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6章 你对朋友真不错

 ,
   白猫哼哼:“谢谢了啊。”
   燕三郎抚着猫背,听它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。他想了想道:“可以。但你还未找到弥留之境的入口吧?”
   “还没,但我有线索。”白小姐倒是很干脆,“且行且试,总好过毫无头绪。”
   燕三郎沉吟。
   “喂,你真要跟他们掺和到一起?”白猫抬头,舐了舐唇,“‘人多力量大’只是鬼话,你该不会看上人家小姑娘吧?”有一说一,这小娘子还长得挺好看的。
   燕三郎捏了捏它的尖耳朵:“胡说八道。”
   “?”白小姐不悦,“你说什么?”
   “我说。”燕三郎面不改色,“好。”
   猫儿吃完了,他随手打水洗净碗具:“去哪里找入口?”
   白小姐侧了侧头:“光找到入口也没用,你还得有东西……你有么?”
   东西?燕三郎和千岁都明白,她指的是苍吾石。
   白猫盯着她:“她能有苍吾石?”万金难求的宝贝啊。
   “不劳挂怀。”燕三郎淡淡道,“找到入口即可。”
   白小姐显然也没敢放下戒备:“伏击我们的人,说不定也要抢那东西。”
   燕三郎嗯了一声,把全部东西收拾妥当:“入口在哪?”
   谁也不想泄了底,否则难保对方不起杀心。白小姐抿了抿唇:“我有办法寻到入口,但要离得够近才行。”
   “一旦离得够近,还用你找么?”
   “入口隐蔽,你就是站在它面前都未必能发现。”白小姐哼了一声,“那时,我的宝物才会派上用场。”
   “也即是说,你现下还是没谱?”燕三郎懂了,“即便是映日峰,范围也不小。”而映日峰只是首铜日的一座山脉。
   地界如此广袤,从何找起?
   “你不也一样?”白小姐没好气道,“反正你也见到天空中的蜃景了,那是提示,入口就在不远处,我们仔细找找便是。”
   “你的宝物从哪里来?”燕三郎自然不能无端跟着她团团转。
   “你可太磨迹了。”白小姐不耐烦,“边走边说不成么?”
   猫儿跳进自己的移动老巢,燕三郎把书箱背好:“成。”
   “……”这人真是惜字如金。
   一行人重新上路。
   燕三郎跟在年长的侍卫身后,与白小姐保持着一丈远距离。
   对方防他也离得紧,但少年毫不在意。以他如今修为,应对绝大多数突发险境绰绰有余,何况保命和逃命手段多样,远遁数里之外都是轻松自在。
   “追击你们的,有多少人?”
   白小姐看看他,再看看他后背上的猫。这东西半摊在书箱盖上,让燕三郎驮着自己看风景,模样不要太悠闲,别人见了都是啧啧称奇,她却犯愁:
   “想好好说话,你就把那东西弄走。”她厌恶道,“至少收进箱子里。否则你我就只能隔空喊话。”
   白猫正在舐爪子,闻言动作一顿:“我呸,凭什么!”
   天这么热,她才不要蹲箱!
   燕三郎看了白小姐一眼。这女子对猫毛过敏不假,倒未必是故意挑他和千岁的毛病。他也有过敏之症,不难感同身受。
   有些毛病就是身不由己。
   所以他开了口:“芊芊?”
   “我不进去。”白猫很不开心,“我和芊芊都不想进去,天气这么热,你就不怕把我俩闷中暑!”
   “箱子里有冰玉。”有它降温,书箱里最多就是初春气温,凉热适中,比他们在地面行走舒服多了。再说初夏未至时,他就已经拆掉了书箱的里衬,藤箱子本身就透气。
   他郑重道:“委屈你了。”
   千岁本要抗声,被他堵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她张了张嘴,满心不情愿:“算了。”说罢悻悻挠开书箱,跳了进去。
   眼下情报比什么都重要,她可以忍!
   白小姐等人看燕三郎对猫儿说话,后者喵喵叫唤,听声音都知道不甘心,可最后居然主动爬进箱子。
   唔,这该是个猫妖吧?
   无论如何,猫不见了,白小姐也放下了心,往燕三郎那里靠近几步。
   嗯很好,没有打喷嚏。
   “敌人应该有十五、六个。”这次偷袭并不是以多袭少,所以白小姐飞快接下去补充,“但他们先放了迷烟才动手,来得突然,所以……”
   燕三郎了然:“你们在下风处扎营。”山里风大,这群人选了背风的山坳而非开阔处过夜,又没去上风处扎营,那么毒烟随风飘来,致人中招。
   白小姐恨恨道:“多亏李叔带着我们突围,否则……”
   “偷袭者有甚特征?”
   “他们蒙着脸,有些修为相当了得,有些好像是普通人,就缩在后面不动手。”年长侍卫李叔道,“上次见到他们夜袭别人,也是那副打扮,但其中一个执一口长刀,刀柄上刻了个鬼头,眼珠是一对儿红宝石嵌入,很是狰狞。”
   轮到白小姐提问了:“你是哪里人氏,哪个宗派?”
   “我是梁人,散修。”
   白小姐很惊讶:“散修?你师傅是哪位?”异士若不加入玄门,修行之途就格外难走。这小子修为不弱,竟也投奔无门么?
   燕三郎笑了笑,不吱声。
   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自报师门的,白小姐又问:“你家里做什么营生?”
   “丹药、水粉、酒楼和地宅买卖。”燕三郎倒是据实以告,不过他看白小姐脸上没什么表情,就知这点小买卖不放在她眼里。
   她哦了一声。修行这条路不好走,吃钱吃得紧,尤其散修背后没有玄门撑腰,花钱更凶。所以能坚持下去的散修,都要有些敛财的本事。
   “你去弥留之境,想达成什么愿望?”
   他的愿望?燕三郎一怔。
   这问题他也问过自己。想进弥留之境的是千岁,他不过是陪进。不过花费一枚苍吾石可是相当奢侈的代价,他该许个什么愿望好呢?
   恩师连容生的提点尤在耳边:你好好想想,自己道在何方。
   “替我朋友续命。”他随口胡诌。相处七八年,千岁也算是他的朋友,对吧?
   白小姐笑道:“竟拿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去完别人的愿,你对朋友可真不错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