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7章 理论上说

 ,
   话音刚落,琉璃灯身里的火焰就凝出一个虚影,与真正的福生子相差无几,只不过是全透明的,空有一个幻影。
   千岁当然不可能无故将它具现出来,那要耗费大量愿力。不过虚影一出,燕三郎就知道琉璃灯内从此又多了一种灯傀。
   他当着萧宓的面烧掉福生子,是安天子之心,这是他和千岁提前商量好的。实际上他二人都舍不得当真舍弃福生子。
   并且这玩意儿太娇贵也太不好养,和吞金兽无异,又毫无忠诚度可言,动不动就逃跑。就算他和萧宓有交情,天子也不愿意攒金粉这种谕令专用的印粉流到外头去。
   所以千岁把它喂给了琉璃灯。依灯傀保留活物生前天赋的特性,只要千岁愿力充足,还是可以将福生子具象出来,给自己招徕好运的。
   当然,这是个紧要秘密,除了燕三郎和千岁再没有外人知晓。
   他们正好走过一丛天蓝玫瑰,千岁左顾右盼:“咦,芊芊呢?”那个没骨气的东西跑哪去了,平时他们夜归,芊芊不都屁颠屁颠过来蹭个热闹吗?
   阿修罗夜里化出原形,白猫就能自己到处玩耍。只要不胡来,她一般不作限制。
   说谁谁就到,白猫自不远处一丛娇艳海棠后边钻出来,喵呜一声跳到了燕三郎身边的树枝上。
   它看起来精神奕奕。
   少年摸了摸它的脑袋,它就伸出两只前掌抱住少年的手,张嘴轻咬。
   芊芊平时也这样跟他玩耍,燕三郎没当回事,只是往回抽手。
   白猫不放,抱得更紧了,几乎就挂在他手上,两条后腿还用力踢他。
   “放开!”千岁不满。这家伙代表着她的脸面,这么谄媚燕小三,连她都看不下去了。
   按理说,白猫这会儿就该松开爪牙,高冷地跳去一边。
   然而,并没有。
   白猫四只小白牙反倒更用劲儿。燕三郎都感受到皮肤上传来的刺痛。
   它真下死力气咬啊!
   芊芊外表软萌,但其实修炼数年已是猫妖,这四只獠牙比匕首还锋利。哪怕燕三郎修练外家功夫,这会儿也感到不妙。
   白猫咬破皮了。
   “够了。”他出手卡住它的腮帮子,而千岁拎着猫儿后脖,将它一把提起。
   白猫在空中张牙舞爪,可惜只能跟空气较劲儿,挠不到她的手。
  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  与此同时,燕三郎身体忽然晃了两下,像是站不稳当。
   “有毒。”
   说完这两字,他就靠在树上,慢慢下滑。
   千岁大惊,从鳄皮手鼓中顺手摸出一只笼子,将白猫丢进去,返身抓起燕三郎的手: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  眼下光线仍然昏暗,但以千岁眼力,还是能看出伤口里的血呈墨绿色!
   “该死!”千岁咒骂一声,飞快封住伤口周围穴道,又塞给他两颗解毒丹,这才抓起他的手掌放在唇边,用力吸血!
   燕三郎的手背分出几缕黑线,从伤口向外扩张,不一会儿整只手都黑了。它同时也往上臂蔓延,速度快得惊人。千岁知道,那是剧毒沿着血管往心脏而行。
   这毒剧烈,见血封喉。
   燕三郎但觉头晕眼花,右臂完全没了知觉,呼吸开始变得困难,眼前的千岁都变成了两个。
   千岁用力把毒血吸出、吐掉,看他臂上的黑线似乎淡了一丝。
   “还清醒么?”看燕小三眼神渐渐涣散,她赶紧拍拍他的脸,啪啪。
   待要扇第三记时,他伸手抓住了她:“疼。”
   “疼就对了,说明你脸还没麻。”千岁疾声道,“这毒素太过猛恶,你暂不要用真力驱逐,否则它顺着血液流去全身,你就死定了!”
   这毒素很是奇特。其他毒物都以攻入心脏为目标,可是猫牙上附著的这种不同,它每到一处都能穷凶极恶地搞破坏,四肢倒也罢了,一旦入侵其他器官,后果不堪设想!
   她的手突然有点发抖。
   这毒素不惧真力,真力运行越快,它的侵蚀速度就越快,这一点太诡异也太霸道了!
   最糟糕的是,他们根本无暇研究毒性。
   毒发速度太快,燕小三危在旦夕。到底哪个天杀的制出这种复合毒剂?
   怎么办?
   这三字在千岁脑海里盘桓了无数次,她心里着实气苦:“你要是早从萧宓那里讨个替身傀来就好了!”找个倒霉蛋给小三替死,他不就平安了么?
   燕三郎喉结动了动,千辛万苦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:“福生子。”他咽肌麻木,快要说不出话来,幸好千岁把毒血吸走了大半,给他争取到一点时间。至于吃下去的解毒丸,好像一点作用都没有,这毒性也太猛恶了。
   对啊,福生子!
   他们需要好运气。
   燕小三太需要好运气了!千岁顿时如醍醐灌顶,挥手召出琉璃灯。
   燕三郎才伸手,她就抓着宝灯往他手心一倒——
   就有鸡蛋大小一朵青焰落到他手中。
   他是阿修罗的,哦不对,是木铃铛的主人,业火就烧不坏他。这朵青焰飞快变形,拉长、滚圆、分出头足……
   也就是两次眨眼的功夫,青焰就化成一只福生子,有头有尾,活灵活现,甚至还有质感,除了颜色绿油油之外。
   千岁飞快扒开他的衣襟,抓着他的手,一把将福生子摁在少年心口。
   黑线沿手臂往上蔓延,一旦绕过肩膀就会直攻心脏了。
   皮肤有异物感,少年低头一看,福生子嘴里的口针已经扎入心口,不过一点儿鲜血都未流出,他也不觉针扎刺痛。
   灯傀秉承原主天赋特性,真实的福生子怎么加持宿主,灯傀也是一样。
   “它是吸气运的,又不是吸血,不会伤害寄主身体。”千岁解释完就问他,“有什么不同?是不是觉得自己鸿运当头?”
   “……并没有。”老实说,燕三郎其他任何感觉都没有,除了剧毒带来的强烈不适。
   “怪哉,莫不是失灵?”千岁暴躁,试着捏它两下,灯傀还能挥舞前肢以示抗议。
   理论上说,灯傀的天赋会生效的——仅仅是理论上说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