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5章 我的障眼法没你好

 ,
   自己这傻哥哥别的本事未必了得,脚程却很惊人。这些本地人能够拉近双方距离,还是因为小姑娘拖慢了速度啊。
   黄大咧嘴一笑:“好嘞!”
   他撒丫子就跑,果然没几息就绝尘而去,把那几个追兵远远扔在身后。
   黄鹤负责断后。他也不跟人动手,待几个大汉奔近时就掏出几个小弹丸扔在地上,“嘭嘭”几声炸出满天白雾。
   “咳咳咳”,几个汉子眼泪齐流,弯腰咳个不停。
   这弥漫整街的雾气不仅阻隔视线,还呛人呛得要死。
   等他们奔出雾汽范围,那几个莫名其妙的外人早就带着张百万父女消失不见。
   “老大,怎办?”一名手下问道。
   “回去吧。”老大恶狠狠扫视几眼,确定再寻不到一点踪影,“派人去张百万家里蹲着。他们早晚还得回家!”
   镇外的小树林里。
   黄鼠狼一家子停下了脚步。
   黄大回望来路,呼出一口气:“好啦,他们没追过来。”
   他背上的老头子哎哟哎哟直叫唤,声音痛苦:“放我下来,你快顶死我了!”
   “快把他放下来!”黄二也松开挟制,张涵翠一下地就飞奔去黄大身边,扶着自己的老父亲滑下黄大肩膀。
   他年事已高,像袋大米一样被黄大甩在肩膀,颠簸一路、顶胃一路,这会儿胆汁都快要吐出来了。
   哎哟,恶臭。黄大捂住鼻子退开两步,他嗅觉太灵敏。
   黄二狠狠瞪他一眼:“给我说清楚,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他捂什么鼻子,忘了自己是黄鼠狼吗?
   “呃。”黄大看看她,再看看老爹,发现两人眼里都在冒火,“赌坊出老千,坑了这老头子不少钱;我看不过眼,帮他把钱赢回来了。”
   “你凭本事赢了钱,赌坊的人怎会追你?”黄二眼里满满都是怀疑,难道?
   “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”黄大得意洋洋。跟着小主人,他也学会不少成语,“用上了一点点障眼法……”
   黄鹤怒了:“你用障眼法赌钱?谁教你的!”
   “当然是二……”
   黄二大急,一巴掌打在兄长后脑勺上,也把这句回答打断了:“既然用上障眼法,他们为甚追你?”
   “你也知道,我的障眼法使得没你好。”黄大哎哟一声,去摸自己后脑勺。二妹下手好重啊,“结果、结果……”
   黄二恨不得在他身上瞪出一个窟窿:“结果施展一半露馅了?”
   “是啊。”黄大很惭愧,也很不解,“你说我明明练过那么多次了,为什么就是不能像你一样——”
   眼看老爹的眼神越来越不善,黄二真想一把捂住他的嘴。可她只能岔开话题:“你害惨这两人了。”
   黄大不解:“为什么?”
   “除非他们逃离镇子,否则待我们走后,赌坊还能找到他们。”他们只是过路客,随时可以离开,这对父女却不一样。
   这时张百万已经吐完了,张涵翠取出巾子替他擦嘴。黄大掏出银票递给她:“喏,答应你的一百七十两银子。”这是他赢回来的钱,他做到了。
   张涵翠气笑不得,把银票塞回他手里:“我不要!”
   黄大挠了挠头:“就算你不收,那些人也不会放过你们。”
   张涵翠一噎,胸口一阵起伏,却说不出话来。黄二不由得莞尔:“大哥说得好有道理。”让所有人无言以对。
   黄大也跟着笑了:“是吧?”
   “是个屁!”这里有外人在,黄鹤费好大气力才忍住一顿胖揍,“到底怎么回事,源源本本说给我听!”
   老爹板起脸说明问题大条了,黄大不敢再隐瞒,一五一十说了。
   黄二听完,实觉不可思议:“你、你怎么好管起闲事来?”
   黄大也说不出为什么,只觉得小姑娘很是亲切,尤其两人四目相对时。“我总觉得,这里面别有隐情。”
   对,这里面一定有隐情!黄大精神一振:“怪不得她父亲越欠越多,那赌坊出老千骗钱。”
   黄二转头问张涵翠:“这事儿,你知道?”
   张涵翠一脸茫然:“父亲经常输钱……我虽不会赌牌,但听说那里面都不正经。”当然也就看不出赌坊出千。“你们、你们到底是谁?”
   这是个关键问题。她到现在也没弄清楚,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   “我们只是过路客,到三焦镇查点线索。”黄二弄清了来龙去脉,代父兄答道,“你们最好离开三焦镇,不要再回去了。一百多两银子,足够在外乡安顿下来。”他们还有事要办。
   张涵翠还未答话,一直沉默的张百万突然张了嘴:“我们哪里也不去!”
   他的声音出人意料地坚决,可紧接着就转成了迷茫:“你们是谁?”
   “爹!”张涵翠轻轻摇着他的袖子。
  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张百万眼里闪动着不安,“乖女儿,我们为什么在这里?这些是什么人?”
   黄鹤一家子:“……?”这老家伙方才一直在梦游吗?
   张涵翠一边安抚老爹,一边强颜欢笑:“我爹他、他记性不好,有时会突然忘事儿,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,甚至不记得身在哪里、自己是谁。”
   老糊涂了。黄大恍然大悟,他好像听千岁大人说过,这叫什么病来着?
   哦,老来痴呆!
   可是看着小姑娘脸上神情,他忽然不忍心将这几个字说出口。
   黄二就说得委婉:“哦,乱识之症。”
   张涵翠点了点头,低声道:“若是几位无事,我们走了。”
   “你们去哪?”黄大下意识问,“天快黑了,赌坊的人会守在你家。”最重要的是,天快黑了,他们就不能维持人形。
   黄二扯了他一把,自家人办正事要紧呢,傻大哥搅进什么浑水里了?
   黄大不理。
   张涵翠咬唇,看了张百万一眼才道:“我们先去久田乡避一避风头……”
   “不去!”张百万梗着脖子,“除了三焦镇,我哪里也不去!这是祖宗定下的规矩。”
   张涵翠气得脸红:“祖宗可没让你去赌钱!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