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5章 往树洞里塞钱

 ,
   “我好奇之下去问‘麦广烧鸡’的掌柜,他臭着脸,只说那几家不正宗。倒是门口几个晒太阳的老人家七嘴八舌讲了,原来四、五个月前仿制他家的烧鸡店就出现了,这几个月渐多起来。有好事的去统计过,盛邑南城至少有十二、三家店都挂这种名字,现在北城也有了,把正牌麦广烧鸡的生意抢走了一大半。如果以前每天有十个客人上门,现在最多是三、四个了。”
   “还出现过一桩糗事,儿子给老娘买烧鸡吃,但不识字,买到了‘麦癀烧鸡’。结果老娘吃得上吐下泻,病好后就去砸麦广的招牌。这事儿在南街流传甚广。”
   “和天馥楼一样,仿冒的假货抢了真品的生意。”黄大咝了一声,“我看老刘也就是个市井之徒,不像个偷天大盗。”心头更加存疑。
   “那就借用他,顺藤摸瓜吧。”张涵翠鼓励他。
   “新香脂一盒能卖二两银子呢,有人一定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恨不得抢一杯羹吃。”黄大冷笑,“我去盯着他。”
   新香脂上市不久,从前几天的一上架就被抢光,到现在能放个大半天才售罄。一是它的定价确实不便宜,只有贵人小姐才用得起,普通女子最多买来涂个鲜,出门跟闺蜜、在家跟其他姨娘显摆显摆。二来人们对这新事物的好奇心也在逐渐降低。
   仿冒老字号那人再不出手,这一波热钱就赚不着了。
   所以黄大最近双管齐下,既派自家两个小的盯住坊工,自己则跟梢老刘,不敢有一点松懈。
   幸好,老刘也不负他所望。
   在街头巷尾向他进货的小贩,至少问过三、四次“有没有‘春桃’卖啊”?现在那个卖得好。
   老刘回家就从黄历上扯了张纸,拿炭头写了两个大字:
   春桃。
   那字又歪又斜,前一个字还像人快要滑倒,头重脚轻四肢散架,后一个字倒像原地起蹦的蹿天猴。
   老刘写得很吃力,拿炭头的姿势就像抡棍子。他和初学字的稚子是一个水平,可写出来的字至少勉强还能辨认。
   只这么一眼,黄大就确认满屋子贴着的配方字迹都不是老刘手书。
   笔迹不同。
   也就是说,其实他还有上家?
   这天傍晚,老刘就揣着字条去小饭馆了。
   对,还是那家门庭里长着大椿树的小饭馆。
   这回他选了个紧挨着大树的桌子坐下,还要了老三样吃喝,但速度很慢。
   此时黄大已经变回本体,就趴在墙头光明正大盯着他。
   老刘破例要了第二壶酒,喝得越来越慢。
   饭点儿过后,客人基本都走光了,只有夜深以后才会再来些酒客,要些花生米儿、卤鸡架下酒。
   天色越发黯沉,伙计在庭院里点灯。
   四盏灯笼才亮了一盏,黄大就捕捉到老刘一个异常动作:
   趁着伙计转头点灯,这厮突然站起,飞快往桌边的树身塞进两样东西。
   他的动作连贯而熟练,伙计转过来时,他就已经重新坐下,端壶斟酒,看不出一点异常。
   “嘿!”趴在墙头的黄鼠狼晃了晃大尾巴。
   它看清了,老刘把两样东西塞进树洞里:
   那张写有“春桃”的字条,和两锭银子。
   黄大眼力好,还能辨出银子约莫是五两,那么老刘就往树洞里塞了十两银子了。
   哪怕这里是国都,十两银子对于一个市井之家也不是小数字,至少能让一家五口维持三个月的好吃好喝。
   老刘起早贪黑开小作坊,钱也来得不容易,为何要往树洞里塞钱?
   有猫腻!黄大觉得自己摸着了门道,一下子精神抖擞。
   这一晚,黄大就没有再跟踪老刘回家,而是留在饭馆的小院里,监视那个香椿树洞。
   这会儿已经快到阳春三月,天上的星星闪亮亮,草丛里的蚱蜢叫喳喳。入夜之后,无人靠近的庭院一角生机无限。
   黄大瞪圆了眼,躲在墙头一动不动。黄鼠狼原本就是夜间活跃的生物,在常人看来漆黑一片的院落,在它眼里和白昼也没什么区别。
   它一趴就是整晚。
   这个小小门庭有无数生物来了又走,但就是没有人类。
   然后,东方微出泛白。
   睡在店里的人要上工了,两个伙计走出来伸了个懒腰,然后开始爬树。
   那棵香椿树。
   黄鼠狼一下子凑近了细看。
   不过这两人只是上树采摘香椿的嫩芽。沾着露水的芽菜下锅一焯、一炒,鲜嫩无比。
   至少伙计没说谎,黄大吃过的香椿的确是当天现采的。
   过不多时,后头的厨子也出来帮忙采香椿芽。
   三个人,黄大有点儿看不过来。
   就在这时,不远处哐啷一声震响,尖叫声、开门声先后传来。黄大听见两串急促的脚步往这里奔来。
   它下意识扭头一瞧,一个瘦小男子从店前飞奔而过。
   有个胖子追在他后头,声音洪亮但是气喘吁吁:“抓贼,抓贼啊!”
   他的吨位比前面的“贼”至少要重一半,速度就没人家快,双方之间越追距离越远。
   整条街静悄悄地。但黄大的耳力了得,已经能听到有些房屋当中传来窸窸嗦嗦起床和扒门缝的声音。
   但就是没人开门出来。
   蠢蛋。黄大暗骂,这种时候喊什么“抓贼”,有人出来帮忙才见了鬼,应该喊着火才对。
   当然,他有任务在身,也不会去当这出头鸟。
   想起任务,他立刻转头,重新看向门庭。
   香椿芽已经装了小半篓,那三人也停手了,有两个还趴在树上居高临下看热闹。
   待贼和抓贼的跑远,他们才溜下树来。伙计去开门,厨子回后厨。
   东边日出,黄大化作人形,小饭馆这天的正常营业也开始了。
   黄大先给自己施了个障眼法,否则一个大活人坐墙头,太引人注目了。
   这天小饭馆的生意也是很好,它家做的又是快食,多数人吃完抹嘴就走,大树下的饭桌来来去去无数食客。
   黄大无聊透顶,数出从早到午一共有四十七桌客人,其中二十桌都坐在大树附近。
   候到傍晚,老刘来了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