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4章 奇异的宝石

 ,
   她翻了个白眼:“死老头说了那么多,你指的哪一句?”
   “他说,每个幽魂的能力各不相同。其中就有一个——”他一字一句,“复原了苍吾使者制造通行令的全过程!”
   千岁面色微变,随即恍然:“不错!正因为它的天赋特别,迷藏的遗民们才偷偷掌握了通行令的制造之法,从此每六十年就可以穿透雾墙、往来人间与迷藏国!”
   “还原实物的制造过程。”她转向廖青松,笑靥如花,却令后者生生打了个寒噤,“怎么样,这项天赋听起来耳熟么?”
   所谓“蓝宝石”,让天馥楼损失重大的蓝宝石,让贺小鸢的毒方外流、险些害死了卫王夫妇的蓝宝石,难道是?
   燕三郎说出“复原”两字时,廖青松的脸色就变得颓然。他也知道自己捂不住了,只得低声道:“那不是蓝宝石,而是魂石。”
   “作用是?”
   “保留我们生前的天赋。”
   这信息量有点大。燕三郎和千岁互视一眼,细品好一会儿:“你是说,你们消亡后,天赋还能保留下来?”
   “圣树之下出产一种石头,透明如琥珀,可以容纳我们的魂体。”廖青松绷着脸道,“我们原以为它和圣树一样可为寓所,哪知后来发现,它不能延阻我们的消亡,只是能保留我们的天赋罢了。”
   千岁恍然:“哦,对你们来说,就是个骨灰坛子。”对这些幽魂来说,圣树树枝是房子,而魂石却是骨灰坛,是死后的容身之处。
   廖青松不吱声,就当是默认了。这话不好听,但很实在。
   “你们攒齐了多少枚魂石?”这话的意思是,圣树毁灭以后,有多少幽魂的天赋得以保留?
   “一千八百枚左右吧。”廖青松恨恨看着燕三郎,“多数魂石和圣树一起被炸毁,余下的只有这么多了。我们收集了一千多八百多位新亡的同胞制作魂石,其他人……”
   其他幽魂只能悄无声息消亡,最后连一点痕迹都不曾留下。
   “你的天赋是什么?”燕三郎缓缓问道,“王后的白貂,我的猫儿和黄大,都是你下的手罢?”
   芊芊和黄大的表现,很明显是受到控制;暄平王后的白貂虽然没有攻击主人,但躲过护卫的检查、藏身于公主嫁妆、将赤星斑蟊和通沸草毒液涂抹到暄平王后脸面,这都不是宠物能自行做出来的事,背后必定有人操控。
   “我能控制动物和修为低的妖兽。”廖青松冷冷道,“你们不打算让我活着走出这里,是吧?”
   “你要是早这么聪明就好了。”千岁笑吟吟点了点扎在他太阳穴上的木簪,“这小东西也能阻止你自爆神魂呢。”
   “我有一事不解。”廖青松不理她,转向燕三郎问道,“你怎么找到我的?”他逃离邀景园后打起十二分精神,不仅换掉全身衣物还转水路南下,在戏苑里观察码头超过四个时辰,很确定燕三郎当时并没有跟去。
   那么,这两人是怎么摸到这家成衣铺子里来的?
   说起这个问题,两人都笑了:“我们在河边就跟丢了,转头却想到,我昨晚半夜经正门回府,你就能操控芊芊偷袭,说明你就蹲守附近。谅你也不敢投宿客栈,而五条柳大街上的住家都是邀景园这样的大户,非富即贵,家大业大说明人多,你也不好往那里躲;所以,你最有可能躲在五条柳大街上的商铺里。”
   廖青松还是不明白:“这附近的大小铺子有几十家,你怎知道我在这里?”
   千岁“噗”地一声笑了,燕三郎摸了摸鼻子:“说来也巧,我们走到前方路口,就听见几个小乞儿抱怨,说这家成衣铺子的阁楼连着几晚都亮灯,他们想进来偷几身衣裳都不能了。”他顿了一顿,“这家铺子的掌柜糊涂,少了一两件衣服也盘不出来,伙计则是懒得要命,很少守夜,也不知最近怎么突然勤快了,天天都来值夜。”
   廖青松瞠目:“这、这……”原来他不是输在实力上,而是时运不济!
   想到这里,他突然醒悟过来:“福生子!福生子在你那里?”
   司文睿坐在马车上,福生子就不翼而飞。廖青松一直好奇它去了哪里,看来现在答案揭晓了。
   燕三郎不答,只是挑了挑眉,眼里有厉色一闪而过。
   他可是当着萧宓的面烧掉了福生子,以安君心。因此,他也绝不能让外人发现自己还能使用福生子带来好运。
   廖青松非死不可!
   ……
   走出成衣铺子之前,燕三郎从心口摘下灯傀福生子交还千岁。
   她轻轻一捏,灯傀就重新化作火焰,落回琉璃灯中。
   廖青松已经没了影儿,连人带魂都喂给了琉璃灯。若非一楼的铺子里还躺着具死尸,这里就好像没人来过。
   两人趁着夜色潜出后巷,施施然回到了邀景园。解决了廖青松这个心腹大患,千岁心情大畅:“终于可以安稳睡个好觉了。”被人暗中算计性命的感觉不好。
   她还顺回了廖青松的储物戒,这人死后,戒指就成无主之物,可以轻易打开。千岁从里面倒出一大堆杂物,其中就包括了那枚让她记挂不已的复刻魂石。
   这的确像是一枚蓝宝石,可是透明石壳中的蓝光缓缓流动如液体,望之奇异。
   通晓其来历的两人都知道,这是迷藏幽魂的神魄被留在了石壳当中。据千岁推导,因为两界有异,迷藏遗民的神魂构成与人类不同,并非是三魂七魄,但有一点应是相通:
   它们同样是有魂有魄。
   魂主意识,魄主行动与天赋。
   魂死了,魄还能留存,以魂石盛之,也就继承了它从前的特性。
   “真漂亮!”千岁举着魂石欣赏半天。燕三郎给她泼冷水:“这其实是死者的神魄吧?”
   “是又如何?”她毫不介意,“你们人类喜爱的珊瑚,不也是海虫的遗体堆积而成么?还是成千上万的尸体!”
   少年不吭声了。和千岁斗嘴,他哪有胜算?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