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9章 逃脱

 ,
   侍女的惨叫声骤起!
   方才白小姐遇险,她骇得手软脚软,手中剑差点儿就拿不稳。后方一头奈罗趁机袭击,咬着她的大腿将她直接拽出人群。
   这东西力量堪比猛虎,咬合力却犹过之。燕三郎身上还架着一人,救援不及,只能眼睁睁看她被拖出几丈开外,紧接着狼群分而食之。
   白小姐吓得面无人色,喃喃低语:“瓶儿,瓶儿……”
   李叔忍痛按住她肩膀,肃声道:“小姐,走啊!”
   燕三郎也催促一声:“不想这么死就快走!”
   这么死比五马分尸还惨烈。白小姐又被吓回神来,勉强迈动脚步,可是两股战战,举剑的手都发抖,更不用说奋起拦截了。
   除了李叔外,天狼谷的侍卫还剩一人,也是多处负伤,此时大叫道:“这些狼有毒!”
   他身上多是抓伤,不知何时,伤口的鲜血已经转作墨绿色,在昏暗的光线中看起来黑得像墨。
   他挥剑砍杀,浑身气血鼓荡,毒素悄然随之运行。他这会儿就觉得头晕脑胀,武器沉重得快要抬不起来。
   抬眼去看,四下里尽是森然的血口獠牙。
   燕三郎勉强腾手,从怀中掏出个药瓶子丢给他:“辟毒丹!”
   哪知这人眼花,一个伸手竟没接到,瓶子落地。
   他想低头去拣,后背就露出了空门。
   书箱盖被顶开一条缝,白猫一双圆眼滴溜溜往外瞅,正好看到他被两头奈罗咬住拖出去,不由得啐了一声:“废物!”
   这能叫侍卫吗,这明明叫作饲料!
   不过目标少了,燕小三的压力就更大。现在他身边只剩一个吓软腿的白家千金,还有受了重伤的李叔,哪个也不顶事。少年还要借他们之力寻到弥留之境,所以白猫嗅了嗅四周就提醒他:“风向变了,动手!”
   夕阳还在地平线上挣扎,天还没黑,她只能干着急。
   燕三郎打退一次群狼袭击,将李叔推给白小姐,罕见地厉喝一声:“扶住他!”
   这一声如响雷炸裂,把魂飞天外的白小姐硬生生拉回现实,下意识伸手扶住李叔,又伸剑划伤奈罗凑过来的大嘴。
   少年腾出手来,趁机抓出几个圆球,向四周掷去:“闭眼摒息,快!”
   圆球落地,轰轰炸出几团烟雾,借着夜风弥漫四周。
   危机关头,天狼谷两人不由自主听令行事,捂住了口鼻也不敢睁眼,被他拖着就往外跑。
   面上略有潮意,而后就传来微微刺痛。燕三郎撑起护身罡气,抓着两人拔腿就往西走。一路上的奈罗叫上两声就哑火了,很快吐着白沫东倒西歪,四腿在地上划拉半天,就是爬不起来。
   奔出里许,白小姐得燕三郎同意,才敢睁开眼看。
   狼群暂时被甩在后方。这些生物虽然凶悍,同样也有谋生本能,望毒雾而生畏,这会儿就四下逃蹿,乱成一团。
   白小姐还听见狼嗥,比普通灰狼更雄浑,还夹杂着沉重的锯齿声。
   燕三郎似是知道她心中所想,出声答疑:“那是头狼发令撤退。”
   这群奈罗果然组织严密。
   直到这时,他才抽出手,喂李叔吃了颗解毒丹,而后架着他继续往前走。
   “头狼要把奈罗重新聚起,至少要大半个时辰。”如果对方还想追来的话,“我们可以赶到山洞。”
   李叔肩痛难忍,断断续续道:“小心……追踪……”
   “无妨。”
   燕三郎带着他们又奔出四里才停下脚步,在两人面前伸手召出一盏琉璃灯。
   还未等白小姐看个明白,他已经举灯跃到几颗枝叶最茂繁的大树上,一阵倾倒。
   “呼——”
   不须浇油,熊熊大火就燃烧起来,飞快往后蔓延到十余颗大树。
   大火一路烧了回去。很快,半边天空都被映红。
   “走吧。”少年走了回来,“只要你们身上没被放下追踪法术,奈罗大概追不到我们。”
   三人紧赶慢赶,终于赶到燕三郎所说的洞穴。
   洞口在半山腰上,不大,只容三人并排,外头又有两棵大树,几乎将它挡了个严实。方才队伍经过这里,燕三郎第一眼也没瞧见它,还是千岁先发现的。
   他们好像终于走运一回,洞里很干燥,深度约在十丈左右。白猫跳出书箱嗅了嗅:“原本有野兽住在这里,不过是许久之前,膻味儿都很淡很淡了。”
   这个山洞早被遗弃,现在很安全。
   李叔勉力走到这里再也支撑不住,贴着石壁滑坐下来。
   白小姐凑在他身边,声音颤抖:“李叔,我们……怎么办?”
   甫进首铜山差点全军覆没,这和她原本的计划出入太大。接下来怎么办呢?
   李叔涩声道:“先、先回去。”他转向燕三郎,“燕小哥,麻烦你帮我……”
   话未说完,燕三郎就已经走到他身边蹲下,抬刀挑开了他的上衣。
   洞里很暗,他比了个手势,千岁就给他放出了琉璃灯照明。
   那光芒柔和,全无平时吞噬猎物的气势。
   白小姐好奇地看它一眼,但没心情提问。
   李叔的伤口血肉模糊,奈罗留下的四个大牙洞清晰可见,有两个直接洞穿他的右肺叶,让他每说一句话都气短咳血。
   “你最好别再出声。”燕三郎轻按几下,换来李叔的痛哼,也确认他的伤势比看起来更重,“肩骨和锁骨都断了,要固定,好得慢。”转头对白小姐道,“打点清水来。”
   白小姐又怕又为难:“我不知道哪里有水。”天都黑了,上哪里打水啊?
   “出洞往东,二里外有条小溪。”燕三郎取药调和,头也不抬,“就在山脚下,走近了能听见水声。”
   白小姐噢了一声,看看他,再看看李叔。
   “快点。”他催促,“我需要清水濯洗伤口。”
   白小姐这才奔出洞去。
   李叔的伤口也流出墨绿色的血水,燕三郎敷药后居然取火点上。红色的药物很快就烧得只剩一点余渣,却呈现出浓重的铜绿色。
   如此反复几次,药渣的颜色越来越淡。
   等他将药渣全部剥去,李叔的伤口就变回了鲜红的颜色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