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2章 回收宝物(打赏加更)

 ,
   他枕着自己胳膊睡觉,大臂隆起,隐现小山的形状。
   那种阳刚与朝气,和女子的绵软温腻截然不同。
   千岁给他涂药,越涂越觉得指尖发烫。
   这药的配方该调整了,发热过强。指头还残余一点药膏,她顺手在他漂亮的腰窝处擦净手指,又顺便抹平。
   涂药嘛,她这是正经治疗,咳咳,再顺便捏上两把好了。
   这家伙,腰也挺窄的么,就是硬,远没有她那么柔软。
   待药油基本吸收完毕,她才替他盖好被子,下去跟前驾客串车夫的士兵说了一声:“可以走了,去三焦镇。”
   ……
   午后,车队抵达三焦镇。
   有贵人到,整个镇子沸腾了,无数人夹道看热闹。黄鹤一家子抱着书箱,焦急地候在路边。
   黄二眼尖,看见一缕红烟从某辆大车上钻出,溜到书箱里去了。
   “女主人,一切顺利否?”天光大亮,他们现在是人形。
   “凑合吧。”白猫顶开盖子,伸了个懒腰,然后对黄鹤道,“小三受了重伤,你去看护。”
   黄鹤大惊,赶紧奔前报明身份上车。黄大也要跟上去,被黄二拦住了:“别闹!女主人说了‘你’,没说‘你们’,只让老爹去。懂?”
   “嗯哼。”千岁当然知道黄大粗手粗脚,不是照顾人的料,她对黄二道,“你去郊外,替我收取一样东西。”而后说了方位和收取之法。
   黄二领命而去。
   至于黄大,白猫看了看他:“张家父女如何了?”
   “好,还好。”过去这一晚,他都和张家父女待在一起,张涵翠坐立不安,张云生却睡得好生安稳,还打起了鼾。
   黄大感叹,果然无知者无畏啊。
   “你照旧看守。”白猫也跳上车,只留给黄大一句话,“燕小三醒转以后,有话问他们。”
   ……
   燕三郎再醒来,又是夜里了。他趴在驿馆的客房里,桌上明珠灯半亮不亮,盆火烧得很暖。
   千岁正好端着一碗热粥进来。
   “感觉如何?”
   “好多了。”他睡得太久,声音有点嘶哑。千岁先给他打了一杯温水,他咕嘟两口就喝光了。
   他原本就身体强健,又有血珠+灵药扶助,这一觉睡醒,无论是体感还是精神俱都恢复,只是伤口处传来细小的麻痒。
   他知道,这是皮肉开始愈合的前兆。
   他晃了晃脑袋,把初醒的迷茫晃掉:“《风雪眷山城》,你拿到了?”
   “我让黄二去回收了。”千岁把粥往他面前一推,扶着他小心坐起,“先喝了再说。”
   这碗香喷喷的肉靡粥文火熬了半个多时辰,里面又加几味生肌补血的药材,好喝还有效。
   燕三郎慢慢吞光,说不上饱,可是暖心暖胃,浑身都舒坦了。
   千岁这才拿出画轴,在他面前晃了晃,“要看看不?倒真是一幅好画,可作传世珍品。”
   “……不了。”卷轴一开,怕是整个三焦镇都要掉进画中世界去了吧?
   “别担心,这上面有道封印,不揭掉就打不开画卷。”她也就是说说而已。
   燕三郎已经注意到卷轴上束着一道银箍,也就二指宽,精工细造,有卡扣可以调节松紧,上面还镌着密密麻麻的符文。
   千岁把玩着画卷,满意道:“这东西叫封魔咒,能够封住有法力的物件,挺稀罕的。”再有几天,盖过鸿武宝印的画卷就会失去活性,可是封魔咒还是封魔咒。此行白拣这么一个有钱也买不着的宝物,她才觉得值当了。“揭开它,画中世界才会具象于现世。”
   “是好东西。”燕三郎也承认,“劫犯为何不用它封印伯吾图?”那也就没后面这么多故事。
   “我方才问过了,他就这么一个封魔咒,封了风雪图就不能封伯吾图。”千岁笑道,“否则攸国公主队伍从画里逃出去,他前头岂非都做了无用功?再说他真以为用张云生的血涂污鸿武宝印,就能免除怪物对自己的追击。”
   燕三郎想起劫匪从小村中仓皇出逃时,的确带着出乎意料的狼狈。这人的确有几分本事,却不想到头来被一个山镇姑娘暗算,居然被伯吾迫到走投无路,不得不逃进画中世界去。
   “召唤那两只灯傀,用掉很多愿力吧?”换在从前,千岁可不会那么奢侈。每一滴愿力于她来说,都是极度宝贵。
   “很多!”说到这个,她就肉疼得直磨牙,“救这劳什子公主回来,我好亏本!回头去盛邑见到萧宓,一定要把这笔账讨回来!”说到这里,她从怀中取出一只印章,交给燕三郎:“瞧瞧吧!”
   这是一只小小的金色印章,不及他尾指长,小巧玲珑。除此之外,好似并没甚特别之处。
   不过印章刚刚入手,燕三郎就觉胸口微震。他抓出木铃铛一看,这东西表面闪着淡蓝的光。
   这个蓝光任务,来得有点猝不及防啊。
   千岁也是大奇,照着铃身的字念了出来:“鸿武?”
   木铃铛上显示出印章的名字,但怎样才算完成任务?
   对现在的燕三郎而言,蓝光任务称不上多难了。他沉吟道:“此物入手,才触发任务。可见,如何处理它是关键。”
   要处理鸿武宝印,就要对它有全面了解。千岁还忙着给他治伤,没空细想:“这玩意儿犯忌讳么?”
   “同样折损使用者寿命的春秋笔,我们毁掉它以后,木铃铛就给出了奖励。”燕三郎细思,“或许,它也一样?”
   “那不一样!”千岁摇头,“春秋笔是幽冥所用之物,本不该出现在人间,所以毁之有理。这鸿武宝印本来就诞于人间,只是使用条件苛刻了些。”
   燕三郎遂将它收起:“仔细研究再说。”反正印章已经入手,随时可以处理。“鲁闻先的伤势如何?”
   “回三焦镇就发高烧,方才褪了,我看是死不了。”千岁懒洋洋打了个呵欠,“我们捉到的劫匪送交石从翼,审出了一点东西来。这人名为季楠柯,也是受顶头上司指使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