翻了,燕三郎还能看见船夫爬到船舷上等待救援。不过他们的座骑升级了,原本要花上大半天才能抵达的目标,现在不须半盏茶功夫就能赶到!
   看巨鹰飞得平稳,庄南甲才伸开手掌,按在了鹰背上。
   他还有正经事要办。
   ¥¥¥¥¥
   无忧谷内,联合发卖会已近尾声。
   外面的喝彩排山倒海。这倒不是有甚精彩演出,而是又一件宝物引发全场角逐,出价一波叠着一波,你追我赶。已经出不起价的海客就在底下吹口哨、看热闹,倒是把原本严肃的联合发卖会弄得像街头市集。
   但是没人在乎。彤信察微笑道:“到此刻为止,今年联合发卖的进账已经追赶五年前,这后头还有四件宝物没上台,都是压轴。”
   另外几名信察都道:“异宝迭出,迷藏在人间声名更隆。五年以后,人们还会蜂拥而来。”
   无忧谷盛会举办的目的也就在这里,迷藏人与海客,彼此互相需要。
   听着外头动静,神使面无表情,只是偶尔看一看镇妖塔中的蓝色符石。
   它就像一点细小的沙砾,静静躺在塔中。
   除此之外,那里什么都没有。
   如她所料,那人没有轻身犯险。不过神使很好奇,雾墙开放时间已经过半,再有几天就要关闭了。除非他想死在人间,否则就要抓紧。
   一旦海客们离开,他就不能再浑水摸鱼。
   “这种时候,还想从长计议吗?”神使自言自语,“该不会是外头转了一圈回来,胆子变小了?”
   彤信察没听清,踏前一步:“您说什么?”
   神使忽然道:“他们往西北去了,降在双鱼岛。”
   信察们愕然:“降?”
   逃犯们在迷藏国不是行船么,怎么会用上“降”这个词?可是神使已经接下去道:“双鱼岛有什么,为何他们要停靠在此?”
   场中一片沉默。
   过了好几息,才有一人道:“双鱼岛离火宫岛不远,顺风的话,只要两刻钟就到了。”他喃喃道,“那、那位的宅邸,就在火宫岛吧?”
   神使一哂,点了几位信察:“你们带人去追,死活不论!”
   立刻有人站出来表示反对:“他毕竟也是我们同袍,五年前还是、还是……您怎好将他置于他死地?”
   “他先出手对付笃信察,眼下笃信察下落不明,恐怕凶多吉少。”神使冷笑,“这种时候,你还敢偏袒他?”
   反对声小了。神使把雷信察招来自己跟前:“上岛以后仔细些,火宫岛不小,莫要被他们走脱。”又附在雷信察耳边低低一句,“他们能驾驭巨鹰,不要打草惊蛇。”说罢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   雷信察“啊”了一声,领命而去。
   对手强大,他带走了一半信察和卫队。
   神使的目光又移到桌上的镇妖塔。火宫岛距离水晶岛太远,七曜珠不能生效。
   那枚蓝色符石,庄南甲大概是不会利用了。她心里有些小小惋惜。
   巨鹰在火宫岛降落以后,眼前就突然漆黑一片,连周围的声音也被屏蔽。
   看来,那些人使了法子令巨鹰陷入沉睡。
   接下来,庄南甲到底想做什么?
   ¥¥¥¥¥
   巨鹰在夜色中平稳着陆。
   它的动作优雅而轻盈,居然没有惊起附近树丛里栖息的鸟类。
   两个男子跳下鹰背,千岁是最后下来的。她先抚了抚巨鹰硕大的脑袋,温声道:“辛苦了,好好睡一觉吧。”说罢,手底冒出一缕红烟,飘进了巨鹰的耳中。
   这头大鸟晃了晃脑袋,眨了眨眼,又眨了眨眼,终是抵不过突然发作的瞌睡虫,把脑袋埋在翅膀底下睡着了。
   它甚至没来得及照原本的习惯飞去高枝。
   千岁这才收手,从鸟背上跳了下来:“明晨之前,它不会醒。”也就是说,在接下来几个时辰里,神使都不能通过巨鹰监控他们。
   “那就好。”庄南甲呵呵道,“催生灵入眠,圣殿中有个信察的能力与你相当。”
   “走吧。”燕三郎辨认一下方向,“我们到得比原定时间早。”
   “骑鹰和划船,速度能一样么?”千岁白了他一眼,“既然来早了,我有个想法。圣殿里的信察们是不是该交班了?七曜珠呢?”
   少年抬手,掌心静静躺着一块蓝色符文石。
   七曜珠一共有七块蓝石,现在一块在神使手里,余下的都归他们。
   ……
   明安带着四名手下,候在宝华阁外。
   他们都站得笔直,与周围惬意慵懒的海客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   不过,海客对他们视若无睹。
   他们分不清巡卫和稽查卫的区别,也没打算分清——过去天当中,这些迷藏护卫时常出没在无忧谷的盛会当中,甚至水晶岛的居民区和其他小岛上也有他们的踪影,但基本不对海客造成影响。
   很快,他们要等的人出来了。
   这人很年轻,有些俊朗,穿着丝质长袍而非黑袍,脸上也没戴面具。
   迷藏国的每一位神官,明安都见过,他很确定这人不在其中。
   但这人身上衣著,又是信察才能穿的红袍。
   明安经历多届无忧谷盛会,微微一怔就明白了:
   迷藏国又有了新信察。
   他一直好奇,天神择人点化的标准是什么。但无论他拿这问题去问谁,对方的回答必定带着一脸严肃:
   虔诚。
   天神只点化至诚者。他们的信念纯净得像白雪,作为嘉奖,天神允许他们侍奉自己。
   可是外来的海客为什么也能被点化?他们会比土生土长的迷藏人更加爱戴天神吗,显然不可能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