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1章 消失的队伍(打赏加更)

 ,
   显然这家伙也听过了流言,燕三郎面色淡然:“你看我这般模样,像是富有四海?”
   燕时初这一行人穿着打扮都是殷实而无排场,看起来也就是行旅商人模样,的确不像大富豪。石从翼也明白,真正神壕不一定把“有钱”两字写在脸上。他转了个话题:“你的猫儿还带着么?”
   话音刚落,燕三郎身边的书箱盖子就被顶开一条缝。石从翼透过缝隙看见了一双异色瞳滴溜溜直转。
   “呵,芊芊?”
   盖子又合上了,猫儿不理他。他又听燕三郎问:“快过年了,你怎会带队来此?”
   石从翼的脸色一正,看了看黄鹤一家子。
   燕三郎对黄老爹使了个眼色,后者即带着一家子离开饭桌,去往最角落。
   饭庄里的客人都被驱走了,附近没人。
   石从翼这才压低了音量:“出了意外。你可知我王大婚将近?”
   燕三郎一怔:“上次通信,他才说王廷正要选荐合适的贵女为后。”
   “两个半月前就定好了,哪个贵女也不挑,王公大臣都可以死了这条心。”伙计上菜,石从翼待他离开后才抓了个花卷,“他要迎娶攸国瑄平公主为后。”
   燕三郎微愣:“联姻?”
   “正是。”石从翼啃了一口花卷,“攸国国君年事已高,顽疾缠身,又硬挺着跟我国打了这么多年仗,身心俱疲,已不大好了。去年攸国就提议联姻。每回说起这事,廷议都好生热闹。”
   燕三郎点头:“结两国之好,是互利。”
   卫国和攸国是世仇,打了那么多年仗,两边都死了那么多人。仇恨世代累加,可不是简单的停战过后就能消除。王室联姻可为表率,传达出来的友善讯号能让国民增强信心,促进经贸往来。
   卫国王室凋零,只剩萧宓这么一棵独苗,否则联姻这种事指定王爷是最好不过。现在么,萧宓只能亲自上场了。
   燕三郎分析局势,也知道他虽然暂时坐稳了王位,但面临的挑战亦极艰巨。他需要攸国这个盟友。
   石从翼说攸王“不大好”,已经算是很保守了。燕三郎从恩师连容生那里听到消息,攸王大概挺不到明年夏天。
   那叫天人五衰、药石无医。因此两国都很着急缔约。
   “两边互送了文书,大婚的吉日就定在三月三。”石从翼灌了一口热水,“议定之后,瑄平公主的送亲队伍就出发了。她要在盛邑住上几个月,等待完婚。”
   “所以,现在出了什么问题?”
   石从翼深深吸了一口气:“整支送嫁队伍,都消失了!”
   燕三郎这才吃了一惊:“什么?”
   “我说,瑄平公主失踪了!”石从翼苦笑,“在前往盛邑的路上!”
   燕三郎一下就抓住了重点:“她已经进入卫境了么?你确定?”这位公主倘是进入卫国境内才失踪,责任当然就算在卫国头上。
   “确定!”石从翼挠了挠脑袋,“瑄平公主的送嫁队伍有千人,王上派鲁闻先鲁将军在国境线上相迎,也是千人。两支队伍并合同行,每隔三日向盛邑发讯一次,以示平安。”
   “可是十日前,我们不再接到鲁将军的讯报。”石从翼竖起三根手指,“到现在,他漏发了三次平安讯。护国公早知不妙,恰好我在二百里外的尤平城,鲁将军首次平安讯漏发后,他就飞讯遣我速来支援。”
   “找不到?”
   “找不到!”这汉子的笑容苦得可以滴下水,“我把他最后一次发讯的地点找了出来,从那里往盛邑方向找,来回搜了几遍。那可是两千多人的队伍!”
   两千多人,旗帜衣甲鲜明,怎可能平白无故就丢了?
   “鲁闻先将军稳重有阅历,是久经沙场的老将,按理说带队定无问题才是。”
   燕三郎沉吟,耳畔听到千岁低语:“这么巧,石从翼和我们找东西都找到三焦镇来?”他们要找的是三眼怪物的线索,而石从翼却要寻找丢失的攸国公主。
   “你点子多、心眼儿活,偏巧还在这时候出现在三焦镇,想必是老天怜我!”威武侯一把抓着燕三郎的胳膊,“我这几天可急得满嘴起火泡,吃不香睡不好!看在过往的交情上,帮我!”
   见面三分情啊,何况两人还曾并肩作战。都说一起扛过枪的友情最牢靠,少年想了想:“不一定帮得上。”
   “你尽力,我不怨你!”
   燕三郎也知他脾性说一不二,当下爽快道:“我刚到这里,对地形不熟。你找了哪些地方?”
   “来。”石从翼换去另一张桌子,这里桌面空无一物,正方便他蘸水画出地形,一边再附上讲解:
   “这就是鲁闻先最后一次发讯的焦榨城,这里是白川,这里是……”
   燕三郎有些诧异,石从翼的画工居然很不错,山川河谷既抽象又有条理,至少不是贺小鸢那样的灵魂画手。不过联想这家伙其实也是世家子弟出身,琴棋书画没少学,只是最后跟随韩昭打仗去了,他也就释然。
   “……以他们行进的速度估算,如未失踪应该走到堪水城,距此应该有四百多里。”石从翼以这句话总结,“我就是从堪水城反向一路搜过来的。其他在地官员也组织人手搜索,一遍又一遍,无果。”
   “或许鲁将军改道了?”
   威武侯摇头:“不可能。从焦榨往盛邑的官道有两条,其中一条碰上地龙翻身,山地塌方,河流因此改道,四处漫灌,要好几个月后才能清理。鲁将军去时就知此事,一定会绕道。”
   所谓“地龙翻身”,就是地震。
   这支迎亲队伍没有走小路的理由,只可能取安全又平整的官道前行。
   燕三郎看着茶水绘就的地图:“尝试过缩小范围么?”这么几百里路程,神仙也无从找起。谁知道瑄平公主消失在哪一段?
   “试过。”石从翼头脑也很清醒,在地图上勾选了几个地点,“这里,这里,还有这里的驿馆都在官道上,前后四十里内没有其他落脚之处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