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9章 唤雷瓶

 ,
   白苓激动道:“你可以带我们进入弥留之境?”遥不可及的愿望,竟然就要成真了?
   当然,她和达成心愿之间,还隔着一群迷藏幽魂。
   汪铭直笑了笑:“我可是守护者。”从怀里取出一个透明的水晶樽,放在柜台上。
   樽是少见的圆锥形,一拿出来就蓝光灼灼。
   三人细看,不禁变了脸色。
   水晶樽半满,像是装着液体,可是比水要粘稠得多,其中竟有无数细小电蛇游走,发出晶亮的蓝光。偶尔,里面还会打出一个闪电,照亮整个厅堂。
   “这是……”燕三郎没想好称呼,“雷光电蛇?”
   “这称呼不错。”汪铭直郑重道,“这是我从宝葫山顶收集来的雷电之力。因为太过浓稠,才呈现出液体状。”
   宝葫山?燕三郎想起自己和白苓翻越的那座大山,其高耸入云。他们翻过山脊时,的确看到远处还有更高的山峰,笔直刺入云端,形状像葫芦。
   雷电都打在高处,宝葫山的确会承受更多次雷击。
   “饿鬼的可怖,你们在界垒附近也见识过了。无论放去桃源还是人间,都是无尽灾难。必灭之。”
   “雷霆乃是天下一切魑魅魍魉克星,饿鬼众也不例外。你们可听过雷池?”
   燕三郎从杂记上读过,当下道:“传说天之极有雷池,汇聚雷电之力为池液,生灵不得近。这法器与雷池有关么?”
   “这是从雷狱中取出来的晶岩打磨而成,虽非取自最中心的雷池,但也有收聚雷电之效。”汪铭直肃然,“举例而言,我们都知妖物晋升要历三七天劫,这瓶子至少可以吸收前四重。”
   燕三郎这才微微动容。
   妖物的晋升要历“三七劫”,劫数分七重,每一重有三小劫,总共二十一劫。汪铭直说这不起眼的小瓶子能吸收四重劫,那就是能吞掉十二记劫雷!
   要知道劫雷于妖物来说犹如大考,道行差上一点就会被打得灰飞烟灭、身魂两散,因此这劫雷的威力又比普通雷霆更加威猛。
   千岁也轻轻“哇”了一声:“不折不扣是件宝贝啊!”她的收集里就缺这般至宝!
   汪铭直把瓶子往前一推,“可惜的是,映日峰一带少有雷雨,尽管我收集了这么多年,瓶中的雷电也是有限,就算尽数引动,也只能覆盖方圆百丈范围。”
   燕三郎也在打量瓶子:“它能灭尽方圆百丈内的饿鬼?”瓶中电光不能紧盯着看,否则眼睛一会儿就生疼。
   “鬼众?可以;鬼王?未必。”汪铭直侧了侧头,“但至少可以重创。”
   他看起来诚恳,燕三郎却不被轻易忽悠:“如果好用,方才海神使指挥饿鬼众在绝境中撞击界垒,你为何不降下雷电?”
   “就是!”白苓也开口道,“方才饿鬼众都聚集在百丈之内,就是最好的靶子。”
   “这瓶子的使用者,要能请命于天。”汪铭直苦笑,“我用不了。”
   “请命于天?”燕三郎皱眉,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   “受万民爱戴,才有资格祈天。”汪铭直摸了摸鼻子,“你们也见过天子或地方官祈雨吧?此谓天人交感,平头百姓哪里请得动?”
   燕三郎默然。
   的确,有资格摆坛祈雨的最次都是地方大员。小老百姓点炷香就想祈求上天送雨,哪有那个份量?
   倒不是上天看人大小眼,而是受爱戴者身上有国民气运集结、蒸腾,那才能引发天人交感。
   他懂了:“所以,是吴城主?”
   “就目前来看,吴城主最合适不过。”汪铭直也直接道,“桃源还有两个势力,但远水救不了近渴。”
   燕三郎看着他,目光了然:“因此你才留下吴城主,没有送去绝境?”
   为将、为政之才,正是汪铭直所需。看来,这一着棋子他下在很早之前。
   汪铭直不答,只是念了一段口诀,而后道:“这是唤雷咒,你记下来转授吴城主。念好之后揭盖,就可以放出天雷、消灭饿鬼了。”
   说到这里,他拍了拍木门,“我顶多能拦下饿鬼众两个时辰,它们就会奔着潘涂沟去了。这会儿说话就已经过去了一刻钟。时间不等人,你们还不赶紧出去?”
   拦下?燕三郎目光一闪:“你拦不住它,但可否引它们从潘涂沟西门进攻?”
   汪铭直点头:“它们冲破绝地时,我顺势就将它们放到西边去了。那里有几个村子,可以暂缓饿鬼的脚步。但它们还会往东走,你们动作最好快点。”
   村子?白苓听得一阵寒意从后背升起。虽然汪铭直说得轻描淡写,但她能听出这话里潜藏的凶残和血腥。
   平民村子拿什么去延缓饿鬼的脚步?当然只有人命了,新鲜的人类血肉。
   饿鬼血洗那几个村子、吃掉所有村民之后,还会往潘涂沟而来。毕竟这里活人最多。
   但她看见汪铭直和燕三郎皆是神色如常,没显出一点异样。“原本我可以拖得更久,但迷藏遗民有一头巨鹰盘旋天际,我的幻术对它难起作用。”说到这里顿了一顿,“饿鬼众经常突破我布下的幻阵,应该是借助巨鹰之力。那东西也不下地,不知怎样把消息传给它们。”
   “那是海神使的天赋。”燕三郎一转念就能想明白,“她能与其他生物共享视域。”
   “巨鹰看见什么,她也能看见什么?”见燕三郎点头,汪铭直苦笑一声,“那我们有麻烦了。你们走吧,或许我能拖住饿鬼众的时间还会减少。”
   燕三郎走到门边,停下了脚步:“我还有问题,两个。”
   汪铭直有些不耐烦了:“抓紧。”
   “涂杏儿和你,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不是燕三郎也变得像千岁那样八卦,而是福生子从一开始就领着他们找上涂杏儿,显然她是此局的关键人物。
   她身上发生的怪事,她的丈夫/情郎,也叫做汪铭直。只这两点,足以说明她的特殊。
   汪铭直沉下脸色:“与你们无关,与你们将要抗击的幽魂无关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