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6章 谁也出不去

 ,
   这会儿虽是暮夏初秋,可是高山地区白天炎热夜晚寒凉,稍不小心易感风寒。
   女掌柜出来送菜时,见白小姐鼻尖上沁出一点汗珠即笑道:“如何?”
   白小姐好奇:“你这汤呛得厉害。”从前白家厨子做饭也用胡椒,哪有这样刚猛?
   “这里头放的可不是胡椒籽,而是胡椒根磨成了粉。”女掌柜笑道,“山里寒气重,不这么喝逼不出来。”
   她又递出来两碗菜,一个是板栗焖封肉,另一样却是“大碗香”。
   封肉刚上桌就是浓香扑鼻,白小姐的腹里又是咕噜一响。她脸红,女掌柜只当没听见,只是给她介绍道:“刚下来的新栗,粉糯得很。”
   这封肉用的是连皮的大块猪肩肉,肥肉都有二指宽,焖足一个时辰以后,在昏暗的灯光下看来又红又亮,闪着油光。平时白小姐或许嫌它太肥,但现在饿得狠了,举箸就挟。
   那肉皮颤悠悠地,一戳到底。连皮带肉挟一箸进口,肥而不腻,怎一个“香”字了得?
   而“大碗香”就真是量大实惠,碗口比白小姐的脸盘还大,里头肉丝只有一点点,余下的都是农菜各式杂菜快炒,最后收于一碗,就着米饭吃,微辣鲜香又开胃。
   白小姐吃得高兴,自怀里掏出一锭银子递了过去:“多谢。”
   女掌柜摆手:“用不了这许多。”可是白小姐直接把银子塞进她手里。
   燕三郎吃得慢,这时看着她问:“掌柜的贵姓?”
   “免贵姓涂。”
   “这店里就你一人忙碌?”常规问话开始了。
   “哎,平时堂前都是外子招呼,但他今儿有事外出,还没回来。”涂掌柜看着窗外的雨叹了一声,“雨这么大,恐怕他一时回不来。”
   白小姐看她和蔼,忍不住了:“借问,这是什么地方?”
   “石斛镇。”柳掌柜笑道,“两位从哪一乡来?”
   燕三郎听得竹箸一顿,这女子不问他们从哪里来,而是从“哪一乡”来?白小姐也没琢磨过味儿来:“乡?”
   “我们这儿是萍乡,往西还有沼乡、青黎乡……你们来自哪个乡?”
   白小姐瞪圆了眼:“就没有人从乡外来?”她听明白了,涂掌柜所说的“乡”,大概是指平原上的人类聚落吧?
   “乡外?”涂掌柜失笑,“太少了,这里几乎与世隔绝。”
   白小姐给她的银两,她翻来覆去看了几眼,稀奇道:“这银锭的款式倒与萍乡不同,果然你们是外乡人。”
   “这里的银子什么模样?”
   涂掌柜从腰间掏出一锭小银:“喏。”
   银两一般以模子制作,大小、重量都有严格规定。白小姐给出的那锭上宽下窄腹圆呈船形,涂掌柜拿出来的却像个“山”形,两头尖,中间也尖。
   银子就是银子,只有成色和形状不同。燕三郎看了两眼:“你们都用这种银子?”
   “是啊。”
   他又想了想:“萍乡很少有外人来吧?”
   “可不是么?”涂掌柜笑道,“我这里都是镇上的常客,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,一年到末也瞧不见几张新面孔。”说到这里,她也有好奇,“我们这里是小地方,没有栾镇那些镇子繁华,两位怎会跑来?”
   “经商办事。”燕三郎往西边一指,“那大山后头,有人去过么?”他们就是翻过山抵达这里的。
   “你说笑了,这西边都是万仞千峰,谁能出得去?”虽然外面黑沉沉一片,但涂掌柜还是下意识往西边转头,“我倒是听采药人说过,这山后面还是山,立陡笔直,谁也爬不过去。”
   显然她“听”错了,燕三郎和白小姐互视一眼。他们就是翻山过来的,那山的确很不好爬,以他们异士的手段都费了好大的功夫,可说到“谁也爬不过去”,总不至于吧?
   涂掌柜说到这里就站了起来,走去后厨。
   再出来时,她手里端着一碗粥,鱼香扑鼻。
   不用她或者燕三郎召唤,白猫就从角落里钻出来,围着她喵喵直叫。
   叫声里的急切连白小姐都听出来了,忍不住嘿了一声。
   涂掌柜把碗放去地上,对猫儿道:“小心烫。”
   白猫也不惧生,一头扎进碗里,吃得啊呜啊呜响。加粥熬炖的小溪鱼只有指头长,便是人都爱吃,何况猫咪?
   燕三郎看了一眼就放心了,涂掌柜说得没错,这鱼儿只有一身软刺,并不扎人(猫)。
   见猫儿吃得香,涂掌柜忍不住抚了抚它的脑袋。
   芊芊被千岁和燕三郎惯得傲娇,多半不许人碰,但这会儿却没有躲开涂掌柜。
   它本能地知道谁对它好,谁对它只是好奇。
   白小姐轻咳一声:“涂掌柜,你出过萍乡吗?”
   “年轻时出过外乡。现在年纪大了,也只在赶集时到其他镇子走走。”店里没有其他客人,涂掌柜也没有别的事儿做,干脆搬个小筐到邻桌坐下,将筐里的黄花菜干拿出来,挨个打结。
   黄花菜打结之后炖汤,口感爽脆,滋味更胜一筹。
   白小姐侧了侧头:“为何不多走走呢?”
   “出门在外久了,才知道家里舒服。”涂掌柜笑道,“外子和我还算是走得多了,这里九成乡亲终生都未踏出萍乡一步。”
   “一辈子都没走出萍乡吗?”白小姐惊得美眸圆瞪,“你们不觉得,总呆在一个地方局促得很?”
   “这在乡间乃是常态。”这回不用涂掌柜接话,燕三郎先开了口,“许多地方从未建起官道,水陆交通不便,许多人终其一生从未离乡,我们那里也是一样。”
   “我们那里”指的是首铜山外,白小姐能听得出,但讶色未减。在她听来,人像萝卜一样栽种在一个地方从来不动,这简直不可思议。
   可是燕三郎云游四方,早知这是世间常态。时人囿于水陆交通,车船不便,从黟城到春明城就要花掉大半年时间,路上吃喝都成问题,指不定还会遇上什么天灾人祸。人最怕客死异乡,不能落叶归根,因此多数平民生于斯、长于斯也死于斯,从来不敢轻易离开。
   ==军情速递==
   今天(5.7)是双倍活动最后一天,求月票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