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7章 我先给你提个醒儿

 ,
   李开良只当他的话是宽慰,千岁才听出其中深意:燕三郎使用福生子的时长,前后不到十个时辰,就算事后倒霉也只该是小霉而已。
   这一点从他昨夜至今遇上的一系列状况就能看出来。灯傀福生子的确是生效了,并且霉运都不致命,与司文睿在福生子脱落后动不动就身陷险境截然不同。
   接着,李开良就向他汇报天工局的组建进展。
   只从命名上,燕三郎就看出李开良的野心,否则为何不叫“队”、“堂”呢?那自然是希望它蒸蒸日上,有独揽一方的前景。
   他们的目标,始终放在一两年后的盛邑西城开发。想插手这项百年大计,燕三郎就需要一支熟练、过硬、深受信任的队伍,而非杂牌兵。
   练兵千日方有用时,“天工局”以燕子塔为开场任务,那是再妙不过。只要做好了,后面自然就有口碑,王廷就能看出天工局的价值。
   天工局也才有本钱去承接更大规模的项目。
   李开良更是道:“我原本计划往凤崃山走商时再招募人手、组建队伍,现在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。燕子塔这么一塌,我们的机会就提前来了。”
   燕三郎竖指在唇前,轻轻“嘘”了一声:“大不敬。”可他眼里带上笑意,并没有多少责备之意。
   李开良敢在他面前张口就是大不讳,说明这人对他相当信任。
   日后两人想成大事,这份信任就会更金贵。
   ¥¥¥¥¥
   次日,燕三郎不得不出门了:
   午时,司文睿被处决。
   因为卫王大婚,王廷原先判刑从凌迟改为绞刑,后经司达光苦苦哀求,萧宓才大笔一挥,改作斩首。
   虽说都是极刑,绞刑和砍头却有大不同。前者过程缓慢、极度痛苦,并且经验丰富的行刑者还有“慢绞”手法,能让囚徒被吊上十个时辰才慢慢咽气,那真叫作比死了还难过。
   砍头就利索多了,一刀下去人头落地,死囚少受折磨。
   司达光心疼儿子,又恐国君记恨,非要选用“慢绞”让司文睿多受苦,才力争改刑。
   萧宓很痛快就答应了。司达光已经奉还兵符,即将交还兵权,萧宓目的达到,也不想为难他。
  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。
   其实若按惯例,国君新婚通常大赦天下,许多囚徒会因此减刑。但萧宓三年前登位时就已经颁过特赦令,并且他也确实想要司文睿的命,这道赦令就没推下去。
   司文睿身背谋逆、弑君、嫁祸、叛国等七八项重罪,皆无可赦。一通罪名读下来,他就在广大百姓面前被砍了头,血溅五步。
   他的野心和抱负,或许还有仇恨,也跟着一起戛然而止。
   这一次行刑很顺利,没有任何波澜。
   司达光也在当场。燕三郎仔细观察他的眼神,发现这位“汤山侯”面容憔悴,眼神空洞,三天之内像是老了十岁。
   立志于复仇的人,有痛苦、有悲伤,但不会这样枯寂若死。
   白猫也趴在他肩头看行刑,正看得津津有味,就听他道:“这次风波,终于是过去了。”
   “多愁善感什么?”她给他一记白眼,“司文睿不死,能是这种皆大欢喜的结局吗?”
   旁边有人也跟着叹了一声:“是啊,终于结束了。”
   一人一猫回头看,身边站着石从翼。
   他拍了拍燕三郎肩膀:“今晚去我家喝酒么?我邀了护国公,但他说不便过来。”
   “不去了。”燕三郎回身往马车走,石从翼也跟上,“喂,再考虑考虑呗?我家还有一样喜事。你来了,我请你看宝贝。”
   “什么宝贝?”少年阅历远胜从前,已知韩昭顾虑。身为掌权大臣却广邀官员聚宴,尤其与众武将一起喝酒,传去有心人耳中,恐怕要生事端。就算萧宓不在乎,韩昭也不能落人口实。
   护国公是个很谨慎的人,无论处世还是治军。这种呼朋引伴的酒会,他很少去。
   “还记得护国公手下那头丹凤么?”石从翼给少年提了个醒,“傲气得很,动不动就打人,还喜欢用鼻孔看人那只。”
   “想起来了。”这表述很形象了,“它好似借住你家有段时间了。”
   “是啊,它把家安在最高的梧桐树上。据说它看中那棵树,才来我家住。这东西脾气坏得很哩,生人勿近、不好伺候。”
   燕三郎轻咳一声。
   “扯远了。”石从翼赶紧把话头再拉回来,“它昨日产卵了,三枚。两枚红色的,剩下一枚居然是金红白三色,漂亮至极。”
   “你趴它巢里看了?”
   “看了啊。”石从翼捂了下鼻子,“我偷爬上去看了,险些被它啄坏鼻子。”
   他比划一下:“那三枚卵有这么大。”
   “比西瓜还大?”燕三郎微愣,“丹凤怎么产下来的?”
   蛋比鸟还大,合理吗?
   “哎,丹凤的真身长达几丈呢,但轻易不展露,听说这样太耗费力量,所以平时都缩得跟个锦雉似地,腹里的卵也不大。但临到生产,它就得恢复真身了,那巢里都能坐下两三个人。卵生下来变成蛋,体积也不会再缩小。”石从翼赶紧摆手,“听说纯正的火凤长三十丈,仪态万方。它这才哪到哪?”
   “它有配偶么?”
   “什么样的鸟能生出三色的卵?”千岁也在嘀咕,“该不会异变了吧?”
   “不知道。”石从翼只能猜想,“或许有吧。好歹是个丹凤,总不能像母鸡一样,没有公的也天天下蛋。”
   “你们喝酒便好,我还有事。”燕三郎想了想,还是婉拒了。他不知道自己的霉运走完了没有,这时候不该出去嘚瑟。
   “你是还有事。”石从翼有些惋惜,但很快就道,“今天廷上,已经有人在找你麻烦。”
   来了。燕三郎闻言打起精神:“何事?”
   “有个言官参你一本,说天工局‘开局不力’,致燕子塔二次垮塌。”石从翼小声道,“这消息很快也会传去你那里,我就先给你提个醒儿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