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9章 一路狂奔(打赏加更)

 ,
   那上面“圣元核”三字闪动两下,消失了。
   等上好一会儿,也没有任何后续。燕三郎才道:“看来,圣树的确已被摧毁。”
   树都不在了,再寻回树芯也没有意义,因此木铃铛派发的任务自动取消。反过来说,任务取消就说明圣树的确死了。
   想到这一点,燕三郎也稍稍放心。
   圣树的坚韧超乎想象,历经灭世之劫犹存一丝活力。可它存在于现世的身躯大部分已经腐朽,只有一点树心还活着,其躯干强度和从前不能同日而语。
   强弩之末。
   燕三郎也相信,自元核被苍吾使剜走之后,圣树的血槽进一步降低,这叫漏屋偏逢连夜雨。否则“赤鹄”再锋利,恐怕也很难切入树身。
   同理,明安使用的烈山震威力惊人,又是被他置于树心引爆,这棵神木经历了天灾却逃不过人祸,终于化作齑粉。
   和胡成这样的老手比起来,燕三郎的动作生疏,小舟起先在水中滴溜溜转了几圈。阿倩站起来接过橹,低声道:“我来吧。”
   小船又能平稳地航行了。
   就像庄南甲另有密谋一样,他同样背着庄南甲另外制定了一个撤退计划,即是利用六曜珠脱险,传送到距离迷途岛最近的水面上。
   从迷途岛到水晶岛距离过大,用六曜珠不能一步到位。明安事先交代胡成带着蓝色符文石,驾着小舟停在这里等候,一旦接到人,就全力划向迷途岛。
   最后这一小段距离很短,也就是盏茶功夫,却关乎众人生死。千岁见过那些蓝色光点,也评估过它们的力量。如果它们全数扑来,她也坚持不了多久。
   毕竟,那是连苍吾使都能放倒的怪物。
   可是明安用自己的命填上了这段空白。
   燕三郎偶尔回头,还能看见黑烟袅袅升入高空,可见这一次爆炸威力之大。“烈山震”果然也是名不虚传,麒麟轩拿出来发卖的必是精品,笃信察到底没砸了自己招牌。
   这个时候,水晶岛上该是乱成一团了吧?
   海客里面不乏好乱分子,禁地里发生了惊天动地的意外,迷藏国官方很难再掩饰太平。不过,燕三郎猜想,幽魂们也根本没心思粉饰太平。
   它们的栖身之地被炸毁了。
   圣树存于现世的身躯被毁,留在“过去”的翡翠梦境也不复存在。
   没有翡翠梦境的庇护,曝露在空气中的幽魂只能留存两个时辰。
   然后,就会灰飞烟灭。
   也即是说,从现在算起,它们只能再活两个时辰了。
   燕三郎忽然问千岁:“如果你是幽魂,这时候会做什么?”
   “不好说。”千岁在他边上显出了身形,“大难临头,人的反应各自不同,幽魂也是一样。有的会惊恐万状,有的则会搜寻仇人,准备同归于尽。”
   和岛上的喧嚣比起来,今晚的海太平静,连水波轻拍船身的声音都格外温柔。此时迷途岛的轮廓已被夜色勾勒出一角,就在正前方了。
   千岁却指着后方道:“喏,追过来了。”
   她目力绝佳,当能看到极远处有细小的光点朝这里飞来。
   至少有数百点,像狂暴的萤火虫。
   “走吧。”出口就在眼前,千岁没打算跟这些家伙决一死战,她顺手替燕三郎拆下一块船板,另一手提起了阿倩。
   这家伙太吝啬了,一点愿力都舍不得用。燕三郎摇了摇头,挟起船板,顺手抓着胡成的领子道:“出去再哭,追兵来了。”
   后者刚擦了一下眼睛,就觉身体一轻,接着腾云驾雾飞了起来!
   燕三郎跃得很高。
   胡成不由得惊呼出声,转头就看见燕三郎后背展出一对奇怪的黑色翅膀:每一只有三尺长,看起来像翅膀,但不能扇动,并且有淡淡的光点逸出。
   原来是个幻影。
   它不能带着少年遨游天际,却可以让他在半空中顺风滑翔,多逗留一点时间。
   这东西叫做“玄羽”,是燕三郎从琳琅市集掏来的法器,认主以后可以收入身体,化作肩膀上一个羽毛状的刺青。
   此物不是孤品,价格不高,但很实用。为了今日的行动,燕三郎暗地里试验几次,确保它可以顺利使用。
   可惜他手里还要多带一人,加了不少重量,否则可以直接滑行到迷途岛了。
   下落时,燕三郎朝着海面掷出船板,恰好就在落脚点。
   紧接着他借力跃起,再一次迎风滑行。
   等到身后的翅膀黯淡得几近于无、即将失效,他也顺利踏上了迷途岛的礁岩!
   转头一看,千岁和阿倩也到了。
   燕三郎挟起胡成,往象鼻岩拔腿就跑。千岁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:“呀,你跑太慢,幽魂快追到了。要不要我带你一程啊?”
   “不!”他从牙缝里挤出这一个字,埋头狂奔。千岁还能怎么“带”他?幼时被她挟起来丢来丢去的不愉快,他不想再经历。
   终于,雾墙近在咫尺。
   燕三郎这才有空停下来喘口气,顺便回望追兵。
   千岁说得没错,这些东西脚程很快,离他不足百丈。要不是他动用了“玄羽”,恐怕已经被追上了。
   他往胡成和阿倩手里各塞进一块木牌:“拿好。”
   而后,燕三郎就抓着他们后退两步,直接站进了浓雾当中。
   前面的景物一下子被雾汽打糊,不再清晰,可燕三郎依旧能感受到前方好像有蓝点闪动。
   幽魂扑了过来,却被浓雾挡住了去路。哪怕看不分明,少年也能从它们的行动轨迹中看到不甘和疯狂。
   永别了。他朝这些东西挥了挥手,然后带着两人在雾中转了个身,快步往外冲去。
   ……
   复十余步,浓雾尽去,外面又是朗朗乾坤。
   天很亮,阳光明媚。腊月的寒风吹在身上,刺入骨髓。胡成眼泪鼻涕险些冻在脸上,伸手一擦,满掌都是冰碴子。
   他身上衣薄,迎着海风就打了两个喷嚏。
   阿倩也抱着膀子观察四周,目光新奇。
   长这么大,他们头一回来到人间。早听说这里比迷藏大许多许多倍,两人都有手足无措之感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