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5章 山不就我,我去就山

 ,
   石从翼不服,张了张嘴本要争辩,可是听到燕三郎后一句,话就说不出来了。
   是啊,那许多巧合真是人力可御?
   “那你说,怎么办?”插嘴的是千岁。追又追不上,难道放弃吗?她不爽!
   “我们不找他,让他来找我们。”尽管意外横生,燕三郎还是飞快动起别的念头,“他们都往哪里走了?”
   探子如实秉报。
   时间宝贵,燕三郎只沉吟了几息就道:“派两组人,一组跟去西边,另一组往南,要盯紧了不能放松。”
   “还有个胖子呢,我们亲自跟踪么?”
   “不能跟踪。”燕三郎站起来,快步往外,“我们加快速度去东街口办事。”
   连千岁都奇道:“为何?”
   “那两人虽然也带着攒金粉,但被侯爷的手下跟踪。”燕三郎条理清晰,“只要福生子还在生效,它带来的运气就不会指引司文壑去追那两人。”
   司文睿如果往南、往西去追攒金粉,自己也会被石从翼的手下发觉。
   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嘛。
   这显然是违背司文睿意愿的,对他来说,好运气就是找到攒金粉而不被官方抓捕。
   所以,福生子带来的“福气”不会指引他去往那两个方向。
   那就只剩东边了。
   “妙啊!”石从翼懂了,鼓掌大赞,“你利用福生子,让它引导司文睿去追胖子?”这小子的脑筋可真是灵光,居然反而利用福生子的特性来抓人。
   “不是它,而是运气。”燕三郎足下不停,声音冷静,“福生子带来运气,但它不能支配宿主的行动。”
   这一点,很重要。
   石从翼不明白区别这二者有什么意义,但他还是跟着燕三郎出去。
   东街口在三里开外,三人速度都是快逾奔马,虽然额外绕了个大圈,从北部赶去,也是十余息就到了。
   正像燕三郎所说,“追”这个动作是万万不能有的。
   千岁默默计算,胖子往东走,至少还有一刻钟才能赶到这里。
   东街口是枢纽,连通五条大小马路。
   在盛邑,这样的路口很多。它们就像城市的血管,每时每刻都输送大量人马。
   尤其今日还遇上卫王大婚,人们涌上街头,把这一天当作节日来过。
   石从翼犹豫,紫袍胖子在这样的人群当中就如沧海一粟,转眼就能消失无踪。
   这样珍贵的线索,他们当真不用管吗?
   “现在做什么?”他们站在川流不息的路口,放眼望去都是匆匆行人。
   燕三郎不答。
   他忙着举目四顾,站在原地环视一圈,才伸手指了指几丈开外一个铺子:“清空这里,越快越好。”
   石从翼大步上前,也不敲门,长刀往门缝里一划,就将木闩切断。
   三人堂而皇之进去,里面有人惊起,披着衣服就跑出来喝问:“你们是谁!”
   天黑以后,剃头铺子就关店了。这剃头师傅也不去凑外头的热闹,正抱着妻子躲在后堂玩耍,不意前头出了响动,只当是店里招了贼,提起裤子、抓着拨火棍就冲了出来。
   双方甫一照面,剃头师傅就看到石从翼手里明晃晃的长刀,再看看自己手里的拨火棍,免不得有点萎。
   这就是个彪形恶汉啊,满身的煞气!
   盛邑近两年治安甚好,怎么王上大婚的日子还有这种恶棍入室抢劫?
   他身边那少年目光阴森,也不像好人。
   然后,剃头匠的目光落到了千岁身上,突然就被粘住了。
   这个,这个,这个不好评价。他咽了下口水。
   他妻子藏在丈夫身后,簌簌发抖。
   燕三郎也不跟他们多费口舌,走上两步,在桌面放下沉甸甸的金条。“我租你的店十天,就从现在算起。”
   剃头匠一呆:“现在?”
   金子的光芒足以驱散店铺的昏暗。这种标准金条每根十六两,折合银子一百六十两。
   就算盛邑人多,他在这里开铺子开上两年,都未必赚到这个数儿!
   莫说十天了,就是一百天都没问题。
   石从翼亮起令牌,往后堂一指:“官家办事,不想受伤就速速离开。”
   剃头匠二话不说,抱起银子,拖着妻子,迳直从后门溜走了。
   如果石从翼一进门就亮牌征用铺子,他势必要问东问西,心存疑虑。
   可是有银子就不同了。
   银子有魔力,可以打消绝大多数顾虑。
   “现在做甚?”石从翼收起长刀。
   “等着。”
   “等?”石从翼瞠目,看燕三郎从储物戒里拿出一样东西。
   严格来说,是好几罐东西。
   相伴多年,千岁已经看出燕三郎的意图:“你确定买下攒金粉的胖子一定会经过从这里?”
   “不确定,但极有可能。”到了此时,燕三郎的神情才放松下来,“离开暗市之后往东没有岔路,只能一条道儿走到东街口。我在暗市门口放了几个人,因此胖子应该不会往回走。”
   “你怎知他能走到这里,不会被司文睿提前拦下?”
   “司文睿谨慎,不敢走进暗市,甚至不敢靠近暗市大门,这会儿应该躲在几百丈外,甚至隔一条街。”燕三郎事先已经算过,“从接讯到赶来,至少要一刻多钟。我请威武侯又特地加强了那条路上的巡卫,差不多三五步一岗,他手下未必敢上前明抢,大概会回去禀告司文睿。”
   司文睿有信心,不代表他的亲随有信心;司文睿有运气,不代表他的手下同样有运气。“经过燕子塔倒塌这件大事,司文睿的气运应该所剩无几,未必能像几天前那样万事如意。”
   少年再次强调:“我们不追胖子,也不追司文睿。”
   这次行动能够成功的重点,在于不跟司文睿对着干。
   石从翼耸了耸肩:“听你的。”他跟着韩昭太久了,深知一个道理:
   听不懂没关系,跟着主帅就是干!
   又过不久,紫袍胖子也走到东街口,浑不知自己搅进了什么样的麻烦当中。
   他就从剃头铺子前方路过,离店里的人不过三丈距离。当然,燕三郎等按兵不动。
   然后,胖子就一头扎进了路口的人海中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