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8章 炸啦炸啦

 ,
   “今天的夜宴,他也邀请护国公了么?”
   “那是当然,不过护国公这会儿不在盛邑,明天才能回来。”石从翼眨了眨眼,“最近返都的人太多,一茬又一茬。他那婆娘发飙了,嫌应酬累得慌,他只好陪夫人躲去郊外的君山图个清静。”
   果然,贺小鸢也厌烦这些没完没了的人情往来。燕三郎莞尔:“的确是贺夫人会做出来的事。”
   接卫王旨意,驻外各路人马最近扎堆盛邑,可谓八方云集,放眼都是豪门。从现在起到卫王大婚,天天大小酒席不断。
   “就是。”石从翼小声嘀咕,“他也太惧内了。”
   燕三郎轻咳一声:“好了,该去西滨酒楼赴宴了。”
   ¥¥¥¥¥
   这天午后,老刘再度光临小饭馆。黄大看他一脸便秘样,就知道他打算再割十两银子来买配方。
   不过他还没掏钱出来,外头突然奔进一人,大步冲到树洞边上。
   老刘吃惊看着他,两人大眼瞪小眼僵持了好几息,才不约而同开口:
   “老刘?”
   “黑皮?”
   后来这个居然是女人,矮而胖,皮肤很黑。这要是天暗下来,她往街边阴影里一站,恐怕谁也瞅不见了。老刘唤她“黑皮”,倒真是贴切。
   她穿一身灰袄,料子不错,就是多处被熏黑,还破了好几个洞。黄大一眼看出,这也是市井当中讨生活的小民。
   老刘看到这人,就有不祥的预感:“你是来?”说罢指了指树洞。
   黑皮犹疑不定看着他:“你也……买了?”
   这种模棱两可的暗语,也只有当事人才能听懂。
   老刘有点意外,料不到熟人里面也有同行:“是、是啊。但我刚拿到的方子被偷了,现在想、想再买。”说着扯了黑皮一把,让他坐下。
   这么站着说话,太显眼了。
   “别买!”黑皮举目四望,见到无人再注意他们,才正色道,“方子是骗人的!”
   “啊?”老刘大吃一惊,“怎会是假的?”
   黑皮指着自己皮袄上的破洞:“看到没?我买回去照方配制,结果炸了!”
   她左手一直揣在袖里,现在才伸出来。老刘看见她手腕上缠着厚厚一层布,有药香透出:“把我手都炸坏了,还花了二两银子找大夫治伤!”
   配个香脂,还能炸开?老刘惊疑不定,头一次知道这行业如此高危:“你是不是用错配比了?”
   “没,我前后试了两次,都、都炸了!”黑皮苦笑,“第一回做到一半我出去放水,结果身后一身巨响,我家狗被炸死了!若非不死心要试第二次,我手也不会炸伤。”
   老刘按着胸口,一时不知怎办是好。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   继续买配方吧,万一也像黑皮受伤怎办?
   如果不要配方,先前十两银子不是白亏了么?
   提起这个,黑皮就来气:“我要退钱,我还要他赔钱!”
   “可我们找不着这人。”老刘也犯愁,“管谁退啊?”
   “差点炸死老子,事儿不能就这样算了!”黑皮怒,突然提高了嗓音,“兀那小贼出来,你的方子不管用,快退我钱!”
   “哎,别!”她的嗓门又尖又高,老刘吓了一跳,赶紧扯她袖子。黑皮一下闪开,叉起了腰就骂:“出来,退钱!你的破配方用不了还不给退,是要骗钱吗,啊?”
   周围人目光一下聚拢,看得老刘满心紧张:“你这是做什么,算啦算啦!”
   “算什么算!”黑皮大声道,“出事的必定不止我一个,你等着,这人要倒大霉!”
   伙计闻声赶了出来:“怎么回事,两位客人可是喝醉?”
   黑皮冷笑:“装什么相,那人把买卖地点放在这里,你们也走不脱关系!说,你们是不是也分钱了!把那人交出来。”
   伙计莫名其妙:“你说什么?什么人,什么买卖?”
   “我可一口酒没喝!”黑皮搬张凳子坐树下,“你们不把他供出来,我就在这里骂一天!”
   这老娘皮真蹲骂一天,客人必定全跑。伙计的脸色沉了下来:“黑皮,你也是常客了,怎么能跑这里来撒泼?再搅坏生意,我们就要报官!”
   “你报啊,你倒是报个我看看!”
   老刘见状不妙,用力拖着黑皮就往外走。后者抵死不从,怎奈个头和气力都没人家大,还是被拖近门槛。她情急之下一把抱住门柱,任老刘怎么拽也拽不动了。
   正好有个汉子要进门,被这两人堵住,不由得皱眉:“你们作什么哪,别挡路。”
   黑皮抱柱,吃力道:“我不拿到钱,谁、谁也进不去!”
   “你要拿什么钱?”汉子来了兴趣,突然压低了声音,“说说,指不定我能帮上忙?”
   “你帮不了。”
   “那我总得吃饭啊。”汉子很有耐性,“你不说怎么知道我帮不上?”
   黑皮这时条理分明、高度概括:“有个小贼专门卖方子,回回让我们把钱塞进那棵香椿树里。树上两个洞,我们把钱放进上洞,第二天同个时候就能来下洞取方子了。前几回还凑合,可这回的方子是假的,险些把我弄死了!”
   “哦。”这汉子居然听懂了,“那你们找他去啊,在这里拦什么路?”
   “我没见过他!”
   老刘跟一句:“我也没有。”
   “没见过他本人,你们还敢跟他做生意?”汉子一脸鄙夷。
   两人呐呐,最早就想着赚钱,想说十两银子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,好歹试一把。
   试了发现有用,就一直买买买了。
   “你们这样的买家有几个?”
   老刘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   黑皮却道:“想来是不少的。”卖天馥楼香粉的,大街小巷都是,断不可能就她和老刘两人知晓配方。
   光凭他们两人,做不来那么多份。
   “那最近还会有人来。”汉子摸着下巴道,“你想弄回钱嘛,但又找不到卖家,对不对?”
   “对,就是这样!”
   这汉子笑了:“那我有个办法,能让你很快就收到钱。”
   啥?两人将信将疑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